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作為中國通訊業的標竿公司、世界前500大企業,自然是中國985、211等頂尖大學的理工科畢業生,心中的「夢幻企業」。在全球有18萬名畢業自中國頂尖大學的華為員工,並不稀奇,稀奇的是裡面的一張「台灣臉孔」。

這張「台灣臉孔」,是台灣技職體系出身、今年27歲的李璟。李璟五專念文藻英文系,二技念台北商業大學國際商務系,最高學歷是台科大科技管理研究所,並透過台科大與澳洲昆士蘭大學的學術合作,取得兩所學校的雙聯碩士。

李璟沒有過人的學歷背景,也非理工科出身,他為什麼能雀屏中選、甚至當上華為視為第一主力的客戶經理?

一切都得從前年說起。

當時李璟將從研究所畢業,他透過華為官網發現他們在進行校園招募,儘管上面註明「限中國籍應屆畢業生」,他還是投了履歷。李璟印象深刻,畢業典禮當天他收到華為的面試通知,面試地點在中國深圳的喜來登飯店。

到了報到現場,李璟估計有近1千多名「中國籍」應屆畢業生來應徵,只有他一人拿台胞證報到,讓工作人員有些不知所措。「但這就是很模糊的地方,因為政治關係,華為不能說我不是中國籍。」因無法清楚定義的政治關係,李璟得以進入第一關團體面試。

闖進華為的關鍵:實習經驗

面試過程中李璟發現,在台灣稀鬆平常的實習經驗,在應徵華為時卻是一大加分。

「他們競爭太激烈了,就算是頂尖大學學生,也很難爭取到有名企業的實習機會。」於是,曾在HTC行銷業務部門實習2個月的經驗,為他的履歷加分;加上李璟不受華為的徵人條件限制,仍嘗試爭取面試機會,在面試主管眼中,他的舉手投足已完全體現「狼性」兩字。

這樣的「狼性」人格特質,為他掙得進入華為總部的入門券,成為當期唯一一個被錄取的「台灣應屆畢業生」。不過進入華為總部後,李璟才發現,擁有「狼性」是基本條件,因為每個中國員工都有。

一匹台灣狼,到華為卻像是沒牙齒的狼

初期3個月的入職培訓,所有新進員工,不論任職為何,都必須熟讀華為產品的相關應用理論與知識,像是無線基站概述與場景、數據中心部署與配置、雲計算原理與架構。公司2、3天就會舉辦一次考試,成績排名在末位10%,就會遭淘汰。

相較中國理工科畢業生,文、商背景出身的李璟必須花雙倍時間,熟讀這些理論;但他沒想到的是,這些畢業自中國頂尖大學的同期新人們,居然跟他一樣也每日挑燈夜讀到凌晨4、5點。

李璟觀察到,華為內部有各個頂尖大學的縮影:上海交大幫、北京清大幫、中國科大幫。每天晚睡早起,是這些全省排名前0.01%的菁英們的日常寫照,而這些同儕最常和李璟聊到「台灣的圖書館」。

「有些同事有台灣交換經驗,他們認為在台灣讀大學是全世界最開心的事。」他們跟李璟分享,中國大學的圖書館不論什麼時期,永遠高朋滿座,座位供不應求,得和另一名同學24小時輪流使用,「不像我們,只有考試前一、兩周才會爆滿。他們從小就是這樣一路鬥倒別人拚上來的。」

原以為自己已經夠「狼」了,結果在這群菁英面前,李璟就像一匹沒牙齒的狼。儘管他們習慣與人競爭,但李璟說,在華為的績效政策引導下,每個人都是為公司利益著想,不為自己。

華為績效導向,養出一隊集體行動的狼群

「我們的狼性是對外奮不顧身地進攻、對內群體奮鬥。」

華為的客戶經理被李璟形容是「最狼」的職位,他們向外拓展市場時,最重要的手段就是搬遷對手的設備,讓客戶改採用華為設備;客戶經理背後則有一支團隊,隨時等候指令、隨機應變。

例如,李璟早上10點先到客戶辦公室拜訪,透過旁敲側擊的問話方式,得知客戶需求之後,將需求告知產品行銷經理、服務經理,他們趕緊開專案分析會,為客戶制定一套完整的端到端解決方案,下午李璟就到客戶公司做報告分析,快速滿足客戶反映的痛點。

在華為,公司利益與員工利益是一體兩面,專案做得好,大家就能分到錢,「獎金分紅一定會到有在做事情的人手上,所以大家都很團結。」

李璟也因為懂得爭取參與大型專案、增加曝光率,在2017年為部門創造121%的年營收成長率(Year over Year),更在今年上半年完成全年訂單目標的70%,因而被部門舉薦,榮獲華為明日之星的獎項。

一般來說要入職3年才能外派,不到1年的時間,李璟就爭取到中美洲的外派機會。

台灣狼闖華為的體悟

正如他忽略華為的徵才限制,照樣積極爭取面試機會,引領他一路往上爬的,就是他言談中常提及的「狼性」二字。一匹台灣狼,闖入一群從小就在競爭的狼群,才知道自己的牙齒還不夠利;因為加入跨國企業,得以打開他的眼界,發現自己的渺小。

若認為自己也有這種狼性,想試驗爪子夠不夠鋒利,西進可以是個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