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不喜歡去大學演講,而是過去有太多奇怪的經驗。我的專長在企業,真的不擅長面對大學生,更別說高中生、國中生,甚至國小都曾經在我陸續出版五本實體與影音書籍後來邀訪演講,兩年來接過百次以上的邀訪。

大部分的邀訪多半一開始就被我婉拒,最後真的去大學裡面講的場子不超過十分之一,大多數都是很棒的經驗,但也有很詭異的經驗,我想跟大家談談以下印象非常深刻的三場經驗。

消失的130名學生

一所我夢寐以求進入的大學,邀訪時就被我以「時間衝突」理由拒絕,承辦老師與同學仍然不放棄,學校在過程中精神可嘉,隨即給出一個時間,希望他安排150人以上的同學參與,他說沒問題,願意盡力而為。我也提醒他,所有的大學約訪,若人數不足,我很難對出版社交代,也請他在投影設備與音響及場地上多多幫忙。

演講前一天經過確認,有176人報名,我想打個折應該也是150人上下吧?演講當天,傍晚五點半就到教室,六點半要開始演講,現場只有30人左右,硬撐到七點鐘,台下只有42人,只好勉為其難上台演講了。人數雖然不是演講重點,而且聽講同學都很積極,問題是,其他的130人都去了哪裡?我因為兩岸行程滿檔,總希望好不容易挪出的時間,能夠有更好的發揮。今天,我失望了。

更讓我難過的是,這所國立大學的演講階梯教室,沒有無線麥克風,投影機「霧」到不行,雖然我還是很用力把演講講好,但對演講品質要求甚高的我來說,這些都是不及格的。

雖然身為職業講師不該有情緒,但學生應該看出我有小小的不悅,演講回家後至今,從來沒有接到學生或職員道歉的信或是電話,一次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