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訊軟體Snap,在去年首次公開發行(IPO)時,出售了34億美元沒有投票權的股票,在股東之間引起了軒然大波。

對許多投資人來說,這只是又一個跡象,說明長期「一股一票」原則正在被公司侵蝕。

Snap IPO之後的幾個月,越來越多的投資人表示反對全球公司治理標準降低,並警告股東應該對公司有決策權。

歐洲最大的金融機構之一標準人壽安本集團(Standard Life Aberdeen)環境社會治理總監Deborah Gilshan表示,「一股一票是企業治理的基石,一直以來,股東應該擁有每一股的投票權。」

資產經理人被要求監督企業的壓力不斷升高,促使他們關心公司股權不平等的問題。許多退休基金和其他客戶愈來愈常要求基金經理人,確保其投資企業對股東負起責任。

全球投資專業機構CFA亞太區主管梁家恩(Mary Leung)說:「我們看到投資人和企業間互動愈來愈深入頻繁,如果因為投資人權利變少而衰退,將會很可惜。」

30年前,雙層股權結構(又稱同股不同權、雙股制)並不常見,通常只出現在家族企業,例如韓國的三星、瑞士的醫療保健公司羅氏(Roche)、瑞典的零售商H&M。但情況在Google 2004年決定上市後,發生了變化。Google的IPO並非按慣例讓每個股東都有一股一票的投票權,而是採用雙股制,讓一些股東比其他人更有發言權。

隨著其他西岸公司跟隨Google的腳步、科技集團估值快速成長,採用雙股制的公司開始在許多指數中佔據較大的比例,這些指數是投資人用來參考的重要基準。2004年,擁有不平等投票權的企業僅佔MSCI的4%,現在這個數字已上升到10%。

監管1兆美元資產的英國法律綜合投資管理公司(LGIM)經理Rob Dowling表示,投資者越來越擔心這種比例轉變,「當採不平等投票權的公司在市場上的佔比較小時,雖然不太理想,但還不構成太棘手的問題。但隨著這類公司的比例增加,這已經成為一個大問題。」

梁家恩表示,公司治理趨勢之所以迅速轉變,是因為皮采(Sundar Pichai)領導的Google和祖克伯領導的臉書,「由於這兩家公司非常成功,很多公司都希望效仿它們,所以無論雙股制是對或錯的決定,都已被視為成功的一部份。」

另一個例子也顯示,許多大型投資人正因為雙股制而逐漸失去他們的戰場,Dropbox今年以不平等投票權上市,B股每股有10票,A股每股只有1票。

這些創業家認為,手握公司決策大權,就不用回應股東只看短期利益所提出的要求,而可以做出對公司長期而言有利的決策。但梁家恩認為,雖然在上市時雙股制可能有它的意義,但最終應該逐步淘汰,「我們相信一股一票仍是黃金原則。」

美國、瑞典、德國、韓國和巴西,都有很多雙股制公司,而現在全球的其他國家正在跟進。

香港今年就修改了法規,允許公司用雙股制上市。這項改革出爐前,香港證交所剛失去阿里巴巴上市案這筆大生意,這家中國電商巨擘選擇在紐約上市。新加坡預期會在未來幾週內做出類似的法規調整,其他國家的交易所也正在考慮跟上這個趨勢。

「隨著香港改變法規,新加坡緊隨其後,將啟動連鎖反應,不知道接下來會是誰。」「對我們來說,這是非常令人擔憂的。」梁家恩說。

英國投資協會(Investment Association)公司治理總監Andrew Ninian也以「逐底競爭」(race to the bottom)形容全球股票交易所接連降低上市門檻,以吸引擬上市企業的趨勢。他認為,在這樣的局勢下英國必須堅持強而有力的原則來保護投資人。

目前投資人在遊說改善不平等投票權方面,確實取得了一些進展。去年Snap的募股事件之後,通常被基金經理人用來衡量的幾家指數,決定將Snap除名。FTSE還稱,它將排除沒有給予股東至少5%投票權的股票,並計劃今年進行更進一步的調整。

標普道瓊(S&P Dow Jones)也不再接受多股制的公司加入指數,包括美國大型公司指數標準普爾500指數,不過現有的波克夏海瑟威和臉書可保留。

今年1月,MSCI也在研議後初步決定,雖然繼續在指數中包含不平等投票權的股票,但會調整這些股票的權重,以反映其流通在外之股票籌碼和一般股東的總和投票權,預期將在下個月施行。

LGIM公司治理總監Sacha Sadan表示,他支持這些指數提供商的舉動,認為投資鏈中的所有參與者都必須停止降低標準,是很重要的事。

然而,也有反對的聲音,像是全球最大投資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就表示,治理標準應該留給監管機構處理,而不是在指數中除名某些企業來改進。

第二大的領航投資(Vanguard)也說,公司基本立場是支持一股一票原則,但涉及指數時,「我們認為有投票權限制的公司不能被排除在指數之外,」「如果一個指數意圖代表市場,那麼符合既有規則的公司都應該包含在內,而且要用適當的加權反映其市值。」

另外,也有人認為,應該減少會讓公司想採取不平等投票權的誘因。他們舉臉書的例子說明,過去臉書的成功讓人誤以為不平等投票權是正確的治理模式,但事實證明讓許多股東減少發言權,會造成很多問題,最近個資被盜用的醜聞就是一例。

安本集團的Gilshan補充,「如果你與一家投票權不平等的公司合作,你的意見就越難被採納。」美國加州教師退休基金(Calstrs)的公司治理投資組合經理Aeisha Mastagni本月表示,現在是臉書投票結構有所改革的時候,「是時候該結束雙股制了。」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