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的年輕人面臨著充滿不確定性的前景。不過就在幾十年前,幾乎所有的年輕人在青春期尾聲就已經知道未來會住在哪裡,從事什麼職業,將會和誰結婚。可是,現在大部分的年輕人直到長大成人,仍對這些問題都沒有完整的答案。

全球化經濟增加了更多機會與壓力,促使年輕人遠離他們所成長的社區;甚至許多受過最好教育的年輕人,也得花上好幾年從事短暫的工作,而不是進入長久穩定的工作線上。事實上,當許多職業包含了一連串相對短暫、不連續的工作時,從事一份長久且穩定工作的觀念,已經開始受到質疑。

至於建立自己的家庭這個部分,全世界的成年人正在延緩結婚的時程,甚至謝絕婚姻。如果目前這個趨勢繼續下去,不婚的年輕人口將持續增加,或是等到他們幾乎快過了生育年齡才會結婚。

有些年輕人樂於接受這樣的改變,以及改變帶來的新機會。他們已經清楚地構想好未來的夢想,他們具備強烈的動機、充滿活力、樂觀進取,並且已開創出一條務實的路徑,去實踐自己的夢想。他們對自己充滿自信,樂於探索世界,並測試自己潛能的極限,而且不需要任何保護或督促,任何人都幾乎沒辦法拉住他們往後。換句話說,他們找到一個清晰的人生目的,激勵著他們前進並提供一個方向。

在此同時,他們卻有為數眾多的同儕處在痛苦掙扎中。年輕人正邁向成年階段,在面對眼前重要的選擇時,他們覺得自己彷彿漂浮在或被卡在個人與社會的發展過程中。現今有一大部分的年輕人對任何被認定是成年人的角色,像是父母、就業者、配偶或公民,都不敢輕易許下承諾。

從美國到日本到歐洲,年輕人無法許下承諾的現象,發生在全世界各地。舉一個極端的例子,在義大利,有報導指出,大部分三十歲的年輕人仍然跟父母同住,從未結婚,也沒有做過全職工作。在美國,一項針對十幾歲後半到二十歲初期的年輕人進行的研究發現:「對這些年輕人而言,婚姻、家庭和孩子並不被認為是要去追求的成就,而是要避免的風險。」

英國是第一個正式指出「年輕的成年人無所事事」此一現象逐漸擴大的政府,在五年前的國家報告中,創造了一個新名詞「青年尼特族」,指沒有在受教育、工作或受訓的一群年輕人。最近,日本政府的報告,也對幾乎有上百萬的青年人口變成尼特族,提出嚴重的警訊——特別是此一現象竟存在於一個長期以穩固的世代工作倫理聞名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