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時間發生這些事,在我40幾年職業生涯裡面,我真的覺得意外、驚訝還有一點恐怖!」坐在我們面前,是今年70歲的面板材料廠誠美材料(原名奇美材料)董事長何昭陽。

何昭陽是台灣少數坐過牢的「囚徒」董事長,也是面板業一號人物。他曾擔任奇美電子(如今為群創電子)總經理、副董事長,並在九年前因面板業反壟斷案而到美國服刑,回國後掌管原先奇美電子投資成立、生產面板必要材料偏光板的子公司誠美材料。

當初他被剝奪自由,失去自己的名字,只剩「14671─111」這組代號,在美國加州沙漠的監獄中服刑369天,每天穿著亮橘色囚服,睡在僅有70公分寬的床板上。這些磨難從沒讓他畏懼,可他從沒想到,自己卻會在人生職涯的尾巴,因想讓事業多角化發展的念頭,主動引進外部董事,而面臨經營權之爭。

1月14號,何昭陽的董事長職位無預警地被誠美材料副董事長葉美麗與董事陳俊雄、梁基磐等人撤換。葉美麗正是90年代台灣有名的股市四大金釵,也是跳海身亡的前寶來證券集團董事長白文正的二房。

究竟葉美麗如何進到誠美材料,而誠美材料經營權如今為何掀起紛爭?以下是何昭陽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的訪問摘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當初葉美麗如何進到誠美材料董事會?

何昭陽答(以下簡稱答):奇美(實業)現在都退了(指不再投資誠美材料),董事席次就減少,那時候要讓新的人進來,有業界朋友介紹葉美麗,說她有特殊專長,業界有名,可以(幫誠美材料)轉型做一些貿易。我們也去買委託書,想說集中火力讓她當選。

問:當初是公司安排收購委託書,讓葉美麗進董事會?

答:就朋友介紹,認為她有能力為我們轉型,(我們去市場上收購)委託書安排的。

問:誠美想轉型做什麼貿易?

答:就是做一些貿易啦,譬如說(週邊原材料或製程產生之廢料)可以跟大陸做些貿易……,因為公司只有做一個偏光板也不是,最好要多角化經營。

問:你之前認識葉美麗嗎?

答:不認識,也沒聽過。

問:沒有打聽葉美麗的經歷,或google這個人嗎?

答:(何昭陽先是笑而不答)就業界的人介紹,我都信任別人啦。

問:很相信朋友的推薦?

答:有一點啦,(朋友)一直推薦,產業界跟財務界(的朋友)都有。剛進來,我們也覺得這個人(指葉美麗)不錯,很好相處,但短短時間發生這些事,在我40幾年職業生涯裡面,我真的覺得意外、驚訝還有一點恐怖。

問:什麼時候開始覺得事情跟你想得不一樣?

答:一次董事會,突然梁基磐提臨時動議,說何董事長你年紀也大了,董事長又兼總經理很辛苦,是不是可以換年輕的?完全沒預警,但我說好啊,我總經理(職務)只是暫代,這建議可以啊,大家提名討論(待下次董事會提名並選舉)。

結果下一次預訂的董事會前,中間一次臨時董事會。那一次(臨時)董事會,葉美麗說上次有提出(改選總經理)。我說不是啊,(選舉)是下一次(原定正式會),不是臨時的(董事會),但她不管,說就是這次,馬上提名陳俊雄,要表決。

葉美麗強勢說一定要過,我想,大家吵那麼兇,就表決嘛。那次表決中,(誠美材前獨立董事)羅來煌保留意見,其他(董事)通過。

問:從去年第四季總經理職務異動後,到這次董事長職務撤換前,中間還有發生什麼事嗎?

答:她(葉美麗)佈了一些人,譬如找人進來管行政總務。我們過去兩年,人資跟總務主管都離職了。

問:這次被撤換董事長有前兆嗎? 為什麼原本你主張取消既定的董事會,將董事會從1月14號延期到1月22號?

答:這次1月14(董事會)召開前有人跟我講一些問題。他們提到茂豐這間公司(編按:誠美材全資子公司,由葉美麗擔任董事長,專營貿易業務),我看財報都虧損,而且到現在幾乎沒營收,我覺得有問題。

第二個最大問題是,我請監察人要進去(茂豐)看,他說很困難,葉美麗都阻擋,用一大堆理由不讓你看。

問:你覺得茂豐有什麼問題?

答:去年底開茂豐董事會,才知道有一條預付款。她(葉美麗)說一月份有個訂單,必須先買原材料。但不合理的是,我問財務長這錢什麼時候匯出去?他說九月、十月就匯出去,但我問的時候是年底了。通常貿易,你買原材料來做,產品差不多幾天就做完,頂多一、兩個禮拜,不用這麼早(就付款)。再來這貨款要出去,應該要有水單、合約,那天貿易公司也都沒拿出來。

另外有一個產品,貨買進來,說放到香港,但還沒賣出去,我也想說這貨是不是好的,要去看一下,你客戶在哪裡?

年底了,我想應該弄清楚比較好,對董事會有交代,不然我是(母公司誠美材料)董事長,萬一有什麼問題也變我的責任。

問:所以是為了查更多資訊而延期董事會?

答:我想,1月14的會不然延一個禮拜嘛。我1月11號通知延期到22號,他們說不能延期,有什麼事葉美麗代就好。我13號再發一個(文件),寫說有重大爭議案件,恐有弊端,所以需延期,要去查。只有延一個禮拜,也不會說什麼增資案來不及。

問:原先沒想到這次董事會會被撤換董事長職務?

答:完全沒有啊!不曉得啊!

問:覺得自己太信任葉美麗嗎?

答:對啦,有點太授權、太信任了。

問:從去年6月到翻盤之前,葉美麗怎麼取得你信任?

答:她在我面前從來都是笑嘻嘻,但不久後我就聽說,她在背後講的話完全不一樣。她都對我稱大哥啊,(碰到人就說)這是我們董事長,這我大哥。

問:覺得自己識人不清嗎?

答:唉……,一言難盡啦,確實現在回想起來,太輕易信任朋友。

問:誠美材這間公司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答:誠美材一路辛苦走到現在也15年了,最大意義就是至少在台灣把偏光板產業做起來,以前都掌握在日本手上。第二是大陸投資到目前為止也很順利,而且未來非常有希望變成大陸最大廠。

我沒有一定要當董事長,我如果能快點退休最好。問題要有合適、而且受大家信賴的人來當董事長,今天葉女士進來只有這麼短時間,就做出讓人非常驚訝的行為,我內心真的很痛心,怎麼有這麼狠的人?

問:覺得像自己的小孩被搶走?

答:對啊,這(公司)完全是百分之百我一手帶起來。遭遇到這種事,我唯一能做的,最後一定要做的,是要讓所有人知道她(指葉美麗)的真面目。

問:這次事件跟當初去美國服刑,哪個讓你更挫折?

答:美國那(事件)雖然很大,但心裡的痛沒這麼大。這是突然,而且用臨時動議幹這種事情,這太可怕了吧,完全無法忍受。

問:這次學到什麼教訓?

答:對人的認識。太信任人,以前接觸的人都比較偏重在技術,很少偏重在這方面(指財務投資)。

記者在截稿前已聯絡葉美麗小姐,但至今尚未獲得回覆。

(完整解讀,請看1628期商業周刊)

責任編輯:陳慶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