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記得第一次在美國看到台式補習班的時候。

那是10年前,我還在念大學時暑假去拜訪親戚,我跟我舅舅在車上,開車經過一個多半是台灣、香港或中國第一代移民居住的區域。

我的窗戶對面有一家小商店,看起來很像台灣補習班,上面寫著「專業私人教師,專教國高中的高級數學和科學」,在那些英文標誌下面有句中文:

「補習班」

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第一次我真的在美國看到「補習班」這三個中文字。

我對舅舅說出這點,他笑了:

「那些補習班約五年前開始出現在這附近,就在新的台灣和中國移民開始搬過來的時候。亞洲父母都有一樣的心態:他們依最好的學校來選住的地方,讓他們的小孩有很高的機會進入最好的大學。結果整個社區和超過10個附近的區域以及10個不同的高中,現在有99%的學生比例是亞洲人。有中國人、台灣人和一些韓國人。沒有白人、墨西哥人或是黑人學生。這些亞洲學生全都在12或13歲的時候來這裡。

這些學校本來是以好的大學錄取率聞名,但現在這些亞洲父母來了,結果真的有點極端。好處是,因為競爭更激烈,現在每個學生的成績變更高。立刻,各種類型的補習班,從數學、科學甚至到鋼琴都開始出現,全都由亞洲人開,亞洲人去上課。許多原先住這美國人乾脆搬走了。

但美國的大學不是那樣運作的,只因為你們全都來自洛杉磯一間比較好的學校,不表示柏克萊會自動錄取所有畢業自那所學校的學生。他們希望多樣性,代表不同學校、州和家庭背景,最終導致所有亞洲父母因為讓他們彼此競爭而像是在殘害自己的小孩,甚至讓每個人更難有個正常的童年,也很難被錄取。

現在情況已經更糟了,我知道很多亞洲父母在中學的時候就開始送小孩去上高級數學補習班。在正常美國教育體系,學校下午三點放學,然後你應該去外面玩和探索,但是亞洲父母永遠希望他們的小孩很『特別』,能高人一等。」

時間快轉,我和一個高中老朋友碰面,他剛好是早期教改時程規劃時,接受面談學生之一。他那時14歲,被政府邀請回答關於中學壓力、入學考試,以及學生想要如何減輕負擔,提昇創造力和多樣化,減少補習班和死背情況等等問題。他被邀請上電視,在公關活動上發言,而他的回答被專家收集以便制定更好的政策。

那是16年前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