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讓人類世界更好,但有沒有可能在某一天,取代上帝,甚至人類?

以《達文西密碼》一書走紅的作家丹布朗,擅長用歷史、宗教、藝術鋪陳小說情節,在新作《起源》卻用「很未來」的方式想回答古老的問題:我們從哪裡來?又要往何處去?

這本書,是他小說的知名虛擬人物羅柏.蘭登系列的第五本作品。有別於前幾集如《地獄》或《天使與魔鬼》中,用上鍚安會、光明會等存在史料書籍中的神秘古老組織,這次他大量納入當紅且新穎的量子電腦(Quantum Computer)、人工智慧(AI)、基因工程題材,甚至引用麻省理工學院物理學家傑瑞米・英格蘭發表的物理學實驗來解釋問題謎團;他更在書中大膽提出假設:未來人類世界將因AI與科學發展出現全新的物種。

羅柏.蘭登,這個由丹布朗創造出的哈佛大學符號學者,在《達文西密碼》中是不斷解謎的英雄,這次在書中被另一個主角,以量子電腦創造出的AI助手搶走不少戲份。

丹布朗不是以AI為主題創作文學或電影來描繪未來世界的第一人。電影、《A.I.人工智慧》、《機械公敵》,甚至是日本知名動畫《攻殼機動隊》中,AI與科技發展,都衝擊著人類社會。這類作品不免俗的都探討一個共通主題:AI讓人類的生活更好,但是否可能帶來破壞性的毀滅,甚至取代人類?現實世界中,英國知名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也曾提出同樣的疑慮,「AI可能是人類最好的或是最壞的事情」,需要監管和立法。

「毫無疑問,是的!」在小說中對AI發展持正面看法的丹布朗,在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吐出了這個讓我們意外的答案。

「如果我們不小心的話,我認為(AI帶來毀滅)是很有可能的。例如生化武器,稍有不慎,可能毀了我們的世界,」丹布朗說。

他在寫《起源》一書時,曾與巴賽隆納超級電腦中心的科學家討論相關問題。當時他很天真的提問:「我不懂我們為何要擔憂AI?我們難道不能在程式中設定AI只做對人類好的事情嗎?」

結果,引來在場的科學家哄堂大笑。

對方說:「是啊,如果AI說,人類的人口過盛,預測二十七年後,你們將耗盡食物與水,因此,為了你們好,我們必須殺了一半的生物來幫助你們呢?」

「啊哈,OK,當下我就懂了,」丹布朗一邊搖頭,一邊笑著說。

「未來,我們的世界會變得更快、溝通更有效率、語言隔閡也會消失,就好比你們說中文,我聽起來是英文,世界會變得非常非常『小』⋯⋯」丹布朗描述了他對未來世界的想像,他還舉例,例如,自駕車的發明,可以減少車禍事故,讓人可以一邊移動一邊閱讀;又或者,AI的演算,可以更有效率的使用能源,減少資源浪費、消滅疾病等等,「但,就像我們的很多科技發明一樣,例如核武、基因工程學都被管制⋯⋯,你想想看,如果科學家為了發展一種新的肉品,結果搞砸了家牛(cattle)的基因,結果會是怎麼樣呢?」

即便丹布朗認為AI科技有可能帶來毀滅,但他的態度更積極樂觀。「我的希望是,當我們發展出這樣全新的物種(指人類與AI結合)時,我們還能保有人類最好的東西,包括創造力、愛、同情心、好奇心,我們因為AI變得有人性,而不是變得像機器人⋯⋯」丹布朗樂觀認為,人類會很聰明的而非盲目的發展科技。

丹布朗的小說主題,經常圍繞在兩種理論體系間的辯證:宗教與科學。這源自他的家庭背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母親,以及一位對數學狂熱的數學家父親。母親在餐桌上禱告、讚美主,父親卻用小胡蘿蔔教他如何切出完美額圓錐體。「這讓我從小就有精神分裂的感覺,」丹布朗開玩笑說。

九歲時,他參觀一場科學展,第一次認識了達爾文的進化論,「當時我看到人猿演化為人,我有點困惑,」他說,因為宗教說上帝在七天內創造地球,人類是在亞當、娃後出現的,於是他去問神父:「哪個說法是真的?」

對方卻告訴他:「好男孩不應該問這種問題』」,這個回答,反而激發他的叛逆心,「從那之後,我就一直問、一直問、一直問,《起源》這本書,就是在探討這個問題。」

當然,挑戰宗教與信仰的敏感神經,也讓他飽受宗教團體攻擊。他的暢銷作品《達文西密碼》在二〇〇三年問世後,引來梵蒂岡大加撻伐;這回他引用科學理論質疑神造萬物的宗教根基,同樣也引發爭議。

他在新作中援引物理學家傑瑞米・英格蘭的物理學實驗解釋生命起源,卻促使英格蘭親自投書《華爾街日報》,公開批評丹.布朗「不能援引我來否證上帝」。

「我確實跟他在一場午餐上討論這些話題,但他發表這篇文章,並非只針對我,也是針對其他報導他理論的科學期刊提出說明,」丹布朗說,「他堅守信仰,這是我非常尊敬他的地方。」

「其實,『爭議』是比『對話』更強烈一些的字眼,」丹布朗解釋,一路以來,他的作品引發不少爭議,但對他而言,藉著小說中不同人物提出對事物的不同觀點,進而促進對話,正是他想做的事情。

在五月二十六日的一場演講中,有讀者問他:真、善、美,你的優先排序會是什麼?「毫無疑問,事實是最重要的。」絲毫沒有遲疑,丹布朗拿起麥克風秒回。

或許,藉著作品探究真理,對丹布朗來說,也是一種「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