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的動機是什麼?動機有很多種,以竊盜甚或更重的搶奪罪來說,動機大概就是缺錢花用、或是看到某些東西、想要不花分文的據為己有等等。當然,也有另外一種可能是沒有動機,只是想要嘗嘗犯罪的滋味。

從新聞談動機背後的成因

六月初的一則新聞報導說,27歲的賴姓男子因偷竊、搶奪而入獄服刑,在假釋出獄不到一個月後,又因缺錢偷摩托車、搶錢等而被逮捕。賴姓男子的動機大約是缺錢花用、沒有工作,只好下手搶劫。不過記者同時也發現了賴姓男子身世可憐:9歲時,親眼目睹爸爸犯下慘絕人寰的分屍案,而死者正是賴姓男子媽媽。媽媽死了,爸爸又被判處死刑,並已執行完畢。

從簡單的新聞報導當中,我們只能得知9歲即頓失至親的賴姓男子,在成長過程當中應該沒有得到很好的照顧,自國中開始時即流連網咖,甚或無法完成學業、學得一技之長,只好走向歧途。

人畢竟是群居的動物。在群居的社會中,為了能共生共處,會期待大家都能有一定程度的「社會化」,超過此程度而危及他人的生命、財產及安全時,所能想到的方式就是將該人與社會大眾暫時、或是永遠的隔絕,以讓此人能夠再社會化後回歸人群。

現代的刑事政策因應於此,總是希望脫離人類早期社會對於刑罰「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野蠻做法,理論上希望透過一定的文明刑罰處遇,能夠矯治犯罪行為人,期待他能「真心悔改」、「正常歸隊」。但前提是,這是針對一個我們仍能有所期待的心理正常的犯罪行為人,但如果這個犯罪行為人的反社會是因為生病了,這樣的刑罰待遇有效果嗎?

早在20世紀初期,弗洛伊德即提出童年時期的心靈創傷經歷,是形成日後神經官能症的主要原因。在成長過程中,目睹爸爸將媽媽分屍的9歲孩子,我們永遠都無法想像他的心理感受和狀態是什麼,也無法得知他是否因此心理上有了任何疾病。

但是可以得知的是,頓失依靠、欠缺了協助他融入社會團體的至親,也讓他欠缺了習得一技之長的機會,既然無法成為社會的一分子,反社會的行為似乎成了他「參與」這個社會的唯一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