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研究發現,氣候變遷正在加劇西非查德湖四周的衝突——但不是因為湖泊水量減少,而是因為降雨難以預測導致糧食危機。「降雨的不可預測性迫使人們放棄。」研究顯示,當有得吃的恐怖組織生活更具吸引力,社區便被迫走向博科哈拉姆或伊斯蘭國西非省等恐怖組織的懷抱。

西非真實案例:氣候變遷引發糧荒 社區投入恐怖組織懷抱
查德湖畔引發人道危機。圖片來源:Utenriksdepartementet UD(CC BY-NC-ND 2.0)

氣候之家報導,1970年代和80年代的嚴重乾旱使查德湖面積從最大2萬5000平方公里縮小到1990年代的2000平方公里。人們普遍認為湖泊正在萎縮,而總部位於柏林的智庫阿德菲(Adelphi)推翻了這個觀點,從該流域20年來的衛星圖像和地面測量等長期水文資料的新分析來看,查德湖已經發展到1萬4000平方公里,過去20年間中面積保持相對穩定。

主要作者維韋卡南達(Janani Vivekananda)表示,以前的衛星圖像低估了湖中的水量,部分原因是水中植物的生長。

「不同的衛星提供不同類型的資訊,並且有其限制。有時候當你從3萬英尺向下俯視,會因植被覆蓋水面而被誤導。」維韋卡南達說,智庫研究人員是用雷射衛星圖像來探測水量。

湖泊萎縮導致衝突和人道主義危機通常被視為是氣候變遷影響安全的教科書案例。新研究顯示,暖化的確是很重要的因素,該研究還吸引媒體在當地社區進行200次採訪。

當地氣溫上升比全球平均水準高近1.5倍,加上越來越不穩定的降雨模式造成糧食不安全,最終將社區推向博科哈拉姆或伊斯蘭國西非省等恐怖組織的懷抱。

「降雨的不可預測性迫使人們放棄。經歷第三次或第四次收穫失敗,不知道該何時從漁業轉向農業。每天有得吃和商業貸款的恐怖組織生活變得更具吸引力。」維韋卡南達說。

查德湖橫跨奈及利亞、尼日、查德和喀麥隆,1740萬人口以此為家,大約1070萬人需要人道主義援助,其中500萬人受糧食危機影響,約有250萬人逃離家園。

西非真實案例:氣候變遷引發糧荒 社區投入恐怖組織懷抱
查德湖(Lake Chad)。圖片來源:Sani Ahmad Usman(CC BY-SA 4.0)

2009年以來,奈及利亞東北部的暴力事件已經蔓延到鄰國喀麥隆、查德和尼日,一系列因素正助長該地區的不穩定性。連續的經濟危機、分裂的改革和該地區薄弱的治理,人民與統治精英之間的不平等加劇、對腐敗的沮喪,皆成為緊張局勢的溫床。

報告發現,氣候變遷加劇了衝突發生的條件,也破壞了社區應對衝突的能力。

過去社區中的耆老扮演著爭議調解人的角色,反復出現的戰爭和熱浪已經破壞了社會結構,使得這種社會結構不再。肥沃的土地變得稀少,對自然資源的競爭也隨之爆發。

作者呼籲各國政府將氣候適應力納入推動當地區域和平的戰略中,並建議政策制定者提供社區更完整的水文資訊,以便社區依據降雨進行維生的規劃。同樣重要的是投資長期基礎設施和更完善的資源管理。

另一方面,猛烈的軍事反制行動,例如全面封鎖某些地區企圖剷除恐怖主義團體,將讓地方情勢惡化,引發進一步的大逃亡。

聯合國安理會逐漸意識到氣候變遷加劇衝突的作用,特別是在查德湖所在的西非和薩赫勒地區。

在1月的安全理事會會議上,法國和英國加入了德國、秘魯、波蘭和比利時的行列,呼籲建立一個幫助該地區應對氣候安全威脅的系統。法國還呼籲聯合國秘書長就此問題向安理會提交年度報告。只有俄羅斯明確反對聯合國接下此工作。

參考資料
• Climate Home(2019年5月16日),Lake Chad not shrinking, but climate is fuelling terror groups: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