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社會走出解嚴的十多年後,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在2004年7月1日矗立而起,象徵著對於金融、證券、保險等等業務的多頭馬車監理時期結束,而「大一統」的監理時代來臨。

在民主制度運作之下,這個被簡稱為「金管會」的機關,是由人民選舉出來的立法委員,制訂組織法賦予金管會以行使職權的正當性;而這個組織的重要成員,也由人民投票選出的總統任命,理想般的將民主內化,並背負了金融發展的使命。

不過,如同其他未獲關心的行政單位一樣,其實從沒有人注意到,它的名稱中儼然已經顯露了它的強勢DNA─「監督管理」。

這個與生俱來的密碼,具備了對於金融產業的監理高度。在威權時代,任何的行政機關假由依法行政,貫徹統治者的意志,金融監理也不過是如此,順應著統治者的指揮棒向前行。而民主終究步履闌珊的取代了威權,金融監理機關理想上應有了新的「依歸」,應以自身的金融專業,為國民幸福生活的形成譜下前景。

不過,理想終究還是只是理想。自2004年迄今的將近10年,「監督管理」似乎成了金管會的唯一任務。促進國民生活與發展金融環境的任務:提升金融業競爭力,和協助產業發展等等,也僅不過是其官網上的教條宣示

怕出錯、怕捅漏子、怕社會大眾的責備,而使得民怨倒向自身,所以「監督管理」的最高境界,就是「不做不錯」與「跟著大家的聲音走」。他們不懂創新產業或多元服務,所以擔心窒礙難行與衍生多重問題,乾脆不做。而面對敲門的外資,當做是百多年前向中國強勢扣門的外國列強,擔心進來的到底是糖還是鴉片,想當然門千萬不能開。

難得有政策成型,但當不懂背景民眾大聲喧嘩、嘈雜紛踏的媒體竄流與民代的大秀演出下,可能會被莫名指責為觸犯刑法上的圖利罪(這裡、還有這裡),更是讓人噤若寒蟬。畢竟,誰會願意在薪水拿的也不怎麼樣的情況下,無端增加自己的工作量,或是拿自己的官位和退休金等福利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