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公司5月3日在香港申請上市,小米創辦人暨執行長雷軍在寫給投資人的信上強調,小米不是單純的硬體公司,而是互聯網公司,永遠堅持硬體綜合淨利率不超過「5%」。

雷軍表示,「小米公司董事會已通過決議,每年整體硬體業務(包括手機及IOT和生活消費產品)的綜合稅後淨利率不超過 5%,如超過,我們將把超過 5% 的部分用合理的方式返還給小米用戶。」

觀察目前智慧手機整體利潤率,蘋果約35%,三星在15%左右,中國手機低一點,平均淨利率大約為10%。因此雷軍此番「5%」的承諾,讓他在招股公開信中喊出了:「厚道的人運氣不會太差。」這句廣為各家媒體引用的名言。

不過,被多家媒體譽為下一個中國富豪榜首的雷軍,卻在硬體這塊讓利地如此「厚道」,他究竟在打什麼盤算?

據相關媒體報導,小米IPO後市值預計將達到1000億美元,以雷軍佔小米77.8%的股份來看,雷軍身家將達778億美元,雷軍或許將成為中國最有錢的人。

但分析雷軍,絕不能只看小米這家公司,雷軍的佈局,從來不僅限於手機、也不在於小米本身,而是由小米建立起的一整個生態系。

2013年,小米公司內部成立了「生態鏈」部門,目的是找硬體新創公司成為旗下的生態鏈企業,共同合作佈局物聯網市場。小米生態鏈像個孵化器,提供這些企業所需的資金、通路,但不過多干涉研發。截至去年底,小米生態鏈企業整體銷售額突破200億元人民幣。

華米、紫米、綠米、青米、智米、創米、藍米、雲米、萬魔聲學(1more)、iHealth(九安醫療旗下)、納恩博(Ninebot),小米生態鏈的公司名單仍連年增加。這樣的生態鏈佈局,除了讓小米更能催生如小米手環這樣的「爆品」,帶動總銷售額的成長,另一方面,也能為實體店「小米之家」帶來更多客流。

當時,雷軍表示,想用小米模式切入100個細分領域,帶動整個智能硬件的發展,「把小米從一個大船變成整個艦隊」。小米生態鏈的投資圍繞著6大方向開展:手機周邊產品,例如耳機、行動電源;可穿戴健康設備,例如小米手環、體重計;智慧家電,例如淨水器、空氣清淨機;生活產品,例如插線板;以及有趣的新科技產品,例如無人機、VR眼鏡等等。

小米投資項目,現在也逐年擴大中,並朝著日用品、人工智慧、機器人等方向多元擴展。去年底,小米投資的94家生態鏈企業,有16家年銷售破億,且至少5家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

一位小米早期的創投股東向《商業周刊》透露,雷軍扮演過創業家,也成立過創投,篤信「惟快不破」的他深知,要讓小米生態鏈快速成長的作法,就是讓小米投資的公司擁有絕大多數股權,這些人才會為了自己賣命而讓公司快速壯大。這正是小米能在2016年面臨手機銷售谷底,2年後快速翻身的重要關鍵。

小米投資這些生態鏈公司,將本來應該隸屬於小米內部的產品部門都拆分成一家家小公司,雷軍透過巧妙的股權設計,將自己與這些小「金雞母」的創辦人持股差不多,能達到一種既控制又獨立的有利關係,而這些零散卻龐大的金雞母,將不斷為雷軍產出源源不絕的黃金。

生態鏈之首華米科技已於今年2月在美上市,該公司第一大單一股東為華米CEO黃汪,持股39.4%;順為資本持股20.4%,小米旗下基金People Better limited持股19.3%。雖然黃汪為第一大自然人股東,但順為資本與小米均由雷軍控制,因此雷軍合併持股比達39.7%,仍超過黃汪。

小米對萬魔聲學的股權安排也十分微妙。2016年小米開始投資萬魔聲學,小米旗下的People Better Limited和Shunwei TMT(HongKong) Limited分別持股33.22%和21.02%,合計持股54.24%。工商登記完成後,雖三番兩次協議調降小米兩家公司的股份佔比,但最後仍分別持股13.71%、8.67%,合計22.38%,依然超過任意單一大股東。

此時,再回頭看看那封招股公開信,就能發現雷軍聲明「厚道」背後的深遠策略。硬體綜合淨利率不超過5%,並不只是「讓用戶付出的每一分錢都足有所值」那麼單純。當小米的硬體低價、人手一台,才有辦法把硬體當作跳板,向追求便宜的大眾不斷輸送小米生態系的其他產品與服務。

雷軍示範了,小米不用像蘋果、三星那樣去衝硬體淨利,只要用厚道的「5%」,確保人人手上都握著他們的產品,就能讓持續孵化的小米生態鏈,更深、更全面地滲透消費者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