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AI(人工智慧)技術,即將影響美國人的生活。

AI革命,過去常被視為以機器人或無人機來代替人類執行任務,但如今它的價值也將彰顯在一個不容易看見的領域——大數據分析。

總部位於上海的新創AI公司依圖科技(Yitu Technology),以AI結合安全防護的概念起家,去年在美國的兩項AI競賽上贏得「臉部識別技術」的佳績。而讓依圖科技自豪的「覆蓋超過15億人的全球最大肖像系統」,是靠中國政府部門收集的數據打造而成。

無獨有偶,另一間總部位於深圳的AI公司碼隆科技(Malong Technologies),同樣用大量數據來訓練機器「識別圖像」。碼隆科技的AI分析成千上萬張來自時裝秀的照片,為服裝產業的客戶分析時尚趨勢。碼隆科技表示,目前正在美國電商領域試用這項技術。

碼隆科技技術長科特(Matt Scott)說, 中國的關鍵優勢就是規模,中國有更多人、更多企業、更多數據。

誰能掌握大數據,誰就能稱霸AI領域。我們看到中國如今正在如火如荼地追趕,與美國爭奪主導權。

贏得AI戰有多重要?

在中國,AI的蓬勃發展受益於中國不斷進步的基礎科學研究。作為「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核心領域之一,中國政府已明確提出,到2030年中國的AI技術將達到領先世界水準的目標。

然而,中國的進步助長了美國的焦慮,川普政府試圖發起對中國的貿易戰,至少有部分是出於對中國新技術進步的擔憂。

「很明顯,美國政府看到,自己已置身於與中國政府的技術軍備競賽中,」美國前國土安全部助理部長西爾弗斯(Robert Silvers)表示,「美國認為,這類技術具有巨大的革命意義,取得領先地位的國家不僅擁有經濟或技術優勢,而且還擁有國家安全優勢。」

矽谷AI新創企業Primer的創始人古爾利(Sean Gourley)表示,在AI領域取得主導地位可能改變戰爭形式,也會削弱大國已經擁有的軍事優勢。這可能牽涉到全球權力的重新洗牌,無論誰在AI領域做到最好,都可能在10年內處於最強勢地位。

俄羅斯總統普丁去年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他說,無論誰成為AI領域的領導者,都將成為全世界的規則制定者。

AI大戰3關鍵:演算法、硬體、數據量

決定AI技術水準的主要因素有三:演算法、硬體和數據量。

在演算法方面,許多專家認為美國仍有優勢。一名Google高層表示,去年Google AI在人機圍棋比賽中勝出,對中國AI界是「當頭棒喝」。

這樣的觀點得到一些中國人認同,阿里巴巴人工智慧實驗室技術負責人金榕表示,美國仍是頂尖技術的來源。許多中國人認為,針對AI技術,美國花力氣鑽研基礎,主要搞「數學」,中國則花時間搞「程式」與「工程」。

但儘管美國仍有這些優勢,中國正迅速縮小差距。

微軟聯合創始人艾倫(Paul Allen)的人工智能研究所負責人埃齊奧尼(Oren Etzioni)表示,在今年初的一項AI閱讀理解測驗中,AI的新玩家阿里巴巴與老牌玩家微軟(Microsoft)共享最高榮譽。這是除了前述提到的圖像識別之外,中國AI演算法獲得的另一桂冠。

硬體開發方面,中國打造本土晶片的進度緩慢,需要加速推進。這多少受美國政府從歐巴馬時代開始,就一直阻止中資收購影響,而川普主導下這方面變本加厲。

在最後一個領域,數據方面——大多數專家認為中國的AI優勢集中在這個項目。

中國擁有「更多」、「更好用」的數據

中國擁有大量公民數據,且使用起來無所顧忌。由於這個國家的監控如此普遍,臉部識別技術才可以快速發展,用於防止行人亂穿越馬路和竊盜。

大量的數據也源於中國較早開始發展互聯網,人們在網路上訂餐、購物、遊戲和付費如此普遍,留下了大量數據足跡,商家可以據此準確定位廣告和促銷。「數據密度與人口密度成正比」,一位中國AI專家指出。

雖然在美國,Facebook、Google和Amazon這樣的公司同樣掌握著大量客戶數據,但麥肯錫合夥人馬尼卡(James Manyika)表示,這些美國公司只能做較為通用的AI技術,例如臉部辨識,相比之下,中國的海量數據能在監管更嚴格的領域發揮地更好。

比如今年Google曾發表一項研究,可以通過視網膜血管圖像預測心髒病發作的風險,英國生物銀行(Biobank)從2006年開始從英國志願者收集的數據來推動這項研究。

然而,生物銀行一共只收集了631份樣本,Google表示,這樣的數據量對深度學習來說實在太小,從而降低了演算法對機器進行訓練的有效性。但換作中國,醫療領域的AI可採集的數據樣本就會更多。

只要中國有豐富的數據,可能產生的經濟價值也就更大,這有助於吸引許多像金榕這樣的「海歸」人才回到中國。

中國AI戰特色:政府與私營企業大規模合作,共享數據

AI背後的驅動力除了經濟因素之外,還有另一種強大力量:國家戰略。中國主導的國家戰略帶來了大量的資金投入和清晰的產業政策。這也使政府與BAT(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以及所有私人大公司保持緊密的聯繫。

如今,AI在法庭上已經代替6000多名速記員、在道路上疏導交通、在醫院分析檢測腫瘤,在上海的地鐵站,你還可以通過與機器交談來購票。

阿里巴巴的高層們曾提到的「智慧城市」計劃,能夠通過計算交通流量和控制交通信號燈,大幅縮短救護車到醫院的時間。

除了交通管理之外,智慧城市計劃還有幫助人群疏導、尋找失踪兒童和老人,減少醫院等待時間……等等各種應用。這也顯示出中國與美國另一個不同之處:政府與私營企業之間能夠大規模合作,所有大型科技公司都與政府建立了聯合研究實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