(本篇文章編譯自《Medium》,為呈現原文情境,以下以第一人稱撰寫。)

幾年前,第一次看完 TED(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 演講後,我的心情慷慨激昂,當天下午就一連看了七、八個題目。很多人看 Sir Ken Robinson 談教育改革的那場演講,點頭如搗蒜,大呼「沒錯!教育扼殺創造力」、「教育體系崩壞」、「我的小孩絕不能這樣!」,如此憤憤不平的說著,集自己最大力氣宣傳著──到 Facebook 分享影片。

「知道了」跟「做到了」,差很大

這行為看起來很正常,因為我們都這麼做,但又不太正常,因為分享影片並沒有什麼幫助,知道這世界上有些結構性問題、社會不公或不入流的事正在發生。

我們會生氣,我們在網路上分享,有時會用一些憤怒字眼,然後幾個朋友來按讚,之後就心安理得過自己的日子;這個行為被稱作「麻痺負功能(narcotizing dysfunction)」,意指大眾媒體模糊「知道」和「做到」的差別,讓人們以為自己知道、談論一些不公不義的事情,就可以幫助解決問題,好像我看到問題了、我分享了、我盡本分了,可以睡覺了!

TED 在 2006 年開始貼 18 分鐘左右的小演講之後,就風靡全球。他們的口號是「值得流傳的想法(Ideas worth spreading)」,就這點而言,TED 非常成功,光是 Sir Ken Robinson 的演講就有 58 個語言字幕,去年網站總瀏覽量就已經達到 10 億,他們太了解麻痺負功能,太了解人性了,TED 曾說他們的目標就是「在現代人專注力範圍內把這些想法傳播出去」,暗指他們認為應該要順服現代人日益退化的專注力,而不是克服這個問題。

更奇怪的是,要把很大的想法塞進 18 分鐘短短時間裡,主講人還一定要很有幽默感,不時說說笑話,觀眾才不會覺得無聊。

TED 把這些想法包裝成快樂兒童餐,把科學弄得像肥皂劇,美國《洋蔥報》就做了一系列諷刺 TED 標準化的影片,這些諷刺影片看似荒謬,但和正版 TED 影片又像得可怕,不知情的人可能還會信以為真。

網路、社群的世界把想法都剝碎成一小口,像餵食嬰兒那樣照顧「注意力不足的現代人」,同時我們也慢慢習慣被動模式,很少主動為這些想法付出行動。可是,好的想法不應該只是被知道而已,想法最好能改變世界,甚至動員群眾改變世界,除了按讚和分享這種最基本的方式以外,我們可以用行動支持這些想法。

看完 Robinson 教育改革的人也許可以調整自己對小孩教育的方法,看完可愛豹斑海豹的人可以隨身攜帶購物袋或少吹點冷氣,希望想法不單單只是留在網路上流傳,而是延伸到現實生活造成改變。

本文獲「科技報橘」授權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