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南非停留的時間非常短,只有三個工作天。但是曾經造訪的地點肯定是永遠難忘:約翰尼斯堡的一所監獄。

有這樣的機會,是因為我們生產的一台空氣壓縮機,透過南非進口商賣到監獄內的小型工廠。以原廠製造商的身分,我得以和當地的貿易商進到監獄內部,查看機器安裝兩年後的運轉情況。

這座離市區約一小時車程的監獄,周遭就是一片沙漠景象。用切割整齊、結實碩大石頭所堆砌出來的外牆,讓我感覺像是置身電影拍攝場景。監獄內劃分為一般犯和重刑犯兩個區域,因為這台機器安裝在一般犯(輕度罪犯)工作的工廠內,所以當我們視察機器時,站在我旁邊穿著囚服的壯碩黑人,身上是沒有任何手銬或腳鐐的!不管經過多久回想那一幕,都令我印象深刻。或許可以說是夾雜著驚恐和不安情緒,故做鎮定的一次經驗吧。

繞過半個地球來到這個國家,當然不只是為了看機器一眼,也不是來討論監獄的安全措施恰當與否,主要是著眼於它的汽車工業。這裡從世界大廠投資的汽車組裝線,一直到週邊零配件的製造商,都存在許多機械產品需求。

我和南非當地的貿易商在車上聊了很多,不過大部分是和機械無關的。對於南非治安敗壞、貧富差距嚴重這些問題,他都毫不避諱的暢所欲言。但是身為一名商人,他對南非的經濟發展絕對有許多期待。只是,伴隨而來的是更多失望。

南非缺乏策略性的產業結構,所以即使因為豐富礦產帶來許多財富,但是這些交易的附加價值也是很低的。南非上游工業的初級原料(黃金、鑽石、鉻、錳)大量外銷到已開發國家,經過歐美業者加工後回銷的半成品或金屬製品,利潤就翻漲數十、數百倍。若是不能掌握更下游、更靠近市場的商業活動,永遠在「論斤論兩」的消耗資源,這個國家就無法創造自己的藍海市場。

這有點像是90年代的中國大陸,豐富的天然資源足以做為賺取外匯的後盾,但是高附加價值的製造業仍然在歐美先進國家手上。直到2000年起中國逐步朝「世界工廠」的角色邁進,才對世界經濟有越來越多的主導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