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原文刊登於《商業周刊》1621期,2018年12月5日出刊。

2019年台商的三重挑戰到位!郭董的麻煩,已經成為台商的共同挑戰,而且比我們想的更快發生。

高度倚賴中國與蘋果的台灣,風險大幅升高,現在得放眼全球,重新布局三個台商的新處境。除了讓我們看到分散產地、客戶布局的迫切性,還提醒我們:這次,大家得學做精算風險的牛仔,只有勇敢,還不夠!

客戶有人要去巴西,有人要去印尼
零組件廠不想跟:怕政治反轉、利潤太薄

鴻海的全球布局在各國雖有挑戰,然而,鴻海資源相對龐大,台灣的下游零組件廠商,就難以採取到處布局的邏輯,挑戰更為艱鉅。

最近,筆電、網通產品電池模組廠加百裕董事長黃世明,每天密集會見客戶、勘廠的行程中,有1/3是為了中美貿易戰的事。

今年6、7月開始,美國第一波對中國加徵關稅清單裡的網通業客戶就找上門,要他們提供中國製造以外的規畫,包括可行性及報價,只要求速度夠快,明年第二季前要能量產、出貨。往前推算,就是今年年底廠房、設備都要設好,才來得及做驗證。

加百裕是中美貿易戰受影響較低的廠,因為他們3年前就已經在台灣擴廠,同時也已在印尼租廠生產。然而現在要在哪加碼,還是讓黃世明頭痛。

6月開始,短短不到半年,加百裕已為了3個客戶,在台灣新增6條產線。至於印尼,他還在猶豫。「我不想貿然投入太多錢,目前有一個客戶要我們移到印尼,我還沒答應,如果現在只為了一個客戶做規畫,(規模)太大,政治風險一反轉,可能養5年、10年都餵不飽怎麼辦?弄太小,如果需求很多,2年就滿了,還要再找個新廠,很麻煩。」

「但現在麻煩的是,每個客戶說要分散風險的地方五花八門,一個要巴西、一個要印度、要東歐,還有馬來西亞或越南的,」黃世明說。

加百裕面對的是五花八門的選擇,不確定資源如何擺置才最好。但另一家零組件廠,則更擔心,一步錯、步步錯,至今不敢輕易移動。

「前車之鑑就是,幾年前筆電被品牌廠要求從上海、蘇州,移動到重慶。」(編按:因筆電出貨量下降,以機殼為例,產能填不滿,甚至有兩家西進的筆電機殼廠幾乎都收了)一家筆電關鍵零組件廠董事長說。

這家營收150億元以上的公司,除了中國,沒有第二個生產基地,而且和鴻海一樣,蘋果還是第一大客戶。這位董事長憤怒回憶:「他們(ODM廠)希望是希望,但往重慶移動時,我們就沒有去了啊!」他當年堅持不肯西進,寧可一直付運費,應付來自客戶的壓力。

「我覺得產業景氣還沒完全到底,明後年會更慘。像筆電出貨量從2億台變成1億6000萬台,並不是像HP當年要大家西進時說的會倍數成長,智慧型手機也飽和了,還會每年一直有這麼大的量嗎?而且成長的都是大陸品牌、是東南亞市場,也不用管中美貿易戰。」「反正我們量就是做少一點,要有心理準備,downsizing(瘦身)是會發生的。」他很悲觀。

台灣科技供應鏈,有人積極布局全球,有人卻消極面對。

積極者如大廠緯創與廣達。

ODM廠移出中國 新基地分散,供應鏈難跟隨

ODM廠移出中國新基地分散,供應鏈難跟隨

公司:廣達
評估新移動地點:台灣華亞園區

公司:緯創
評估新移動地點:印度班加羅爾、菲律賓

公司:仁寶
評估新移動地點:重啟備用狀態的越南廠

公司:英業達
評估新移動地點:台灣、墨西哥、捷克

公司:和碩
評估新移動地點:台灣新北市、印尼

公司:鴻海
評估新移動地點:美國、北越

整理:黃靖萱

緯創因為印度擬限制iPhone產品進口,為了這些高階手機業務,已在印度班加羅爾興建第二座工廠。「印度第一個廠都滿了,除了當地市場的開展,或中美貿易戰的外溢效果也好,在印度的開拓是必要的。」緯創高階主管強調,「以前,印度是可有可無,我們一直小量的做;現在是勢在必行,不只是為了蘋果,對依賴大陸太多的公司,都該有這樣的考慮和動作。」

廣達,則買下位在桃園的華亞園區廠房,今年7月已經在附近既有廠房買進設備開始生產高階伺服器,「從過去生態來說,如果你跟品牌說要移到越南,對方會問你,那你(報價)要降多少給我。但回台灣生產,則是可以跟客人漲價的,品牌客戶會看國家地區,給不同價格,」一位筆電供應商總經理分析。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這次跟當年西進時集體移動不同,這次大廠布局全球,後面的供應鏈小廠,卻不一定想動。意即,當年的聚落效益將難以發生,這都會連帶影響台灣ODM大廠的競爭力。

打群架的聚落威力,一直是中國能成為台商最大代工基地的關鍵。當年西進中國,單在昆山,就有4000家台商群聚,透過車程最多不超過3小時的距離,大家才能快速交換訊息與進出貨,降低成本。

一位零組件廠總經理透露,最近有一家ODM廠開始一一詢問供應鏈,跟著他們去設廠的意願,卻只有兩家點頭同意。

「我覺得,過去幾年大家在中國過得比較安逸,即使這幾年薪水漲這麼高,也沒幾家跑出去。」「像我們做零組件的,新設一個廠需要很大的設備和人力,重點是,投資這麼大,卻是為了一個不成長的產業,利潤又微薄,我們才不去。」

供應鏈多數僅願意就現有工廠,配合下游客戶擴大生產基地,在資源有限下,就算要移動,也只能在這麼多ODM客戶如此分散的製造基地裡,選邊站。

「要他們同時去這麼多地方設廠,他們當然有顧慮。要說服他們,我們選的點必須是值得他們投的,」緯創高階主管說。「最後要競爭的是,到哪裡設廠才是最長久的。」

還想博一次的企業,這次要想的不僅是哪裡有政策紅利與補助,這麼簡單。能走「長久」的布局,正在考驗著大家的精算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