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開打至今,戰火遍佈全球,雖然最新一次的川習會中,雙方達成90天停火協議,但美方隨即卻透過加拿大拘留華為公主孟晚舟,引爆新一波戰火。

這是否會引發中美談判破局?川普最終是否會祭出25%關稅?台商又該如何解讀這些國際動向,以下由《商周》專訪一台商顧問董座後,整理給台商的關鍵六問:

 

第一問:貿易戰戰火延燒 台商該何去何從?

現在看很多學者很多媒體談應對中美貿易,應對個頭啦,怎麼可能應對。我有客人是做濾水器的濾心,這次也中了,在項目裡,你說他能怎麼辦,轉行或忽然間開發歐洲市場嗎?不可能。

你看台商真正產品線要分散風險,做美國做歐洲又做日本的,可能10﹪不到,大多數台商都是單一市場依賴或單一客戶依賴,是很常見的情況。

製造地也單一,大家說這只是大陸台商的困境,這就是台灣的困境。 單一製造地,單一產品,單一市場依賴,這是台灣中小企業的特性,未來肯定會有台商衰退。

現在被調高25﹪關稅,競爭力一定下降,他的淨利潤都沒有10﹪,一下被課25﹪,不就要倒了?

沒辦法應對,當然很嚴重了。

第二問:逃出中國是台商無法避免策略方向嗎?

講到重點了,我不是很認同逃亡潮等,我覺得是產業轉變的自然汰換,中國要升級,就是有波企業要汰換。但這些事件,台商數量有少很多嗎?要真實正視,減少的都是無法適應環境變化、被淘汰的。其他的不多,都是被害妄想症。

中美貿易戰是地緣政治,和前一波金融海嘯是不一樣的。

今天我也有客人搬去越南、印尼,難道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嗎?也沒有啊。 那些地方的優點是關稅也許比較低,勞動成本也低,但龐大的供應鏈都在中國啊。中國今天敢去做這些動作,他看你也跑不掉,你到越南,也要來中國買零件啊。

所以我們在看問題時,也要寬一點來看,從六四天安門後建立起來完整的供應鏈,要在三年五年內,忽然要搬到東南亞,絕對不可能。

第三問:洄游台灣 就能躲過貿易戰火?

千萬不要這樣講,會被笑,你覺得中美貿易戰,台灣會在這之外嗎?台美不會有貿易戰嗎?

但一樣,有多少台商有本事移,回來台灣,勞工OK嗎,我們很多客人,每年都會有人回台灣考察,一講到外勞就打退堂鼓,去南投工業區也找不到地,不然就是地價爆增,很多台商自己都找不到地了,你去問,你怎麼叫他移回來,移不回來啊,只要土地勞動力問題不能解決,台商移不回來。

這是大的環境問題,不像金融海嘯會過去,你永遠不知道川普明天要幹嘛,習近平都摸不透了,想法和思考都不是一貫的,是跳躍的。他不在乎全球貿易規則,他在乎的是他的選票。只要看到他民調一直往上,就知道完蛋了,他會一直重複,因為嚐到甜頭,而且支持他的參議員都當選了,他會一直去刺激、犧牲,他不在乎,這才是我們今天最無奈的事。所以遠在這裡的大陸說我們要怎麼應對,只有「保守」而已。

我們都跟客戶說,現金安全庫存要拉高一倍,要和銀行維持好關係,把銀行額度談下來,不見得要動用,但要先談,就像防颱準備。不知道風多大,但一定要存糧,因為企業經營要長久。要等川普下台,但誰知道。

現在他(川普)的作法,你是無法有什麼對策的。

第四問:新南向擴廠呢?會是好選擇嗎?

連台塑去越南去都被欺負,你說我們算什麼東西。

我有客人說得很好,你調高25﹪關稅,沒關係,我們各分擔一半,那我們想辦法找新材料,改善內功,cost down,3年之後再做起來,這種人才會活得下去。如果看到提高關稅,就要搬廠,找其他地方,更慘,因為成本更高。 只能正面思考。要想辦去活下去,cost down的意思是優化,很多製程改善、做RD啊、用AI啊,這才是對的思維。

一個製造業要搬廠是非常可怕危險,風險很高的事情。搬到越南或中國更內地,很可怕,特別是小台商。大台商可以分散風險沒問題。

主軸應該是,所有個人和公司,都得面對一個事實,未來是超級不確定的時代。用以前的邏輯去思考以後的事,肯定會出問題。就像川普根本不在乎美國企業死活,還講什麼美國市場,這是大家最大的挑戰,要改變腦袋。

關起門說實話,多少台商有能力像郭台銘這樣跨不同區域,沒有!大家都在吹牛,在胡說八道。有能力從中國再到東南亞的有,不到10﹪。喊新南向都喊心酸的。

我客戶100家裡,有沒有10家有能力能在越南印尼等地方設廠,沒有啦,大部份台商都是中小企業,依賴單一市場單一製造地。這種不確定和貿易戰,對他們影響最大。

第五問:市場上有人覺得貿易戰打不久?

這些人還對川普抱著期待嗎,覺得川普會變回來嗎。全部的老闆最怕的不是高關稅,是怕不確定,一下課、一下不課,你告訴我,我怎麼跟客戶報價,台商真的不是在乎課關稅,關稅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美國客人付錢就好,至少轉嫁一半。

但貿易戰代表的是,未來川普繼續當總統,就會面臨不確定的經營風險,成本無法確定下來。

貿易戰的重點不是關稅,而是貿易戰引發後面的匯率及成本的變化,這是很深遠的影響。

我知道很多台商因為中美貿易,已經不願意再繼續投資了,長遠影響投資意願,這是大事,不是25﹪關稅而已。

當年台幣匯率從40升值到25元,大家還是活著,倒閉的一點。台商的韌性很強,不會是致命打擊,但貿易戰引發出的匯率變化,不確定變化,投資意願衰退的變化,才是長久影響。如果我是台商老闆,我不會再繼續擴廠,因為我根本看不到未來,不確定才是最大的風險。

第六問:貿易戰真正的自保方針是什麼?

我覺得台商應該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在過去基礎上找以後的定位,而不是說要轉業,從新開始。

我有一個客人做螺絲,他在全中國有40﹪的市佔,做到很精緻,這是台商的價值,要做精緻,在舊基礎上找到新的突破口。

還有,以前只有服務業,我很認同,台商在中國,8成都是製造。服務業很難,思維要改變,還是在賣螺絲,但重點是服務客人(數據等服務)。這才是轉型,不是從賣螺絲變賣牛肉麵。是心態上要轉成服務,客戶,供應商等,IBM就是這樣啊。

台商也一樣,危險是轉機,危險加上機會,如果只看危險就倒,也不能只看機會。所以,要重新定位自己。不要看6個月,要看1年、2年。台商在大陸很大的危機是,被這環境同化的很短視,什麼都要快,所以中國半導體起不來,快不來。

每次有人問我台商的競爭力是什麼,我都說「時間」,因為大陸企業不願意耗時間,你願意耗就贏它。

我的理論是,小企業還是要更集中才是最安全的,颱風來來挖洞躲起來,不是颱風天到處在外面亂跑,會被石頭砸死。

如果這波關稅障礙,供應鏈很少是一家帶動全部供應鏈。

我如果是台商老闆,要重新來一次,鴻海供應鏈台商,剛到深圳時才30多歲,現在都6、70了,都老了,我們跑客戶,聽到的都是,「我還要跟你打拚,從頭開始投資。」一年賺1000萬,現在新投資要5000萬,把過去5年賺的都投進去,怎麼會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