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五日,巴林、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埃及、敘利亞、葉門、馬爾地夫七國先後宣布與卡達斷絕外交關係,原因就出在這些國家指責卡達支持恐怖主義活動,與最支持恐怖組織的伊朗走太近,其中數國更切斷卡達與外界陸海空的所有聯繫。英國《衛報》形容,這是波斯灣近年最大外交孤立危機。

而自2013年敘利亞政府軍被控使用化學武器屠殺人民,美軍在中東戰場的最大軍事基之一也設在卡達,持續提供敘利亞反抗軍武器,位於阿拉伯半島的小國卡達,因此一度被視為敘利亞內戰能否速戰速決的關鍵。

投資,標的物遍及三大洲

為什麼這個面積不到台灣三分之一、總人口數比桃園市略多的國家,會讓外媒如此重視它在中東紛爭中的角色?或許這和卡達近來的經濟實力有關。

《財星》(Fortune)報導,有原油資源撐腰的卡達,金融危機後逢低買進全球知名資產,歐、美、亞三大洲都有他們投資的足跡,範圍遍及房地產、藝術品、電視台、運動、礦產能源、金融(見表)。

卡達人口僅224萬人,卻是全球最有錢的人,人均所得12萬9726美元,國民不用繳稅,醫療、教育皆政府埋單,社會氣氛較阿拉伯鄰國也更開明、西化。

近年卡達在各國頻頻撒錢收購,目的是分散風險。前卡達駐法大使阿勒庫瓦瑞(Mohamed Al Kuwari)表示,卡達的原油蘊藏量最快百年後就會枯竭,政府希望讓目前過於依賴能源產業的投資更多元化,要使非能源產業的投資營收2030年超過能源產業。

由於卡達是液化天然氣重要輸出國,滿手現金還能解決歐洲缺錢建設的燃眉之急,英、法等國領導人,無不與卡達王室交好;這層曖昧的關係,為卡達在歐洲化解不少投資阻力。例如,2011年卡達投資局入主巴黎聖日耳曼足球隊,時任法國總統薩科奇便全力支持。

爭議,插手歐美大筆投資

但卡達以一介阿拉伯國家的身分,對歐、美主要地標大手筆投資,也不是沒有爭議。《國際先鋒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稱,2011年卡達就提過要投資提振法國巴黎郊區經濟,解決貧民窟失業率高、街景殘破問題;2012年,時任總統歐蘭德將計畫改成法國官方、民間企業與卡達投資局的合資契約並通過,卻引來外界批評卡達插手法國家務事,《費加洛報》(Le Figaro)甚至批評卡達「想把法國變成伊斯蘭共和國」。

另一爭議來自,排名全球主權基金第十四大、高達3350億美元的卡達主權財富基金帳目不透明。這讓西方企業高層不以為然,他們說卡達不用對持股人負責,能開空白支票奪下標案。

例如在法國,半島電視台旗下的運動頻道beIN Sport,2012年六月在法國開播,原本獨占市場的付費電視網Canal Plus,就跳出來指控beIn Sport不公平競爭,花大錢買下賽事轉播權,把觀眾都吸走了。

觀察家指出,卡達當局投資興趣不會消退,但隨著2022年世界盃足球賽進入緊鑼密鼓籌備階段,今後對內投資案將會比對外投資案更多。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Deloitte)曾估計,該國將砸下兩千億美元整建交通建設、旅館及有空調的運動場。

主辦世足賽,是卡達在後石油時代中與西方國家平起平坐的大好機會。主辦單位預估,這場國際重大賽事將為卡達吸引到全球十億名電視觀眾、一百萬名觀光客。

卡達是個什麼樣的國家?
卡達將砸2,000 億美元籌辦世足賽,展現國力。(來源.達志影像)

隱憂,食物用水仰賴進口

不過,表面光鮮的卡達,卻有三大隱憂。

首先,全球液化天然氣最大輸出國的頭銜,十年內可能就要讓給澳洲。由於石油、天然氣產能擴充趨緩,IMF數據顯示,經濟成長率已從2008年至2012年的平均達15%,逐步降至2016年預估的2.68%,榮景不復以往。

其次,卡達的財富集中在少數本國人口,經濟卻大量仰賴外國勞工。190萬常住人口中,高達八成五是外籍勞工,多數人從事清潔工、司機等低薪資工作。

第三,卡達經濟奇蹟並不穩定。這個沙漠小國99%食物仰賴進口,水的儲存量只夠應付67個小時。金融危機讓食物價格飛漲,2008年卡達成立國家食品安全計畫,目標2030年前糧食自給率達40%。這個目標太脆弱,《華盛頓郵報》披露,外交斷交潮後卡達國內超市貨架上被恐慌的民眾一掃而空。

除了外交危機,橫在卡達眼前最迫切的問題之一是:主要仰賴的糧食進口途徑荷姆茲海峽,萬一將來因戰爭阻斷,卡達可能得付出更高的代價才能取得食物。而那些支撐各項基礎建設、社會服務的外籍勞工,也會離開這個淘金地,屆時世界盃是否還能圓滿辦成,也將是個問號。

卡達是個什麼樣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