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自立國以來,每個世代的美國人普遍都比上一代的收入更多、獲得更好的教育、享有更好的生活水準,這種代代持續進步的預期,變成美國夢的一部分。

過去六十年左右,對受過教育的勞工來說,就業市場有如電扶梯。大學畢業後,你先在IBM、奇異(GE)或高盛(Goldman Sachs)等企業找到基層工作,獲得雇主的培訓和指導。隨著經驗的累積,你在組織裡逐步晉升,原本的基層位置則由充滿雄心壯志的新鮮人遞補。只要你表現良好,就能在這電扶梯上穩定上升,每升一級,權力、收入、就業保障也跟著增加。最後,在65歲左右,你踏出電扶梯,讓中階員工遞補你空出的高階職位。在此同時,你開始悠哉地享受由公司退休金及社會福利金資助的退休生活。當然,大家並未認定這一切都會自然發生,只是大家普遍覺得,只要你有能力,再加上適度的努力,運氣又不差的話,終究會爬上高位,大致上這算是合理的預期。

但如今,電扶梯上每一階都卡滿了人。就像羅納德.布朗斯坦(Ronald Brownstein) 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裡提到的,許多年輕人即使受過最高教育,卻卡在基層、大材小用,或苦無就業機會。在此同時,六、七十歲的男女面對的是虧空的退休金,以及漏洞百出的政府福利制度,無論是繼續待在職場或重返職場的人數都創下新高。這現象導致中年的勞力人口卡在毫無升遷前景的狀態,最慘的還被擠出職場,以便騰出位子給更資深的人才。如今,年輕人難以擠上電扶梯,中年人難以升遷,六十歲的人難以退休,布朗斯坦指出:「大家不再順利晉升,而是踩踏著別人。」

精進專業技能,是自己的責任

傳統的職業生涯發展路線已不復存在,以前世代所享有的傳統專業發展也成了過往雲煙。你無法再期待雇主出錢訓練你精進溝通技巧,或拓展你的專業技術。現在即使是基層員工,公司也預期你到職時就馬上勝任工作,或學得很快,在幾週內就進入狀況。無論你是想學新的技能,或想在工作上表現得更好,訓練與投資自己,現在都變成自己的責任。公司不想投資在你身上,部分原因在於你不大可能承諾留在崗位上好幾年,一輩子會換好幾個不同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