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寶春EMBA求學記,沸沸揚揚了兩個多月,終於在日前確定,將於七月前往新加坡國立大學修讀,以中文授課的商學院亞太高層企業主管碩士學位(NUS Asia-Pacific Executive MBA,APEX-C)。

兩個月期間,報紙追蹤不斷,還在馬英九總統跳出來聲明:要將吳寶春留下來之中,教育部修改了EBMA條例,讓往後許多「吳寶春們」想就讀時,不受限於學歷。只是,新加坡這方,不改任何程序,卻迎來吳寶春的就讀,光是就讀完學費約9萬5千元新幣(約合新台幣218萬),是目前台灣EMBA平均學費的兩倍。

看起來好像是台灣學歷認證未能鬆綁的桎梏之戰,然而,在吳寶春求學記裡,沒被說的是,新加坡政府更把教育產業當作一個產業來經營的事實。

回到吳寶春申請的APEX資格,在學歷限制下,外加一條「有卓越商業成就的企業家或高階管理人士」,都可以申請;而EMBA是一個可以賣的商品,既然APEX的對象是亞洲企業主,那麼相對在學歷上的彈性,更顯重要。

如果僅看見學歷鬆綁彈性,那麼台灣對於新加坡政府的理解恐怕僅停留在表面,將EMBA當作產業經營,而鬆綁學歷彈性,才是對新加坡政府的深度企圖心。

打開新加坡國立大APEX網站,可以發現就讀學員有一半來自中國大陸,其次是東南亞,台灣僅佔4%。其實從比例分配中,也可以發現回應了中國商界對於企管知識系統化以及學歷的大量需求。

其以兩年密集四個月上課模式,吸引亞洲各地經理人,到新加坡就讀EMBA的腳步,不是只有新加坡國立大學,像是其他如南洋理工大學等新加坡知名學校,也是動作頻頻,甚至還有中文專班授課。

對於資源不足的新加坡來說,一向將「人礦」和「腦礦」視為最大資源所在,會為了吸納一流人才,特別在經濟發展局下成立一個「聯繫新加坡」,展開自己的全球獵腦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