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問世滿130年,現正面臨自我改造的一刻。

1886年,德國工程師賓士(Karl Benz)為他發明的內燃機三輪車註冊專利,成為史上第一位汽車發明人;1908年,「為世界裝上車輪」的福特(Henry Ford)推出全球第一輛平價車款,掀起運輸業及美國工業革命。

Google、特斯拉帶頭衝


共同目標:篡位駕駛座

130年來,進化,一直是汽車業的標準口號,全球車廠在提升性能、強化外觀、升級內裝較勁超過半世紀,直到2009年,進擊的戰呼突然竄出,科技一哥Google帶頭喊衝的刺客軍團,包括電動車之王特斯拉(Tesla)、中國搜尋霸主百度、叫車軟體天王優步(Uber)、自動駕駛系統龍頭行動之眼(Mobileye)等,從四面八方圍剿傳統車廠,屆時這些車廠可能淪為硬體代工廠的傭兵角色。

這一幕,不是危言聳聽,從權威產業顧問麥肯錫(McKinsey)、投資銀行研究部門,到網路女皇米克(Mary Meeker)的趨勢預言,甚至車界龍頭的警語,都指向一個變局:2016年,是傳統車告別黃金時代的開始,最快2020年,科技車就要接管道路。

車的定義變了!


整輛車,像一部聲控電腦

首先,科技將徹底顛覆車的定義。2016年6月初,米克在矽谷一場公開論壇中預言,未來車與其說是「車」,毋寧說是「電腦」,但更精確來說,是「螢幕」,可以是手機、筆電,甚至是智慧腕表。它取代當前安裝在所有車上的儀表板。

她的想像,德國汽車大廠BMW許諾「下一個百年願景」的未來車似乎已落實:儀表板將由800個三角裝置組成的螢幕取代,提醒路況時會亮燈閃爍;方向盤演化成搖桿,切換成全自動駕駛模式時會收進中控台;整片擋風玻璃變身一大片擴增實境的顯示器,隨時標示前方路障、移動的行人與車輛。

乘車模式也完全推翻。米克推斷,人手從輸入或手寫鍵盤解放,對著智慧腕表說出指令就能操控一部行動電腦;所有需要動手動腳的環節都被隱藏了:車門把、各種裝置開關、油門、煞車踏板等,幾乎沒有存在感。

此外,這部行動電腦的外觀再也不必是一部車子,為了極大化內部空間,甚至可以是一個「大箱子」,好比已經在路上實測的Google Car原型車,或是賓士設計成看似太空艙的未來概念車。

不只是駕駛者,一旦自動駕駛成真,如何讓其他乘座者也能善用乘車的時間,都使得未來汽車在內裝、配備、視聽娛樂上,有無限的想像。它可以是個人的行動辦公室、親密伴侶的獨處天地、三五好友的聊天密室,甚至是全家人的戶外客廳。原本汽車最主要的運輸功能將退位為次要考量,車安系統則躍為創造歷史的第一道里程碑。

生態鏈變了!


全數位化,硬體要聽命軟體

2016年初,麥肯錫發布報告《汽車變革》,預測更長期的演變:至2030年,商業模式翻新,共乘、自駕與聯網能力將使新車銷量僅微幅成長,但新增的服務相關營收可望增3成,達1兆5千億美元(約合新台幣48兆元)。

這個美好願景應驗的順序依次為:健全的自動駕駛車(以下簡稱自駕車)生態系統,娛樂居首的共享服務商接手扮演吃重角色,最後是全新的消費者習慣形成社會風氣,進而刷新城市形態,終至改變政府決策。

健全的自駕車生態系統,從「軟硬體整合」,最後「讓硬體聽命軟體」,達成全數位化的境界。因此,包括核心骨幹的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以及影像辨識、地圖成影、車間通訊等相關功能,都是未來汽車差異化的關鍵要素。

簡單來說,ADAS是一種偵測示警系統,為車主分析車體運作狀況、車外環境變化等相關資訊,若有危急狀況必預先警告。花旗銀行分析師麥克里(Ita Michaeli)比喻,ADAS好比當年的iPhone,車主一旦嘗到方便、安全的甜頭就再也回不去了。

獲利模式變了!


賣共乘服務,比賣車好賺

一旦未來車的安全與性能無虞,共享、共乘服務這種經濟行為,將重新定義私領域與所有權,還有車廠的獲利模式。

初創企業顧問史塔克(Erik Starck)想像5年後的光景:共乘、共享服務商不僅量身打造租賃或商品交付服務模式,而且因為自駕車零人力成本、低維護費用與能源消耗,使用率甚至接近100%,收費已非平價可以形容,而是低廉。

他試算,服務商買進一輛自駕車的成本是2萬5千美元,假設每天行駛24小時、每週開7天,運作5年的話,維護費用約為每月200美元,燃料費用也是200美元,這輛車每月的總成本約820美元。若以使用率50%、依高峰時段費率計算,服務商可以賺取30%利潤。

隨著上述習慣改變,城市樣貌也將煥然一新。麥肯錫指出,一個城市若屬於高人口密度、高經濟發展及高繁榮程度的「三高」標準,轉型最先發生。

本文摘錄自商業周刊1499期 駕駛人再見!2020年自駕車接管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