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原文刊登於《商業周刊》1617期,2018年11月7日出刊。

「如果想要股市大跌,就投民主黨。」美國總統川普如是說。11月6日美國期中選舉,雖然川普名字未出現在選票上,但這場選舉卻正是對他的期中考。選後美國的政、經不確定性提高,市場恐將更加動盪。

川普政績一功一過
去管制省支出,但外交挨批

上任近2年來,川普政績可歸納為「去管制有功、貿易戰有過」。去管制部分,聯邦政府干預與管制,去年讓美國人付出1兆9000億美元代價。《經濟學人》形容美國是「過度管制」(over-regulated)的經濟。

川普上台後大力鬆綁,從放寬對中小型金融業監管,到降低能源排放限制,他曾說「每增1條新規定,就要廢除2條舊規定。」智庫美國行動論壇(AAF)統計,2018年度前十個月,美國政府鬆綁47項措施,已節省超過13億美元支出。該機構稱川普政府在節省因管制導致的政府支出「已經超標」。

另一去管制之功是減稅。去年底川普推動美國逾30年來最大減稅,聯邦企業稅率由35%降為21%,經濟欣欣向榮。2018年美國經濟成長率預計達3%,是13年以來高峰;失業率不到4%,也處於近半世紀以來低點。

川普對內拚經濟有功,對外貿易戰卻是敗筆。《華盛頓郵報》記者伍德沃德著作《恐懼》裡,大爆川普八卦,特別提到他發動貿易戰的思維: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呈上數據報告指出,中國進口不是美國工人失業原因,川普對內容「茫然不解」(I don't get it.)。顧問詳加解釋,川普不以為然大發議論,內容異想天開。經濟顧問一頭霧水反問:「總統先生,你這些想法是哪兒來的?」川普答曰:「我30年前就這樣想了。」這些想法正是目前川普打貿易戰思維。

某次商務部報告指「中國若要打擊美國,只要停止賣抗生素即可。」幕僚建議川普不可因削減貿易赤字,就停止進口中國抗生素。川普說可改向別國進口。幕僚曰:「美國不買中國抗生素,中國可賣給德國,我們再向德國買,結果對中貿易赤字下降,對德貿易赤字卻提高了。」川普的反應是「表情呆滯,無言以對」,最後仍無視專業對中開戰。曾任川普國務卿的提勒森曾稱川普是「白痴」。國防部長稱川普對外交的理解力「像小學生」。

二度減稅變更難
打擊投資信心,美元恐轉弱

川普這2年的功過,都在這次期中選舉被選民檢視,美國的政、經情勢在選後也將有變化。一是新國會若不再全由共和黨掌握,川普遭彈劾的可能性升高;二來他拚經濟將因此受阻。

期中選舉前,川普與共和黨領袖發表聯合聲明,將在新國會開始後,推動對中產階級減稅10%的法案。新國會若不再由共和黨獨大,川普推動二次減稅難度將大增,其他拚經濟之舉也將受阻。

這將打擊投資者與企業信心,股市亦將因此震盪。券商TD Securities認為,在這些不確定下,金價將因此上漲。另一變數是強勢美元。近來美元走強,原因之一是美國經濟成長耀眼。法國巴黎銀行認為,若川普拚經濟遭新國會阻撓,強勢美元將難以為繼。

此外,選後的新國會可能施壓川普加速推動「印太戰略」,強化美國在亞太區力量,特別是圍堵中國。

川普上任近2年,將「對中強硬」塑造成共和、民主兩黨共識。今年8月兩黨議員贊成一項法案,加強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權限,阻擋中資入美。10月初國會幾乎無異議通過《更好利用投資引導開發》法案,與「一帶一路」對抗。

今年在中共建國69週年前夕,美、墨、加三國達成《美墨加貿易協議》,不准締約國和「非市場經濟國家」簽自貿協定,此乃圍堵中國的最新舉動。目前白宮決策機器皆由「仇中派」掌握,期中選舉後,這種態度不會一夕逆轉。

美國期中選後 全球新動盪期來了!
川普支持度,一年增加4.9個百分點 (圖表製作者.楊少強)

歐盟也成美國之敵
歐官員:「這令我們緊張」

除了對抗太平洋對岸的中國,大西洋對岸的歐盟也將是美國目標。在貿易上,川普將歐盟視為美國之敵,鼓吹對德國進口車加徵關稅。歐洲議會外交委員會前主席布羅克對《德國之聲》表示,期中選舉後,川普在國內改革受阻,將更專注於外交,歐盟將成為目標,「這令我們更加緊張。」

德國外交關係理事會政治學者布拉姆認為,新國會下的美國,貿易戰恐怕不會減緩。因為不僅民主黨長期支持保護主義,「現在不同的是,川普為共和黨也帶來保護主義之聲。」期中選舉後的美國,將成為世界政經局勢一大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