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探險地圖,需要勇氣去闖關。黃郁芳把險峻的挑戰當成磨練,以自己認知的正向信念踏入創業領域,從創業所累積的能量,實踐成為藝術家的夢想。

她是個青年創業家,也是一個愛畫畫的藝術家。因為創業與創作兩者得兼,讓黃郁芳在不到三十歲的年紀,已經把自己調整到一個更好的生命位置,為往後的人生定錨。

學生時代就讀美術班、藝術相關科系,黃郁芳以前認定自己踏出校門後,必須走上出國留學的路,接受國外藝術教育的洗禮,成為藝術家或設計師。殊不知這樣的夢想對她來說,充滿高難度。

黃郁芳出身軍公教家庭,當軍人的爸爸以前當連帶保證人受到拖累,因而產生債務,導致家庭經濟吃緊。「我的父母永遠在忙著賺錢, 所以我讀國小的時候被父母訓練獨立,自己煮飯、上下學、處理課業。」家裡並沒有多餘的金錢供她留學,黃媽媽直截了當對她講:「出國要花兩百萬元,妳得自己去賺留學費。」

夢想掛在遙遠的天際,想要勾得到邊,必須先有不同於他人且願意迎向挑戰的勇氣與堅持。

所以黃郁芳就讀大學時,除了開始打工當起畫室的美術老師、到畫廊做藝術志工,積極汲取教育、創作的能量與經驗外,也觀察到當代知名的藝術家、設計師絕大多數非藝術科班出身,卻能以出色的邏輯思考、商業思維、市場行銷能力,坐穩藝術設計領域的山頭。

「他們可以把藝術圈走得很好,自創品牌、賣自己創作的東西。我念藝術科班的人為何要去排斥『銷售』這一件事呢?」黃郁芳篤定自己必須要先強化經濟能力,才有辦法來談藝術夢,「我可以去做業務,操一點也沒關係,年輕人多賺點錢比較重要。

每天接受一百五十個人的拒絕

這一番見解讓黃郁芳有了從商的想法,而且她看到自己的母親進入NU SKIN 創業後,從過去以夫為天的小女人,銳變成充滿自信、勇於表達自己、有能力協助改善家庭經濟的領袖型女性後,更激勵她勇於實踐夢想。

「我媽媽達成自己的創業目標,原來電視上演實踐夢想的勵志故事就在我身邊發生。」黃郁芳以欽佩口吻敘述媽媽的故事。

黃郁芳陪同母親參加獎勵旅遊,從NU SKIN 的年輕創業家身上看到自己追求的個性特質,像是對未來有清晰的規劃藍圖、築夢踏實、謙卑不驕傲、孝順父母等,「他們做得到,讓父母驕傲。我也應該做得到,我想靠自己獲得成功,讓我的父母看到我也有驕傲的眼神!」因此,她決定加入NU SKIN 行列,積極學習創業。

在創業領域,人脈越廣越好,績效越佳。黃郁芳為了拓展人脈,選擇做陌生開發。「我設定每天要被一百五十個人拒絕後才能回家,這是一種練習。」她幾乎每天工作八個小時以上,找陌生人介紹產品、交換名片,累積人脈名單。

所有業務都知道做陌生開發是一件難度極高的事,起步困難重重。「我雖然跟不認識的人講話會緊張,但也很興奮、有期待,因為對方可能會變成我的朋友。」黃郁芳燃起樂觀的鬥志,每天帶著勇氣去接受拒絕,卻越做越有興趣,每分每秒都想經營人脈。

樂觀的鬥魂  創造自我新價值

要求自己做到最好、學到最好

進入創業領域,黃郁芳見到了世面,從來自各行菁英的前輩夥伴上得到做人處事的學問、寶貴的人生經驗。

同時,她也將這些長輩無私分享的經驗與溫暖,傳遞給年輕夥伴,並且透過講故事的方式,將年輕人的想法回饋給長輩夥伴,促成大家一同共好。

「這份工作給了我很強烈的責任感,我之前雖然還沒成功,但很重視夥伴因為想要改善家庭經濟或追求人生夢想的需要,所以我必須更要求我自己,將創業做到最好、學到最好,然後去教導夥伴們!」黃郁芳口吻懇切地說。

她在團隊之中,提供自己過去當美術老師的教育經驗,開導會跟爸媽吵架的夥伴要當一個順服父母的子女,或是教會千金大小姐的夥伴放下身段,走入街頭做陌生開發。

另外,她更努力實踐舉辦個展的目標,一面衝刺事業、一邊拾起畫筆做繪畫,用自己賺來的資金完成畫展。

黃郁芳不忘熱愛藝術創作的初心,當她看到許多家庭缺乏經濟能力供孩子畫畫的時候,心中燃起成立兒童美術基金會的想法。於是,她開始邀夥伴成立種子老師團隊,投入自己個人的經費,從長期陪伴兒童畫畫的經營概念著手,教導孩子快樂、正向的責任感與道德觀。

「孩子有正確的人生價值觀,往後由他們組成的家庭、社會才不會變亂!」這樣一個超越金錢回報的熱切期待,強力支持黃郁芳走在創業的艱難道路上,一步一腳地快樂走下去。

黃郁芳

從小喜歡繪畫,在大學期間至美術機構打工擔任美術老師,2012年加入NU SKIN 創業,同時做繪畫創作,並獨力舉辦個展,期待憑藉正向力量將藝術帶入孩子的教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