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過濾版」搜尋引擎計畫,引發Google員工在公司內部的反彈聲浪!

科技巨擘Google為了能重返中國市場,秘密進行一項「蜻蜓計劃」,被調查性網站《The Intercept》揭露,Google藉研發「過濾版」搜尋引擎,期望能夠重返中國市場。消息爆出後,先是引發Google內部研究員Meredith Whittaker在推特上破口大罵WTF,但這則推特貼文很快就「無聲無息」地下架,Google高層更趕緊封鎖跟中國市場計劃相關的文件。

Google員工開始透過公司內部通訊系統的問卷調查,投票選出高層必須在會議中回答的問題,包括「Google是否失去了它的運作道德方針?」並要求知道更多有關「蜻蜓計劃」的資訊。

他們更打算透過每周的例行晚間會議,質問Google執行長皮蔡(Sundar Pichai),有關這項具爭議性的計劃是否屬實,但上上周會議卻取消。公司發言人Rob Shilkin向《紐約時報》表示,會議取消是因這是夏季定期的休息時間。

但員工們擔心的,是這家企業的迂迴態度,是否暗示未來的領導方針將變得愈來愈不透明。Google員工因不滿公司秘密為中國建造「過濾版」的搜尋引擎,已於當地週四(8/16)發起聯名簽署書。

聯署書裡寫到,原「堅守維護人權」立場的Google,現在卻願意遵守中國的審查制度要求,「引起急迫的道德爭議討論」。他們要求公司要更透明化、讓員工更有參與感、更開放的程序,以確保自己面臨道德決策時有相關資訊,了解自己正在建置的是什麼,並向他們解釋清楚「蜻蜓計劃」。

這封聯署書在Google內部流傳,現已有1,400名員工簽署。

《紐時》刊出聯署信後,向Google詢問評論,但Google拒絕就聯署信、「蜻蜓計劃」或其他計劃作出回應。

上周四的晚間例行會議,內部員工終於能向公司執行長皮蔡等高層提出質詢。《紐時》取得皮蔡在會議上的發言:「假如我們要把工作做好,就要嚴肅地思考如何在中國大陸做到更多。儘管如此,我們距離能在中國大陸推出搜尋引擎,還差很遠。」

當皮蔡及Google共同創辦人Sergey Brin發現他們就「蜻蜓計劃」的回應被轉載至推特後,就立即終止了會議質詢環節。

儘管現在Google搜尋引擎回歸計劃還停留在臆測階段,但從退出中國這8年來,Google在中國的公司業務從沒停止運作,並不斷利用各種方式,暗地裡逐步拓展中國市場。

去年Google藉由中國饒舌歌手歐陽靖的名氣,拍攝Google翻譯商業廣告,對於當時剛在中國境內上線的Google翻譯,起了推波助瀾的效果。這也是時隔7年之後,Google首個重回中國市場的產品。

同年年底,在Google中國開發者大會上,Google雲端人工智慧、機器學習首席科學家李飛飛宣布,Google AI中國中心在北京成立,由李飛飛和Google雲端研發負責人李佳共同領導。

《華爾街日報》也指出,Google藉助眾多的中國合作夥伴,逐漸壯大其在中國的聲勢。例如中國智慧錶公司「出門問問」,旗下的智慧手錶、智慧音箱,都仰賴Google免費提供的AI開發工具TensorFlow。出門問問的銷售團隊也想藉由購買Google的廣告,鎖定中國以外的產品使用者。

愈來愈多的中國應用程式開發者、製造業者和廣告商,接受Google的工具和協助,依賴Google接觸全球顧客,同時Google在中國的業務也悄悄地在擴大,雙方可謂互利互惠。據《紐時》指出,現在Google在中國的員工數已超過700名。

Google不喜張揚、避免鋒芒太露的態度省掉了許多麻煩,而能夠繼續「悶聲發財」;相較之下,社群媒體巨頭臉書創辦人祖克伯(Mark Zuckerberg),則是極盡使用各種手段,多次游說中國高層,希望能將業務拓展至中國。

從2007年註冊Facebook.cn網域以來,祖克柏做了許多嘗試想進入中國市場,包括要求習近平在國事訪問期間,為他的女兒起中文名,和中國大學生用中文溝通,甚至展示自己在天安門廣場慢跑的照片。即便如此,其業務依然受阻。

臉書今年在中國杭州設立子公司,但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註冊的訊息被刪除,核准也遭中國政府撤銷。有傳言稱,臉書這次失敗,是因中央官員氣憤浙江地方官員,沒有事先密切商量就放行,因此意見分歧,導致撤銷核准。

這個離奇事件凸顯國際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的困難,也反映中國官僚體制的複雜,一家外國大型公司想在這裡擴張,必須遊走於中央,到省、市等龐大體系。

中國對網路的管控本身不透明,網路輿論也會隨時變動。Google想透過研發中國版的搜尋引擎,向中國高層釋出誠意,以望能夠重返中國市場;但Google要如何與中國各級政府部門打好關係、又能滿足中國政府時而變動的管控要求,才能避免重蹈臉書覆轍,將是一大難題。

「你永遠無法滿足審查單位,尤其是在中國。」香港立法會議員、香港互聯網協會創會主席莫乃光,接受《紐時》採訪時這麼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