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原文刊登於《商業周刊》1634期,2019年3月6日出刊。

農曆春節,習近平為何拜訪「快遞小哥」?

2月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別於往年的新春足跡總是探訪偏遠農村、標榜重視扶貧,這次他卻在北京市區拜訪快遞站,稱讚「快遞小哥」像勤勞的小蜜蜂。原來,快遞業能消化許多年輕人就職需求,習的動作,代表失業問題是今年中國經濟大患。

 

新經濟.裁員潮》
區塊鏈失業青年:今年過年,我不敢回老家

「公司好的時候,100多人擴張至300人,我內心高興,好機遇讓我趕上了。但去年7、8月後,中國經濟不太好,公司募資也不順,錢燒光了,公司發的數字貨幣(虛擬貨幣),從一毛跌到三分錢,到10月,公司把我裁了⋯⋯。」

2018年下半,中國陸續傳出互聯網裁員潮,包括美團、知乎、滴滴打車等曾經暴紅的網路新創均被點名。

當官方發布的失業率仍連創破4%新低時,去年底,國務院卻宣布,2019年起,符合條件的企業若不裁員或少裁員,可返還50%社會保險費,並鼓勵青年返鄉就業。地方政府紛紛跟進,推出失業救助措施。

習近平不敢說的危機
阿甘,35歲,被杭州區塊鏈企業裁員的河南青年 (攝影者.陳宗怡)

舊經濟.遷廠潮》
38歲深圳台商:貿易戰給我們很好的理由,把重心移到越南

「我們做的是音箱和微型喇叭,貿易戰還沒有打到消費電子,但是深圳工資每年漲15%,很多公司都想移,貿易戰只是給我們一個很好的理由。我們在越南的新加坡工業園區,已經買好地,但外移不是小動作,我們得要帶供應鏈,模具廠、塑膠廠一起走。」

去年韓國三星關閉深圳、天津廠,帶起又一波外商撤離潮討論。中美貿易戰,催化更多製造業移出中國的趨勢。

當中國商務部發布,去年前11個月新設外資企業家數「逆勢增長」近8成的榮景,3月上旬正在舉行的中國兩會,則將通過更大開放的外商投資法。

習近平不敢說的危機
呂偉綸,38歲企業二代,準備到越南設廠的深圳台商 (攝影者.陳宗怡)

習近平的政策和行動,比起官方數據,更能告訴你,他現在最煩惱的是什麼⋯⋯

三個現場,我們看到了中國經濟成長開始明確減速後,最新一波衝擊效應。

深圳。農曆年後,我們抵達鴻海的龍華廠,這裡曾是郭台銘在中國發跡的大本營。應徵中心門口外,出現約2、300公尺長的人龍,大多是20歲出頭的年輕人。

「人潮比過去少很多了,」帶我們到龍華廠的台商表示,「以前啊,連周圍的天橋,都站滿要到鴻海上班的人。」為了維持秩序,以往要出動十幾位保安人員站崗,如今只剩一、兩位站在門口。

雖然鴻海總裁郭台銘否認今年將大量裁員,但本刊得到消息,他指派老臣戴正吳在廣西、北越等地方洽談,計畫在中國建造零組件廠,再送到北越組裝,避開貿易戰衝擊,此事若成,郭台銘倚賴中國勞工,大量組裝製造的模式,將發生改變。本刊求證鴻海發言體系,指出鴻海在廣西、北越均已有生產據點,近期並在北越取得工業區土地。此顯示鴻海大軍可能將會移動。

三大現場,發現相同困境
工廠轉讓、遷移,青年買不起房

廣州。我們前往海珠區的大塘村。這裡有座「招工橋」,200公尺內,小工廠老闆們站成兩排,舉牌寫著包吃包住,招攬年輕人來廠工作。過去,「招工橋」總擠得水洩不通,如今卻稀稀落落。

反而,招工橋花花綠綠的布告欄上,過去貼滿招聘訊息,如今十張廣告裡,卻有8、9張寫的是工廠「轉讓」求售。

販售大尺碼衣服的台灣電商胖胖星球,總部位在廣州,創辦人郭祥毅要找運貨商,布局東南亞市場,但從廣西到越南走了一趟,四處問,卻沒人要接他的生意。「貿易戰後,廣州都在遷廠,運的都是大型機械、設備,沒人要運衣服,」他說。

杭州。因阿里巴巴總部在此,帶動周邊群聚,這裡一向是中國網路新興企業的重鎮。但我們看到,一家區塊鏈公司在半年內,就裁員近半,300人企業只剩下100多人,才剛搬的大辦公室,變得空蕩蕩。

「我是河南人,到杭州讀書、工作,以為加入新創公司可以致富,但4個月內,我就被裁員了!」中國青年阿甘不平的說,他薪水本就領得不多,還因投資數位貨幣,資產縮水3成到4成,現在靠開抖音號為生,「我不敢結婚,也買不起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