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0日,富邦悍將隊副領隊、前職棒球手陳金鋒,出席2018商周企聯會年會,與商周CEO學院逆境課程引導教練吳兆田對談。

從2010年開始,陳金鋒就因傷所困,多場球賽無法先發;2011年稍癒,完成個人中職生涯百轟紀錄;但從2012年到2015年,傷勢又不定期復發,出賽不穩;2016年,他正式從Lamigo桃猿隊退休。但在球迷心中,「鋒哥」依然有著神級地位。

歷經順境、逆境,陳金鋒不改樂觀。以下是他的談話摘要:

談信心:你相信自己,然後盡全力去做,那個力量會很大

吳兆田問(以下簡稱問):你是怎麼愛上棒球的?

陳金鋒答(以下簡稱答):從小對讀書不太有興趣,想說去運動,發現打球以後更沒有自由!別人放暑假我還在練球,長大又要面對工作、國家隊,打不好又被罵,所以很有壓力。

我覺得你沒辦法相信你自己,怎麼做事?你面對所有的困難、挫折,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還能相信誰?那個力量來自你的內心、希望、目標,對於喜愛的東西的熱情。人生不是那麼順利,一定充滿了挫折,唯有一個就是相信你自己做得到,朝著目標前進。

問:在哪一個時期,你對信心的體會最深?

答:在球場上,面對比自己更強大的對手,就這樣鼓勵自己。

談揮棒:球進了自己設定的好球帶,才揮棒,這是基本功也是一種技能

問:什麼叫好球帶?這句話為什麼重要?

答:我沒辦法控制投手要怎麼丟球,但我可以控制自己,我自己設定的目標在哪裡,在好球帶。

問:你揮棒時有在想什麼嗎?

答:沒有在想什麼,速度很快,沒辦法預設,是直接的反應、慣性,腦袋盡量是空白,讓身體去運作。但你必須讓你自己設定的東西,在走上打擊區之前就要想好了。

問:企業家判斷的時候也得憑直覺,你平常是怎麼訓練直覺?不管是在小聯盟或大聯盟?

答:這是習慣性。因為每天一直看球的角度在哪裡,只是說要怎麼設定?怎麼去攻擊他?因為每天都要練習,對好壞球的判斷不能用腦袋去判斷。

問:上打擊區之前,有沒有什麼儀式或步驟、習慣?

答:出場時大家都喊陳金鋒,就會打了!

談逆境:要控制比賽前,先控制自己 看誰冷靜,誰能先放鬆!

我覺得這是慢慢累積上來的,場上會發生很多不一樣的狀況,緊張、無法控制自己的時候,你做出的判斷通常都會有很大的錯誤。但當你冷靜下來,你的判斷能力會比較清楚。

問:哪一段時期,是讓你冷靜訓練最好的時期?

答:國際賽的時候,張力大、觀眾多、期望多,面對不到一秒做出一個決定,一定要處於很冷靜的狀態。經驗慢慢累積,到達可以很穩定控制自己的程度,頭腦要很清晰,唯有冷靜才可以做更大的判斷。

問:假設你沒有預算上限,你有一支球隊,會怎麼訓練?

答:能讓他知道你在場上遇到困境,怎麼去做?我不會強迫他,但可以教導他,用經驗分享,讓他知道他在場上可以做什麼事情。

問:選手怎麼樣可以最快達到你的境界?

答:這東西沒辦法快,唯有不斷比賽,累積經驗。多少時間?我不知道,這真的要看個人,我只能給他一個方向,我體會出來的東西,你要自己內化。

談比賽 :棒球會好看,不是看你一個人,每個人都可能影響一支球隊的輸贏

棒球他本身就是一個團隊,你不可能一個人去完成一個球賽,場下也還有行政人員,幫忙完成,候補球員也支撐團隊。如果每個人都說我自己來,我自己打,等於把30個都分散了,分散了就不會有力量了。結合起來才能是不怕輸、不怕逆境的球隊!一個球隊不在於它多強,在於它多團結。

問:從美國回台灣,加入Lamigo,已經是很有名的選手,你怎麼確保當時的影響力,英雄身份,要如何凝聚大家?

答:我覺得就以身作則,我相信你把自己投入這個球隊,想幫助這個球隊,就會有感染力。選手也會看到學長一直為球隊努力、付出,時間一久,大家就會知道。縱使你打得很好,但球隊輸球了,你可能很開心,但其他人幹嘛陪你去做這件事情?我們這麼努力付出,你卻只有你自己。這樣球隊裡的氣氛就不好,比賽就很難突破。

問:在球隊練球時,你刻意做哪些舉動,學弟可以學習?

答:從每一件小小事情,每一個細節。會找幾個年輕的,跟他吃飯聊天,跟他說一些球場上的事情,怎麼當一個職業球員,將來有一天你可能會引導這個球隊...要把自己放掉,以球隊為最大。

談勝利:全壘打只是一個人興奮,贏球,才是全隊都很高興

全壘打只有你開心,但全壘打逆轉,全隊都很高興。先發你可以打三、四次,代打有可能只有一次,一顆球,相對場上壓力就大,可是反過來,對方壓力也很大。我覺得代打是很好的訓練。這個任務,怎麼去完成?這個投手是誰,他上來會投什麼球?就變成你要去觀察整個比賽的感覺。

問:代打是自己挑,還是被要求?

答:人生有時候沒有選擇,這是整個團隊,我不能因為我一人影響整個團隊的運作。我沒有能力站在那個位置的時候,我就要讓給別人。但我隨時都準備好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