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越來越多大陸企業和機構注意到台灣的潛力,紛紛前來投資。」

我受邀做為一場關於兩岸金融高階經理人課程的主講人,分析陸資來台的趨勢。

「比如說,中國最大的工商銀行計畫投資2百億台幣入股台灣永豐銀20%股權,另外,由於大陸觀光客來台人數暴增,中國最大的平價酒店集團如家(Home Inn)準備斥資4億人民幣,來台開40到50家平價酒店,當然也可能透過併購方式。」

這時,一位年輕人舉起手提問。

「老師,如果那麼多大陸的公司來台灣投資,有沒有可能將來台灣的產業就被中國佔領了?」

他的問題打斷了我原先演講的節奏,但這點很重要,我不得不停下來對此進行更深入的闡述,相信這也是很多台灣人民、企業家和政府官員的問題。

基本上,這個問題的出發點來自懼怕和缺乏自信。台灣真正應該思考的是:不開放會有什麼樣的結果?會不會對台灣經濟更好?大陸並不是非來台灣投資不可,它可以把錢投資在其它國家,也可以倒過來請台灣到大陸去投資。

我遇見的大陸企業家大部分對台灣觀感很好,但很少人想到台灣來投資,因為手續實在太麻煩了,還會被扣上經濟侵略「陰謀論」的帽子,找台灣人才到大陸去反而更快一些,「我是歌手」就是一個例子。

上週「我是歌手」轟動全中國,甚至台灣,收視狂熱,話題不斷燃燒,七位總決賽歌手四位來自台灣,唱的歌也大部分源自台灣創作,文化部長龍應台說,「我是歌手」可以看出台灣創意和音樂的表現仍是華人地區最豐沛、最活潑的。

但問題在哪裡?

「我是歌手」的創意並非源起於台灣,整個策畫也非來自台灣,場子也不在台灣,台灣只是一個「元素」,但是由於這個元素的力量超級強大,豐富了整個活動的內涵,為其創造了無與倫比的靈魂和價值。

在所有產業鏈裡,最高的價值來自於創意、整合與行銷,蘋果iPhone就是最好的例子,鴻海為蘋果帶來巨大的貢獻,可以說沒有鴻海就沒有蘋果,但錢都被蘋果賺走了,因為鴻海不是資源整合者。「我是歌手」只是再一次驗證這種台灣代工的殘酷現實,台灣人,你為什麼那麼che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