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決策者決定,必須讓世人看到他們正在為年輕人失業問題「做些什麼」。今年2月,歐洲各國首腦舉行了一次名為「年輕人就業計劃」(Youth Employment Initiative)的特別高峰會。

如此積極的主要原因,是南歐年輕人失業的最新警示信號,極高的無業率被認為是「政治上」不可接受的。但,年輕人失業數字是被誤導出來的。

首先,該數字覆蓋年齡是15~24歲。這一年齡段又可以細分為兩個性質迥異的階段。

「十幾歲」(15~19歲)應該大部分還在學校中;若不在學,那麼他們所具備的技能也很差,即便在景氣好時也很難找到全職工作。幸運的是,這一群體數量很小(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小)。

20~24歲年齡段的失業更加麻煩。該群體中正在尋找全職工作者通常完成了高中教育,但決定不讀大學(或者較早地完成了大學學習)。

其次,年輕人失業數據是以勞動力市場的積極參與者為基礎統計出來的。但平均而言,歐洲十幾歲人群的勞動力參與率只有10%。(只有在荷蘭和英國等在校學生普遍參與兼職打工的國家,十幾歲人群勞動參與率才接近50%。)

勞動力市場專家因此認為,這一失業率可能是誤導出來的,因為50%的年輕人失業率並不意味著年輕人口有一半無所事事。這就是為何我們應該看失業比例——失業者佔參考人口的百分比——而不是失業率。

事實上,這一數據並不像報紙標題上的年輕人失業率在西班牙超過50%、在希臘超過62.5%那樣觸目驚心。希臘的年輕人失業率並不意味著近三分之二的希臘年輕人沒有工作。在希臘,只有9%的十幾歲人群是勞動力市場參與者,他們之中有三分之二找不到工作。因此,希臘的十幾歲人群失業比例還不到6%。但這一數字並沒有被廣泛報導,因為它沒什麼可大驚小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