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上午查房,是為了要看看住院患者進步的情形,有沒有需要調整藥物,或增減靜脈輸液的份量。只要能看到患者復原順利、神足氣旺,是再好不過的事。

王先生是三十多歲年紀,急性闌尾炎術後第三天,恢復良好,進食順利,活動也自在,不再需要點滴或其他的藥物。

我看過傷口後,點點頭滿意地講:「王先生,狀況很好,可以出院了。」本來以為他聽完會滿心歡喜,偏偏他卻是提高音量,不可置信地講:「出院?我都還沒拆線耶!怎麼可以出院!?」

「目前傷口沒什麼問題,可以回家自己換藥,過幾天再回來門診拆線就行了。」這一類單純的傷口,容易照顧,在家換藥是不成問題。應該不需要住在醫院裡,就為了一天一回的換藥。

「不要不要不要!我要住到拆線再回家。」他斬釘截鐵說了,擺明著沒討論的餘地。

一大早便遇上了塊硬實實的鐵板,我悻悻然走出病房。

隔壁病房是位大嬸,因為乳房的良性纖維腺瘤來開刀,這一類腫瘤大多數使用局部麻醉門診手術即可,但她的腫瘤稍微大了些,因此安排住院採全身麻醉動手術。這樣的腫瘤切除術後,病人大多沒什麼不舒服,隔天都能順利出院。

「阿嬸,可以回家了,再回來門診追蹤就可以了。」我告訴她。

大嬸放下手上的雜誌,坐起身來,搖了搖手,說:「醫生,我回去都要作家事,在這裡剛好可以放假休息,多住幾天好了。」

我好說歹說,大嬸只是笑著臉回了幾個軟釘子,打定了不出院的決心。

在大嬸的隔壁床,是位左腳蜂窩性組織炎的老先生,已經改善許多,前一天說好了,預計要出院。他聽大嬸這麼說了,也跟著發言:「醫生啊,我想我也多留幾天好了。」

我看著他已經退紅消腫的左腳,道:「已經好很多了,再帶幾天藥回去吃就行了…」一句話沒說完,老先生便打斷了講:「不是只有這個問題…因為昨天沒有大便,害我早上血壓一百六十幾,這樣子怎麼可以出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