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4.0驅動各國製造戰略競合,台灣製造業如何乘勢而起?清華講座教授簡禎富提醒,台灣必須升級轉型,但無法一步到位,工業3.5的混合策略是先當鋼鐵人,善用台灣人的管理智慧和產業利基,並整合新科技的應用,搶先卡位。

善用台灣優勢  鋼鐵人迎戰機械人

近年來,產業競爭更已從產品、品牌、技術等領域的競爭演變為平台和生態之間的競爭。清華大學教授簡禎富表示,「以為可以將電商平台模式直接套入製造平台化,可能是誤解。」他繼續解釋,相較於純粹在網路世界的電商平台,有生產、組裝、供應鏈等過程的製造無法脫離實體世界,而製造現場的非結構化資訊和複雜度不是虛擬世界可以完全模擬,其中藏有許多製造智慧、管理經驗等,剛好是台廠的強項,所以推動製造的平台化,「不能完全從電子商務的平台化經驗來看,這是台灣企業首先要釐清的迷思。」

善用台灣優勢  鋼鐵人迎戰機械人

製造平台化有別電商平台 水平分工需有中立角色串連

在製造平台化的進程中,擁有強勢採購能力及市場主導地位的國際大廠,已經藉助雲端、網路及物聯網等資訊技術,增加對供應鏈的滲透能力,並加強對供應鏈各個層級供應商的掌控,以主宰未來的製造平台;另一方面,網路世界的電商平台和搜尋引擎等,也因為平台的優勢,開始擴充業務範圍,並垂直整合,從資訊、交易,慢慢走向實體,甚至做物流,而連結生產端。虛擬實體的競合正在演變中。

製造重回美國、中國製造2025等國家戰略,都讓「製造」成為兵家必爭的場域,簡禎富認為,「台灣產業結構是以水平分工的製造商為主,台灣如何因應製造平台化的挑戰,大聯大的角色將會是一個關鍵。」他進一步補充,「貫穿所有水平分工各層級的供應鏈管理,將扮演最關鍵的角色,特別是透過像大聯大這樣的第三方公司的智能化服務系統,可以提升整體供應鏈的效能,進而促成(台廠)產業鏈的虛擬垂直整合。換句話說,現在大聯大在規劃數位轉型時,不能只是考慮到大聯大本身,而是要以製造虛擬平台化及電子產業生態系統的關鍵角色來做策略決策,這也是台灣產業在面對製造平台化競爭趨勢的利基之一。」

「大聯大在製造平台發揮的功能,就像武俠小說裡,鹽幫、漕運扮演的重要角色,各路英雄好漢,到了水陸碼頭都非得跟他們打交道不可。鹽幫漕運若能秉持中立,武林自然就太平,」簡禎富以此為例,舉出無論是數位轉型,還是製造平台化,掌握電子零組件供應鏈和製造網絡任督二脈的大聯大,對產業生態系統和台廠產業鏈的興衰有非常重要的影響。

善用台灣優勢  鋼鐵人迎戰機械人

數位轉型離不開「人」 工業3.5是台灣制勝利基

隨著科技的發展,越來越多工作機會已因無人化而消失,使得年輕人和弱勢族群更不容易找到好的工作,而製造業帶動經濟發展、創造就業的重要性,遠超過國內生產總額(GDP)表面數字,各國政府為了救經濟、救失業,無不積極推動國家製造戰略,以拿回先進製造,並爭奪第四次工業革命的主宰地位。

面對全球製造的賽局,簡禎富主張台灣無需躁進,因為工業4.0不會一步到位,亦不能一味跟隨,以為只要擴充軟硬體裝備,就能趕上先進工業國家。應該盤點自己有哪些既有優勢能夠延續發展,哪些需要短、中、長期的策略去逐步補強。「台灣在彈性製造和供應鏈造管理蘊藏很多珍貴的軟實力,過去卻常常被忽略。」簡禎富認為,所謂的數位轉型,「數位」要走智能化,「轉型」卻是離不開人,組織也要轉型,台灣的人、台廠、台商在過去全球製造分工累積的管理能力和經驗智慧,都是其他國家沒有的,也是我們應該有系統地去善用並放大的「相對競爭優勢」。

簡禎富首先提出,台灣應該發展「工業3.5」,作為工業3.0和工業4.0之間的混合策略和破壞性創新,「工業4.0的虛實整合就像是電影『機械公敵』的人工智慧和機器人;工業3.5則像是人和智慧機械合作的『鋼鐵人』。機器人取代人的工作,鋼鐵人則強化人的機能。」

大聯大同仁們處理全世界最大最複雜的供應鏈,裡面累積太多的know-how經驗和智慧,無法也不需要用人工智慧來取代。「如果結合專家實務智慧,多開發一些應用的大數據分析和決策支援系統,提昇效率和決策品質,並透過機器學習,不斷把智慧累積於此,而產生加乘的綜效,將成為其他競爭者無法超越的核心能耐。台灣如果每一個產業都能如此,就擁有了更多種的鋼鐵人。我們現在不做,未來就像義和團與機關槍對打,只買軟硬體設備而沒有處理人和組織的變革,結局就像工業2.0時代的甲午戰爭!我希望能夠回到過去,改變未來!」他不斷強調,台廠應該把握工業4.0尚未成熟上線的空檔,善用台灣製造知識經驗和管理優勢,就像大聯大所推的「鋼鐵人」計畫,搶先發展工業3.5的解決方案。「鋼鐵人跟機器人對打,勝敗仍未可知?」簡禎富說。

「大數據、人工智慧等技術固然重要,但不會只靠某一個技術,就能解決產業轉型升級的問題;未來十年是決定台灣產業在下一個世代生死存亡的十年,工業3.5是台灣的利基,也符合台灣產業結構,鋼鐵人的概念就是要結合台灣人的優勢和AI化的軟硬體設備。」簡禎富語重心長地表示,「也許真正的結局會在幾十年之後才看到,但它的因卻會種在現在及未來的十年。台灣製造有很多很好的優勢和軟實力,應該要把它們強化並放大,先立於不敗,再持續補強所需的技術和系統!」

瞭解更多>>>大聯大的下一個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