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你睜開眼睛,發現眼前一片黑,什麼都看不到了;

如果有一天醫生告訴你,再過一年你就會失明,你會怎麼樣?

這是高永彬的故事,也是多數視障者的共同經驗;台灣近六萬名視障者中,大多屬於後天失明,「曾經擁有」卻忽然失去光明,要再重新建立起生活,過程中需要難以想像的勇氣和努力,好不容易重新站起來,但面對未來,卻還有更多艱辛的挑戰。

自幼父母離異、由奶奶扶養長大,高永彬靠著自己打拼,36歲就已經當上建設公司主任,擁有美滿的家庭,收入足夠支撐讓太太專心在家陪伴兩個孩子成長,買車買房娶妻生子都是「一路靠自己」。然而就在幸福的巔峰,他的視力開始出現異狀,兩年內視力急速下滑,經確診為無法治療的「視網膜色素病變」,一位醫師預估他只剩10年的視力。高永彬向公司申請了留職停薪四處求醫,沒想到短短一年內視力就迅速惡化至全盲,第一次拿到的身障手冊就是「重度」,留職停薪的職場,就這麼再也回不去。

從巔峰墜入「看不見」的人生低谷

眼看兩個孩子還小,永彬擔心家中頓時失去自己這個經濟支柱,一方面更擔憂,會不會哪一天走掉,孩子們該怎麼辦?

和多數人一樣,個性積極又好強的他,除難以接受外,更是不放棄任何一絲希望、不斷尋求治療,過程中太太扛起家中經濟的重任,默默地全力支持,但即使樂觀如他,在一次次求醫無效後,也開始長達兩年的自我封閉,而壓垮意志力的最後一根稻草,卻是走在路上一樁旁人看似微小的事件。

那一天,已經近乎失明的永彬和家人一起外出,獨自落後走在無障礙坡道,卻因為視力不清而不慎撞到一位女士,因為手上沒有拿白手杖,眼睛外觀也無法看出異狀,竟因此被指責是蓄意騷擾,而對方一句怒氣沖沖的「你是瞎子嗎!」狠狠砸中了永彬內心深埋的恐懼,腦海中浮現一個念頭─「我真的是個瞎子了」。這件事帶給他很大的創傷,從那時起,不想出門面對人群,開始走入人生的低谷。

為了家人 站起來再出發

對家人的愛,讓永彬逼著自己振作起來。不願意就此自我放棄,開始嘗試配戴電子眼,然而雖然能重新看見部分殘影,但和正常視力相比仍是大相逕庭。在醫院復健師的轉介下,永彬開始向伊甸尋求協助,接受「生活重建」服務,在關鍵的「定向訓練」下,讓喜歡出門走動的他重新找回行動能力。並開始與外界連結,緊接著報名參與新北市政府和伊甸合辦的「視障行政事務人員養成職訓班」,學習操作盲用弱視電腦,以及電話客服與行政工作等相關專業技能,在職場適應、心理調適等課程中重新建立信心,之後順利透過伊甸的就業服務,找到現在台灣大哥大的電話客服工作,同時也找回對職場的熱忱。現在的他自認有著「打不死的蟑螂」般的韌性,雖然每天需要通車3個小時,心驚膽顫地越過上下班時段的車潮人潮,但至少能夠和太太一起,再次擔負起「養家」的責任。

過好眼前的每一天  不敢想安心變老

根據研究調查,身心障礙者因障礙導致身體機能快速退化,可能是正值壯年的4、50歲,身體健康狀況就會明顯開始走下坡,比起一般人有充裕的時間為退休及老後生活做準備,身心障礙者更早就會面臨到老化困境與壓力,其中又以健康及經濟層面的考驗最為嚴峻。

回想病發前,正值壯年的永彬剛為自己換了台理想中的車,規劃著過幾年經濟更穩定時就換大一點的房子,讓兩個小孩能有自己的房間,人生築夢踏實,只想著儘可能努力工作多存點錢,之後回到宜蘭老家,享受不用依賴子女的退休生活,如今一切都成為泡影。「我現在只能想辦法把每一天過好,工作認真確實地執行,達成公司的要求。不敢去想未來也不敢想以後孩子上國中有沒有能力讓他們去補習,這些都不敢想了。」如今42歲的高永彬說,最大的希望是家人們可以健康快樂的生活,特別是孩子們,能平安長大。他也鼓勵其他身心障礙者,調適好心情、不要害怕接受幫助,還是有許多人、單位可以提供協助。「不要想太多、往前就對了!」

伊甸基金會《無障礙生活計畫》 幫助身心障礙朋友重新出發

一般人很難想像,當突如其來的厄運發生,要再重返社會,有多麼地不容易。伊甸的「無障礙生活計畫」除幫助身心障礙朋友生活照顧外,也提供他們自立生活、技藝陶冶、就業及社區適應等各式支持,讓身心障礙者及其家庭提升生活品質、重返社會。

 立即響應《無障礙生活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