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直否認組黨傳言的柯文哲,隨著上週正式遞出組黨申請消息曝光後,他選在個人與台灣民主運動先驅蔣渭水的生日這天,舉辦台灣民眾黨創黨大會。這個被他稱為「原子彈」的政壇動作,將成為攪動2020的新興勢力。

根據台灣民眾黨(簡稱民眾黨)黨章,只要年齡滿16歲並具有中華民國國籍者便能申請入黨,而黨同時允許雙重黨籍、不收黨費。

柯文哲籌組民眾黨,被外界視為劍指2020的第三大勢力,而從柯文哲在創黨宣言中喊出「超越藍綠不是要消滅藍綠」等口號,再加上該黨黨章「允許雙重黨籍」等面向可看出,柯文哲陣營正是瞄準著在藍綠外、與不想投給藍綠的選民族群,拿下最大多數選票。

柯文哲表示,組黨的目的就是「扛起改變政治文化的責任」,而在其大會宣言中,他也直言期待可以透過政黨,將這股力量在國會、全台各地發言光大,也呼應他先前說法,籌組民眾黨的第一步野心,就是在2020拿下最高國會殿堂—立法院的立委席次。

郭台銘陣營幕僚劉宥彤今(6)日也出席柯文哲創黨大會,稱是以個人身份前來祝福,引人聯想。
郭台銘陣營幕僚劉宥彤今(6)日也出席柯文哲創黨大會,稱是以個人身份前來祝福,引人聯想。 (攝影者.陳宗怡)

然而,創黨大會現場,更有來自於藍營前立法院長王金平與郭台銘的祝福花籃,未來這幾人是否真的有可能結盟,形成在蔡英文與韓國瑜外的第三勢力,更是外界未來要關注的一大重點。

以下是柯文哲的創黨大會宣言摘錄:

2014年我首次參選臺北市長的時候,我提出的口號「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改變臺北從文化開始。」這是一場以文化為主體的社會運動,也是台灣歷史上第一次以改變政治文化當作訴求的選舉。

事實上,不管是選舉,或是執政,我們都把它當作是一場改變政治文化的社會運動。今天我們組黨,就是扛起改變政治文化的責任。

今年,我參加媽祖遶境的時候,再次拜訪新港文教基金會,我發現了2014年,我首次拜訪新港文教基金會的時候,我在牆壁寫上找回良心4個字。

政治就是要落實在人民生活的每一天。有人批評說柯文哲沒有中心思想,其實對我來講,我的中心思想就是台灣的整體利益跟人民的最大福祉。我最重要的理念,就是讓人民過好一點的生活。

所以,對我來說,「台灣的整體利益、人民的最大福祉」,才應該是政策最重要的考慮因素。很可惜,現在的台灣,是個人利益大於派系利益,派系利益大於政黨利益,政黨利益又大於國家利益。而現有的小黨,又受限於意識形態,變成主流政黨的側翼。

過去20年,藍綠兩黨輪流執政,兩黨長期以統獨議題的對抗,以意識形態治國,結果整個國家一直內耗空轉。

今年我走訪許多國家,內心有許多的感觸—

在以色列,我看到了小國如何在惡劣環境當中求生存,不管是在教育政策或產業策略,每一步驟都有它的戰略思維,善用有限的資源,做長遠的規劃以培植國家實力;

在美國,我在紐約南街海港的都市規劃,成功運用公私協力的機制,讓颶風災區在短時間內重建完成。能夠做到是因為人民相信政府,政府相信企業,而企業之間也彼此相信,只有信任才能讓BOT的建設成功。

在日本,我看見橫濱的磯子火力發電廠,用嚴謹的SOP,把碳排放與污染降到最低,所以我才會說在台灣「不是煤炭乾淨不乾淨的問題,是人乾淨不乾淨的問題」。

在中國,我看到硬體建設的突飛猛進,他們只花三年時間,就建好東海大橋和洋山港自動化碼頭。

這些案例,很讓我感慨,已經淪為亞洲四小龍之末的台灣,這些年來真的停滯空轉太久了。桃園機場第三航廈一再流標,只是一個例子。總統出訪夾帶一萬條香菸走私也只是冰山之一角,這都不是一個正常國家應該有的現象。

事實上,在2000年之後,台灣政治最大的問題就是文官制度破壞。過去在國民黨一黨專政時代,因為還有李國鼎、趙耀東、孫運璿這些所謂的技術官僚,經濟發展還有一定的成績。

但是在現階段的台灣,文官制度完全破壞。深澳電廠停建的例子,幾百億的工程,可以在經過一個晚上,突然宣布說台灣的電夠用,可以在一個晚上轉彎。最近在討論的基隆河谷交通整合計畫,不管是汐止民生線、基隆輕軌、台鐵優化、北宜直鐵或者是高鐵要不要延伸到宜蘭的問題,每一個討論看起來都有道理,但是合起來卻是不合理的,已經看不到專業的討論。

決策決定只有三原則:民意、專業、價值。政策失去人民的支持,因為它沒有專業。沒有專業,是因為沒有價值的支撐。台灣價值應該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這些普世價值在台灣的實現,就是我堅信的『台灣價值』。

我始終認為,有任期的選舉制度,加上沒有歷史觀的政治人物,造成今天台灣政治上的困局。台灣一直缺乏長遠的施政規劃,最後只剩短線的政黨利益操作。在財政上,我強調財政紀律,重視預算的執行率和施政的效果,嚴格控管舉債和債務償還,絕對不債留子孫。就是因為我們永遠想著「我們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台灣給下一代」。

歷史由眾人去貢獻,由眾人去承擔,最後也由後世的眾人來共同記憶。台灣民眾黨,原本是1920年代,台灣民主前輩在日本總督府的壓迫之下,所成立的第一個具有現代意義的台灣人政黨,所以它具有歷史的意義。今天我們再次成立台灣民眾黨,賦予它新時代的使命。雖然有不同之時空背景,但相同的都是要喚醒國人的政治覺醒,改變台灣的政治文化。

國家之力量在於國民全體,在於制度健全,在於文化高尚。清廉、勤政本來只是政府的基本條件,結果在今天的台灣卻變成難得之事。所以,必須先處理最基本的「國家治理」問題,強調廉能政府,重新建立人民對政府的信任,也只有廉能的政府才能凸顯台灣在世界的價值。

今天我們成立的台灣民眾黨,是一個理念的結合,我們不是政治上的領導者,而應自許為文化的傳道者。謹守以「民意、專業、價值」作為政策決定的原則,以「清廉、勤政、愛民」作為我們執政的自我要求。在我過去四年半執政的經驗裡,「清廉、勤政、愛民」的信念是可以做到的,是可以作為我們執政的價值。

台灣民眾黨創黨大會現場,設有入黨申請處
台灣民眾黨創黨大會現場,設有入黨申請處 (攝影者.陳宗怡)

責任編輯:陳慶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