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台北僅有一橋之隔的社子島,橋的一端是人聲鼎沸的士林夜市,另一端則是隨處可見的資源回收廠、鐵皮屋,不斷上演孩子們爭取去學校上學的坎坷之路。然而,一個動作、一個關心,甚至一個等待,就有可能給予孩子不一樣的未來。

「楊力州同學,請到司令台來!」戰戰兢兢地從校長的手上接到因為繪畫而得獎的人生第一張獎狀,十五歲那一刻,讓從小到大在課業上未有出色表現的導演楊力州,成了他在成長過程中最永誌難忘的吉光片羽。

事實上,不光是楊力州,從小就立志要當記者,能夠順利站上主播台發光發熱的張珮珊也是從恩師李豔秋的一句話:「妳真的很適合做電視台,妳是天生要吃這行飯的人!」獲得人生關鍵的鼓舞及肯定。

一句讚美、一個善意、一個肯定,都有可能在不知不覺中,替他人開了一扇窗;一個動作、一個關心,也可能會給他未來帶來很大的影響。

路,不是只有一條;成功,也不是只有一種樣貌

從教育關懷  找出不一樣的路

談起拍攝國泰金控/幸福計劃2—《社子島少年行》,楊力州指出,「在台灣,對於那些被漠視的、跟公益有關,或者不公不義的議題,大家皆十分願意關注並試著去理解,為了避免出現水患危機,50年來被限建禁建,有如化外之地的社子島也有相同的脈絡,而教育的命題更是這個影片中,最重要的點。」

後天加諸的禁錮,讓先天匱乏的社子島成了台北的偏鄉,於是,在拿著攝影機進入社子島開始拍攝時,楊力州坦言社子島的一切,特別是孩子的學習成長,讓他又回憶起十五歲時拿到獎狀的悸動,也讓他存了一個強烈的念頭:原來路不是只有一條、原來成功也不該只有一種樣子。

當人能夠具備越多知識  就有更多優勢

以影片裡的靈魂人物—雕塑藝術家的仔仔老師為例,他也曾在慘綠、青澀的年少歲月裡,因為感到徬徨,有了一段荒誕不羈的歷程。然而過程所有的一切,一點一滴都成了他日後茁壯成長的養分,過去那個叛逆小子如今也成為了老師,也開始幫助需要的孩子,傳承下去的並不只是技藝,而是對未來的思考與期待。

「要做到真正的傳承,其實是非常困難的,能做的也只能在他們身上埋下那顆種子,何時能夠發芽?真的無從得知。我自己也是繞了好大的一個圈,以前曾是被教育體制所否認的人物,現在竟然到處在學校演講、教課,不禁讓我真正思考,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錯誤?」仔仔提出反思。

路,不是只有一條;成功,也不是只有一種樣貌

「以前所謂的求得知識,只是為了應付考試,卻不知道為何要唸書?再進一步探究,最大的問題就在於自己不知道想要什麼?喜歡什麼?興趣是什麼?若能找到,就會再發現要完成自己的興趣,完成前需要不少條件,像是要懂英文,才能獲得第一手的資訊,必需懂機械,才能設計傳動,自然就會驅動學習的熱情。」因此,仔仔說他能給予陽陽的,僅是一種「解決問題」的能力,這個能力可大可小,小到解決金屬銲接,大到解決未來的人生。「當人具備越多知識,或多技能,就會比別人擁有更多的解決方法,優勢自然就會比別人多,我想教的就是這件事。」 

路,不是只有一條;成功,也不是只有一種樣貌

教育,必須原地等待

從小四處討生活的仔仔補充,「拳頭師,當然是影響我人生蠻重要的一個人,除了他之外,因為過往我經歷過各行各業,這一些來自社會基層的師父們,每個人都給我,不管是人生觀或是態度上很多的影響與啟發。而從他們身上,我也看到,無論他們是什麼行業,他們對生活都有一個堅信的態度與信念,那是一直深刻留在我心裡的形象。」

「如果孩子在生活、學校、家庭,無法獲得巨大的滿足感及成就感,心裡想要被肯定的渴望,通常不是就此就被澆滅了,而會變得更加渴望去尋求肯定自己的力量。可惜的是,往往當孩子心中的想望出來時,通常沒有辦法就讓他遇到對的人及在對的環境,百分之九十的孩子,心中那個渴望都會漸漸被燒熄。」楊力州強調,「我們之所以能成為大人有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責任,我們不可以離開,而教育這件事,我們也都必須在原地等待,就像對仔仔而言,拳頭師就是那個在原地等待的老師。」

沒有誰領先在前,而是向著彼此的生活或遠或近的繞行,在這幸福傳遞的過程中,彼此摩擦出的能量並不只會直行下去,而是會踩著不同的軌跡繼續波折、反射、轉彎,最終也許就會繞回來,就如「給人幸福、就是幸福」,不僅僅是單向的傳遞,而是一種無盡的循環與回饋。

完整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xIm_oofGb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