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有個政府基金叫淡馬錫控股,替新加坡公民掌控超過1600億美元資金,為政府基礎建設、公共退休基金、教育和國防支出做出貢獻。

在國際經濟學中,這部分沒什麼特別的。每個國家或有些大城市都有政府控制的基金,他們常常會聘請基金經理人,並找董事會來監督他們的表現,確保他們的投資報酬率盡可能的高。例如加州的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CalPERS)就是世界最大的公務員退休基金之一,專門來管理加州政府公務員福利,台灣也有許多類似但比較小的政府基金。

淡馬錫特別之處在於它不只是表現最好的政府基金之一,每年都提供新加坡公民非常好的投資報酬率之外,它也是非常有名讓人想去工作的公司,他們聘人也不會管你是不是新加坡人。當我在念研究所時,淡馬錫是少數每年會去全球最頂尖商學院招募新人的政府基金之一,並以之聞名。(當我快畢業時,中國政府投資基金也開始出現在校園中招聘許多優秀的MBA同學,這對其他亞洲國家和台灣都是一個警訊,如果我們仍然不相信或拒絕接受台灣有很大的問題且落後其他人的話。)

從一個台灣人的角度來看,我很確定我們多數人可以想像那些掌控台灣政府投資基金的人。他們可能考過了要死記強背和過時的高普考,根據考試分數分發,並隨著年資逐漸升遷,最後成為基金經理人。或許他們之前有一些外部經驗,但是很有可能他們多數受限於傳統台灣政府心態,背景,以及薪水。一個中階的管理者,可能拿5-8萬元台幣—一個公務員的薪水。

當淡馬錫在招募年齡約30歲頂級MBA時,他們提供的起薪是多少呢?

大約年薪新台幣750萬元。

從台灣的角度來看,這個數字令人吃驚甚至是無法想像的。事實上,他們每年僅從最頂級的商學院聘請1-2人,不管學生是哪個國家的人,而對我的同學來說,獲得淡馬錫的面試或是工作,就像拿到高盛或是Google工作機會一樣有名。這個薪水金額其實並不算奇怪,因為大約就跟高盛或是摩根大通支付類似職位的薪水是一樣的。

淡馬錫的邏輯很簡單:

如果我們需要一個國際級最好的表現,那我們就需要最優秀的人才,而為了要得到最優秀的人才,就需要提供世界上最好的薪水和最好的工作環境。

所以你還會很訝異這個基金是世界上表現最好的政府基金之一,提供高報酬率並增加公民福利嗎?

相比之下,台灣現在在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