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報導,香港的學運學生周可愛(Chau Ho-oi),出生於1997年。那一年發生兩件大事:亞洲金融風暴、香港回歸中國。

11歲那年,周可愛和父母一起看電視,2008年的北京奧運,中國橫掃48面金牌,強壓各國。「我覺得中國好強盛,如果你當時問我是不是中國人,我會說『我是』」周可愛說。

「現在...我不想說我是中國人」她在2014年香港雨傘革命時曾被逮捕,「那帶給我非常負面的感覺,就算你現在問我一百次,我也會說同樣的話。」

香港大學在6月20日公布訪問120名18至29歲年輕人的調查結果,只有3.1%自認是「廣義的中國人」。這份固定半年1次的調查20年前首次進行時,高達30%的受訪者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香港年輕人告訴路透社,他們基本上認為自己是香港人。對香港這個「城市」(city)有忠誠感。

香港在19世紀成為英國殖民地,以「一國兩制」的形式回歸中國統治,保障司法獨立、言論自由等自治的權力,至少50年。回歸前雖有一波恐慌的移民潮,但選擇留在香港的人,也有不少「馬照跑、舞照跳」的樂觀言論。

回歸後,香港大力發展旅遊業,主力就是陸客。中國遊客到香港一擲千金,買精品、買珠寶黃金、擠爆了香港的購物中心,也為香港帶來一波經濟榮景。服務業的人幾乎都開始會說「普通話」,曾經有一位每個月都在香港貴婦百貨「連卡佛」月消費數十萬港幣的貴婦抱怨,香港服務員態度越來越差,臉越來越臭,服務也不周到:「因為錢太好賺,每天開門就是白花花的人民幣。」

這一切不是沒有代價。中國因為爆發三聚氰胺毒奶事件,大陸客幾乎掃光香港的奶粉。為了取得香港居留權,大陸人爭先恐後到香港「生孩子」。陸客許多「率性」的行為,也讓香港人覺得難以接受,衝突日益增多。

從雨傘革命、銅鑼灣書店老闆失蹤事件...一連串北京的黑箱事件,讓「50年不變」的承諾似乎越來越沒說服力。香港專欄作家張成覺接受採訪時表示:在香港人心中,中共當局是越來越不值得信任。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推動「自決權」(self-determination)、甚至是獨立。這些都讓北京保持警戒。

6月20日,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準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接受新華社專訪,表示「不能讓港獨在香港傳播」,要從幼兒階段就開始教育「我是中國人」,加強國民身分認同,將中國歷史納入初中必修科目。這些言論引發「洗腦」的批評。

香港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認為,身分認同用「強迫灌輸」是行不通的,香港人的反彈已經清楚表達對洗腦的抗拒。

20歲的喬約‧黃(Jojo Wong)表示:政府怎麼不了解,越強迫香港人愛中國,就會招來更多反彈?

相關文章:
Two decades after handover, scant love for China among Hong Kong youth
Hong Kong youths turn their backs on Chinese identity: survey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
香港回歸20周年調查:青年人“不想說我是中國人”
移交20周年 香港人「身分失落」 誰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