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原文刊登於《商業周刊》1607期,2018年8月29日出刊。

「青山綠水,就是金山銀山」、「生態興,就是文明興」、「加大力度推進生態文明建設、解決生態環境問題,堅決打好汙染防治攻堅戰。」這些口號不是村里資源回收的標語,而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自去年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以來,多次針對環保議題的發言。

中國,正逐漸從「世界工廠」轉型「世界市場」,近幾年為解決空汙、廢棄物汙染等問題,採取限制排放廢棄物、勒令停工等激進手段,甚至要求地方首長「認領」河川,若整治不成功,不僅得被革職,後續還會面臨行政責任的檢討與懲處。

此舉雖讓中國霧濛濛的天空放晴,但也讓不少台商因過於人治、無所適從的環保法規,逐漸撤離中國。在貿易戰催化下,若這些製造業廠商回流台灣,會否換台灣面臨汙染風險,打起「藍天保衛戰」?

從業者、公民團體到永續發展專家都認為,台灣法規比起歐美雖未盡完善,但已相當完備,也不比中國鬆。癥結往往是政府缺人力或顧慮經濟發展,執法時有漏洞。

主張一:資訊全攤在陽光下
違規造假、停工復工應讓全民監督

參考國內外經驗,台灣若不想讓回流的「鮭魚們」染黑天空、混濁河川,有三個原則可注意。首先是不只倚靠政府,而要讓資訊公開,全民監督。

中國曾獲選《時代》雜誌「2006年全球最具影響力100人」的環保人士馬軍,他創辦的環保團體「公眾環境研究中心」,從12年前開始擷取、整理各級政府公布的廠商汙染違規資料,畫出「中國水汙染地圖」、「中國空氣汙染地圖」,運用輿論壓力,讓全民一起監督違反環保法規的工廠,使上千家汙染企業改善違法行為。

去年初,台塑六輕被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舉發,其空汙數據申報不實,並遭雲林縣政府追繳空汙費達10億元。公民團體得以揭弊,便是因為台塑安裝排汙連續監測設備後,民眾可以到環保署空氣品質監測網,追查即時的空汙排放數據,大家因此戳破台塑將2萬5000筆空汙超標排放紀錄標記為正常的造假情形。

「只靠政府,它一天可查幾個工廠?它有多少人力?越把資訊透明,把廠商過去違規的紀錄都公開,攤在陽光下,才能讓全民一起監督,從根本之道解決問題。」地球公民基金會高雄辦公室主任李翰林呼籲,政府應加強開放環保相關資訊,甚至讓公民有權利參與停工工廠的復工審查。

主張二:用市場機制做環保
從製造到消費端都關注是否夠「綠」

其次,則是在商言商,鼓勵民眾用市場機制來制衡廠商。

安侯永續發展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黃正忠觀察,在環保意識興盛下,從代工廠的品牌客戶到消費大眾,其實都在意自己的供應鏈、所買的商品,是否夠「綠」。

例如日本汽車大廠馬自達8月上旬傳出油耗與排氣測試造假後,股價持續下探,目前已跌到近2年來新低。「日月光發生事情(指排放汙水事件)前,會覺得環境議題是工安環保部門負責,沒想到事情發生後,引發社會各界跟客戶關注,變成重要議題,公司所有高階經理人都要有敏銳度……,很多公司平常覺得無所謂,一旦發生事情,才知道環保風險控管的重要性。」黃正忠表示。

5年前,一群公務員揪出日月光排汙水疏失,全台關注。如今,它強調一滴水要用3次,更把環保風控列第一要務。
5年前,一群公務員揪出日月光排汙水疏失,全台關注。如今,它強調一滴水要用3次,更把環保風控列第一要務。 (攝影者.賴建宏)

主張三:政府得先訂出標準
租稅、土地到能源補貼都可利用

最後,從源頭利用政策工具,篩選回流廠商。雖然現行法令下,只要廠商沒違法,政府很難禁止特定廠商回台設廠,但一位卸任的次長級官員表示,政府其實有租稅、土地、能源等等政策工具可以使用,讓業者知道怎麼樣的產業回台是受歡迎的,哪些廠商則不會得到政府幫助。

重點是政府得訂出標準與主張。如德國南部小城弗萊堡,就以太陽能和永續觀光做為城市發展重點。一個22萬人的小城,有數十家太陽能相關企業,全歐最大太陽能光電展Intersolar曾多次在此舉辦。

「當然投資數字還沒有很好時,政府也不敢明確表態,但如果要做先進國家,就不能有太多妥協,否則過去我們嘲笑中國是流血式經濟成長,現在反而我們犧牲環境做流血式經濟成長,這不是好事。」該卸任官員表示。

我們多重視環境、付出多少行動,也決定了這座島嶼有多「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