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在民法上的「契約自由原則」之下,如果人們願意多買一些產品或服務,只要在符合法律所要求的最低標準下,就算他所購買的數量超出了他個人使用的範圍,這依舊是他的自由。同樣的,只要市場上有人要買票、有人要賣票,縱使買票的人發現從賣票人手中所買的票,比原來票價更貴,但只要雙方願意,每個人都有他這樣做的自由。這其實也是反映了經濟學上的供給與需求。

例如明明就只有他一個人要去看演唱會,卻在同一個表演時段一口氣買下五、六十張的票,這樣的契約當然仍是有效的。而至於他是否能夠將這五、六十張票劵「消化」掉,則是他自己的問題,更何況他本身亦有風險-「黃牛」本身也需去承擔購買太多的票券而造成無法再行售出、或只能以更低價售出的損失風險(除非他自己樂於被空位環繞欣賞表演或球賽等)。

此外,「黃牛們」本身其實可能也為此付出了一些時間或勞力(也就是成本),例如在你躲在溫暖被窩裡好眠時,他很可能已經在十度以下的低溫排隊排了一天一夜,或是當你躲在冷氣房喝著沁涼飲料,「牛兒們」卻頂著三十八度脫水高溫搶排票亭的第一個位子。以此角度來看,你只是付個比原票價更高的價格,以「償付」「牛兒們」的時間或勞力,以即時換取你想看的表演或球賽等。

所以既然是買賣,以契約自由原則的角度來說,以比原票價更高的價格賣出演唱會或棒球賽等票劵的行為,本身其實是無可厚非的,更無何種大家所認為的「公共利益」、「社會安寧」會被妨害之可言,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興趣看演唱會表演或棒球比賽等。是以,用《社會秩序維護法》「懲罰」契約自由原則,基本上並不是很妥當的方式。

但應注意的是,這和購買大眾運輸系統的票券,再以高價轉售圖利的情形明顯不同— 因為只要是人,隨時隨地都有「交通」、也就是自由移動的需求,而大眾運輸工具的存在開宗明義就是為了公眾運輸。這種情形下的公眾利益儼然應先於契約自由原則而考慮,而《社會秩序維護法》當中所要處罰的「非供自用,購買票券而轉售圖利者」,在這種情形下就應該派上用場處罰「牛兒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