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用《社會秩序維護法》來管制黃牛票嗎?

縱使買票看演唱會還是看球賽,和社會上人們的共同利益沒有太大的關係,「牛兒們」「認真」的行為終究還是排擠了部分人以原票價買票進場的權利,這也夠讓人忿忿不平了。這樣的話,到底要怎麼規範這些黃牛票呢?

因為總有供給與需求市場的存在,黃牛票即難以杜絕,而最典型的方式,其實是仍然應從契約自由原則的角度出發,降低黃牛票的來源。比如說由票券出售單位在售票契約當中,限制個人或團體所能購買的張數,並在購買時應出示身分證明,讓黃牛們難以大量購得票券以轉售圖利。此等限制售票方式在現實上,其實也經常被使用,例如購買高鐵的車票經常有張數限制,即為一例。

就此種黃牛票,實不需動輒冠以「妨害社會安寧」,尚須另行啟動行政裁罰程序,徒費行政或司法資源。

註:

社會秩序維護法
第1條      為維護公共秩序,確保社會安寧,特制定本法。
第64條   有左列各款行為之一者,處三日以下拘留或新臺幣一萬八千元以下罰鍰:
一、意圖滋事,於公園、車站、輪埠、航空站或其他公共場所,任意聚眾,有妨害公共秩序之虞,已受該管公務員解散命令,而不解散者。
二、非供自用,購買運輸、遊樂票券而轉售圖利者。
三、車、船、旅店服務人員或搬運工人或其他接待人員,糾纏旅客或強行攬載者。
四、交通運輸從業人員,於約定報酬後,強索增加,或中途刁難或雖未約定,事後故意訛索,超出慣例者。
五、主持、操縱或參加不良組織有危害社會秩序者。

作者簡介_柯宜姍

在台北市出生、長大。小時候喜歡畫畫,最大的夢想曾是當漫畫店老闆,長大後卻進了哈佛法學院念碩士,當了律師。曾從律師界轉戰金融界,在美國紐約梅隆銀行 (The Bank of New York Mellon)香港分行環球信託部擔任副總裁執行跨境交易,是極少數由法律界轉戰國際金融資本市場的台灣律師。離開金融界後回法律界自行創業,現為立凱法律事務所(IK Partners) 創所律師。喜歡詩歌、音樂、戲劇、閱讀、唱歌和游泳、慢跑及練瑜珈,將和朋友間的知心交流視為人生一大樂事。

「非法之境」臉書

「非法之境」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