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車站是一個城市的門面,決定旅人能否對此地一見鍾情。載著遊客穿梭在各個景點、道路間的計程車,則決定旅人能不能跟這座城市不只是露水姻緣。

從這個角度看,中華衛星大車隊(以下簡稱中華衛星)董事長王冠懿就像高雄與外地旅客的媒人婆。

她創立的中華衛星旗下計程車數約1千輛,是高雄在地車輛數、市佔率最高的車隊,並連續3年拿到高雄市計程車服務品質評鑑特優,到去年為止左營高鐵站、高雄展覽館的計程車排班站點也都由中華衛星大車隊拿下。她管理的車輛,便是旅客體驗高雄的第一步。

在台灣大車隊等全國性的車隊還沒進入高雄、甚至菸害防制法都還沒上路的年代,王冠懿就在高雄開先河,規定旗下司機有三不:不抽菸、不嚼檳榔、不罵髒話。

一位能管理1千位計程車司機的「女頭家」,自然不會是位簡單的人物。今年63歲的王冠懿身高超過170公分,五官帶點陽剛氣,不笑時,有種不怒自威的份量。

但或許是想蓋去她外表的稜角,王冠懿說話的語調總是輕柔,分享過去人生故事時就像隔壁媽媽般和藹誠懇,一五一十地交代人事時地物等細節。不過也或許是因職業得長期周旋在眾多陽剛的男人之間,她不像多數女性大方地表露情感,無論開心、或回憶起過去事業上的難關,她輕柔的語調總襯著不張揚的情緒。

車隊中較資深、和她一起經歷草創時期的司機總親切地喚她「王姐」,其他司機則尊稱她「董仔」。

這位「董仔」前半生的經歷,其實和中南部多數婦女相同。畢業後進入職場當會計,結識先生,婚後便辭職與先生一同創業,作二手車買賣與維修保養。

她人生開上另一條匝道的起點,說起來很小、卻也很大:是為維繫婚姻。

王冠懿來自公務員家庭,爸爸是公務員,家中8個兄弟姊妹也只有她一人不是公教人員,先生卻在生意人家庭成長,兩人生命經驗完全不同,事事都能爭執。「婚後有一天我跟先生說,我們這樣一直吵,感情都沒了,不是辦法。」

1990年,正好有朋友找上王冠懿,希望她能頂下計程車行。「當時我大伯說,開計程車的,都是『虎龍豹彪』(編按:台語俗諺,比喻兇惡),妳不可能有辦法啦!」但她卻自言,當時朋友詢問是否願意頂下車行時,自己內心其實有點「小雀躍」。

她盤算,夫妻兩人在事業上分開,或許能減少爭端,且當時景氣好,計程車牌是可以轉手變賣的資產,於公於私,這生意幾乎有賺無賠。於是她一口答應,成為高雄第一位沒開過計程車,就經營計程車行的老闆。

接下車行的第一天開始,她便以女性角度出發,設想自己搭計程車時想得到什麼樣的服務,便如此要求司機。

規定旗下司機不抽菸、不嚼檳榔、不罵髒話,她不硬來,而是用巧思,把辦公室窗戶封起來,每天開冷氣,讓司機不好意思在密閉空間抽菸;桌上隨時擺放餅乾糖果,讓司機嚼零嘴、不嚼檳榔;公司內清一色聘請女性員工,讓她有理由跟司機說:「你譙髒話,我們的小姐會不舒服。」

三不政策一路延續到現在,後期車行轉型成衛星車隊,她更加上要穿制服、不能談政治、不繞路等規定。

在她之後,高雄目前至少有5家車隊仿效,要求旗下司機跑車時得穿白襯衫。她並曾擔任2屆的高雄市計程車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任內推動計程車改裝瓦斯設備補助等政策,平時也大方將自己的管理方式跟其他車行分享,是改變高雄計程車文化的重要推手。

「她處理事情比男人還有能力,但又有菩薩心,很願意幫助司機跟同業,我跟她請教怎麼經營(車行),都會解釋給我們聽,」認識30年,同樣在高雄經營計程車行的許超祥觀察。

王冠懿向來與人為善,從陳菊到韓國瑜,從商界到學界她都有許多好朋友。不過,這條當「董仔」的路其實並非一直如此風光,她的堅毅,也是從谷底堆砌出來。

2000年初,她原先只是應朋友邀約去義守大學EMBA進修,沒想到念書念出興趣,繼續到澳門科技大學取得工商管理博士學位,書讀得多了,開始思考人生意義,放棄原先55歲便退休的規劃,「我讀這麼多書,總要對社會有份貢獻,難道就這樣退休,每天談天說地嗎?」

沒想到,知識,雖讓她駛往更寬闊的目的地,但路途卻是九彎十八拐。

她先經朋友介紹,買下在台南回收處理工業廢液、再提煉出銅粉與硫酸等化學製品的盈昌科技。隔年又響應高雄市府政策,從傳統車行轉而成立高雄第一個衛星派遣車隊。

原以為要大顯身手,沒想到卻跌入滿佈荊棘的地獄。王冠懿說:「我從來不知道,人生原來可以這麼痛苦。」

台南工廠那一頭,起初她和一位清大化工博士合夥,沒想到所託非人,產品作不出來,營收掛零,但和廠商簽約好的廢液,卻數以噸計,每天持續運進廠裡,每個月至少燒掉5百萬,「那像惡夢一樣,我真的每天都睡不著,因為虧錢就算了,但如果毀約,以後在業界就沒機會了。」

高雄車隊這一邊,從原先只要出租牌照給司機、幾乎是坐在家中數鈔票的車行,變成要替司機開拓客源、派車的衛星車隊。王冠懿等於同時踏入2個全新的產業。

初期車隊既沒有乘客,也沒有司機,派遣中心內的員工只能瞪著螢幕發呆,每天晚上她從台南工廠下班後,回到高雄再親自帶著車隊同事到商圈、夜市發傳單直到凌晨。

低潮持續了2年,幾乎賠光她和先生數十年來的6千萬積蓄,她更忙到長出卵巢瘤。當時先生常質疑她,「不缺吃、不缺喝也不缺穿,幹嘛這麼辛苦?」,她坦言:「一次、兩次、三次,我也會反問自己,到底為了什麼?」

2年間,她每天開車往返台南和高雄,路上,時常到仁德交流道旁的便利商店買咖啡提神。疲累的身軀靠在車門邊啜飲咖啡,她仰頭看著天空,不斷對自己喊話:「我看著天,心想,我不相信,我的天空沒辦法是一片藍天白雲。」

王冠懿的內心,就像她高挺的外表一樣,有股不願低頭的剛毅。

「她(王冠懿)很有韌性,願意主動出擊,積極創造改變,是一個企業家,」和她認識逾十年的高雄市政府財政局長、前義守大學副校長李樑堅觀察。

為突破僵局,她和合夥人拆夥後,自己埋頭苦讀化學,搞懂「電位差」、「阻凝劑」、「氯化亞銅」等化學名詞,親自管理工廠,並向碩士班同學求救,引入新的營運團隊,終於得到台積電、聯電、日月光等大廠的訂單。

車隊方面,她選擇司機作為突破點,司機每趟載客後,只要沒有客訴,就能領取20元獎勵金,同時她每天更親自檢視客訴案件,輔導司機該如何與客人應對,並也訂下嚴厲的懲罰規則,例如只要司機被客人投訴繞路且查證屬實,不僅全額退除車資,並關掉司機賴以接案的衛星機台作為處罰,藉由服務打響車隊的口碑。

但嚴罰的同時,她也像媽媽一樣為司機著想。

她保證旗下司機每月月薪至少7.5萬,若未達標,她派專人輔導,傳授訣竅;司機被客人辱罵,不願出門工作,她親自登門,送上紅包跟擁抱;見司機為載客無法安心吃飯,她便訂下用餐時間輪班制度,要司機吃飽飯才能上工。

面對高雄即將開始的新時代,王冠懿提高音調興奮地說,司機已經感受到觀光客與人潮開始變多,期待「韓流」能持續發威。

但問到她對韓國瑜有什麼期望時,她又隨即收起興奮情緒,理智地希望韓國瑜在將遊客帶進高雄的同時,也得對在地的商家、計程車等服務業做出規範,不能取巧、訛詐,要提出讓遊客願意再次光臨的策略。

雖然如今王冠懿主要將重心放在製造業上,但她說:「讓司機賺到錢,是我的責任。」且就像一位為家庭不知節制地付出的母親,她說,自己將持續利他、利己,「我要做到倒在桌子旁的那一天。」

小檔案_王冠懿

出生:1957年

學歷:義守大學管理碩士、澳門科技大學工商管理博士

經歷:九和汽車會計

現職:中華衛星大車隊、盈昌科技董事長

責任編輯:洪婉恬

核稿編輯:呂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