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際賽事上,最光榮的一刻,莫過於選手能升起代表自己國家的旗幟,而囿於政治因素,青天白日總是難以在異域大放光芒。然而,一位年僅十九歲的世界調酒冠軍,卻將國旗穿在身上,以精湛的調酒技藝,讓台灣站上國際舞台!—這就是郭植伶,以調酒開啟的精彩扉頁。

身著國旗以調酒專業站上世界舞台

與調酒相遇,是一種命中註定。

當所有四歲的孩子還處於含著奶嘴,懵懂未知的年紀,父親是國際調酒協會(IBA)亞洲區會長郭朝坤、母親是台灣區會長謝美美,出身於調酒世家的郭植伶,卻因小時候健康不佳,被忙碌的父母帶在身邊到處巡演,在耳濡目染下,煞有其事耍著花式調酒的技法,豔驚四座。爾後,調酒就像命運般,伴著她一路成長。

六歲開始征戰國內外,十六歲跳級獲亞太盃和國際盃傳統調酒大賽學生組冠軍,成為全球最年輕冠軍得主。

走過成名之累 堅持看到希望

儘管天分加持,調酒的學習歷程,仍比想像艱辛,這一路更曾讓郭植伶想要放棄。對她而言,調酒最困難的部份,不在於不斷丟瓶子、撿瓶子,練到雙手瘀血,及要不斷克服挫敗感的過程,而是成名太早所帶來的孤寂。

明星光環為小小的她帶來不少困擾及負面影響,最明顯的就是與同儕的人際相處,「當有電視來採訪時,同學都會熱絡地圍在我身邊,一旦攝影機離開了,他們也跟著一哄而散。」說不出的失落,成了郭植伶不小的心理壓力,加上小朋友都出去玩,自己卻要練調酒,無法參與校園生活,讓她在學校飽受排擠。

每當郭植伶要失去信心時,她的耳畔總會響起有位老師曾對她說過的話:「人不是因為希望而堅持,而是因堅持而看到希望。」她以此不斷激勵自己,特別在看到父母雙雙為調酒的投入,及想要為台灣爭光的努力,她將辛酸嚥下,努力做出最好的表現。

身著國旗以調酒專業站上世界舞台

自信蛻變 回歸初心

「調酒就像人生,能夠嘗遍酸甜苦辣。」光鮮亮麗的外表,一直給人正面積極形象,小小年紀的郭植伶卻已背負許多眼光和期待,即使獲獎無數,卻直言自己內心其實相當自卑,只敢私下哭泣承擔壓力,找不到出口。

二零一四年,郭植伶首度參加世界盃與冠軍擦身,嬴得銀牌,二零一五年捲土重來終於奪冠,並在保加利亞全球最大的調酒大賽下,寫下台灣歷年來最佳成績。在她身上除了看到蛻變,也看到之前所沒有的從容與自信。

自我要求甚高,很怕無法達到別人的期待,然而在神的引導下,她開始慢慢放開,「以前比賽得名,是為了爸媽。現在比賽得名,是為了榮耀神!因為倚靠神,才會有這樣的成就。」她也更加懂得調酒的意義,在於「服務」之心,「儘管調酒是項炫麗表演,但要讓人喝得開心才是最重要的!」這也是她能夠擄獲評審,奪得冠軍的關鍵。

身著國旗以調酒專業站上世界舞台

專業為人生帶來「質變」 開拓更多可能性

人稱「調酒教母」的謝美美,不僅調教郭植伶成為全球最年輕世界冠軍,更培育許多調酒英才,「在大量參加比賽後,會發現台灣能見度不低,是受國際肯定的。」她表示,調酒是一個帶來「質變」的專業,讓她不僅從泡沫紅茶店走進國際,現在更成為嘉南藥理科大餐旅系兼任副教授,「不過,調酒終究是個過程,它只是一個打開視野的敲門磚,想把路走長走遠,其實要更多元,也要不斷精進。」因此,身為母親,除了期許植伶能透過調酒向世界介紹台灣外,母女倆也持續鑽研飲品世界,希望為台灣做出更深更廣的視野格局及更多可能性。

堅持信念走過谷底,懷著為台灣發聲的使命,郭植伶穿著國旗裝向全世界展示,這一份視野就如仕高利達,以跨越世代的堅持信念,成就足以自豪的終極品味,不斷挹注創新能量,形塑出無限可能。

視野,成就被後世傳頌的發現;仕高利達鼓舞著新時代的哥倫布以勇敢冒險的精神,將事業精煉成專業,如同築起不凡高度的巨人,以新的視野看到更多可能性。

身著國旗以調酒專業站上世界舞台

身著國旗以調酒專業站上世界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