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楊乃糖:

這真是一篇寫來觸目驚心的文章啊!昨晚爸比在書房時,媽咪不聲不響的飄了過來,然後冷冷的問我:「真的是寫我嗎?還是.....」。爸比背脊一陣涼意通過,然後故做鎮定的回答:「當然喔。」接著就埋頭繼續書寫......。

這是因為上週爸比看了「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不知是否因為已經年過四十,在審片室裡將近二小時的觀影過程中,幾乎是籠罩在濃得化不開的青春氛圍裡,隨著年齡漸長,我似乎也快抓不住青春的尾巴了。影片中那些相似的校園場景、情愛關係、男性圈圈中特有的黑話,一路看來都非常熟悉,也讓爸比想起了那些年追的女孩。當然囉,那個女孩一定是妳媽咪。

我常在想,如果有一天妳問爸比、媽咪如何認識的?我們該如何告訴妳呢?是簡單帶過嗎?妳會不會一直追問下去?或許,等妳更懂事一點,再讓妳看這篇文章吧。

那年,爸比是高中美術老師;媽咪是...是...高中學生。第一次看到妳媽咪時,我竟然被她的氣質及談吐給吸引住,幾個月後在畢業班的活動中,我也不知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還是哪借來的勇氣,竟然敢開口邀請她出遊,這樣的舉動在現在或許都還會上社會版呢,更何況是在當時保守的社會氣氛。

現在想來還蠻蠢的,爸比和媽咪第一次約會竟然是去看棒球;在那個還沒發生職棒簽賭案的酷暑夏日傍晚,我們兩個人揮汗的在幫兄弟象加油。妳媽咪完全看不懂球賽,雙方只要有人打出安打,她一定公平的熱情歡呼,這總是讓坐在象迷區的爸比捏了一把冷汗。

就這樣偷偷摸摸的交往了一段時間,有一天媽咪的媽咪覺得怪怪的,所以這段戀情就曝光了。寶貝,當妳外婆知道媽咪和學校老師交往時非常緊張,第一句話劈頭就問:「是不是體育老師!」

一直不懂,為何這種事老是會讓體育老師揹黑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