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逾耳順之年的張金峯一出現就給人朝氣十足的印象,不急不徐的說話方式更帶來安心與信賴感。雖然說自己已經是含飴弄孫的年紀,但他彷彿鄰家大哥般可靠的特質,讓身邊的年輕人們仍然習慣喊他一聲張大哥,而他也樂於分享自己的成功經驗,總是希望後進們少走一些當年他創業時跌跌撞撞的冤枉路。

談起張金峯的創業之路,其實非常高潮迭起,從學校畢業後他就沒有進入職場謀職,第一份工作即是創業,而這份抱負是父親賦予他的理想。「我父親是日據時代畢業於台灣大學的菁英,畢業後當然執起教鞭、從事教書工作,但教書賺不了錢,尤其我們家又有六個兄弟姊妹,日子過得很苦。」自張金峯有記憶以來,雖然父親社會地位高、也受到家長學生們的尊敬,但微薄的薪水難以養家,「爸爸兼很多差,去河裡電魚到市場賣、做醬油等等的, 所以他從小就灌輸我一個觀念,長大去做生意!」

少年得志 兩次創業都獲得空前成功

於是張金峯倚賴著父親在教學界的人脈,做起了骨骼標本的生意,「當時業績非常好,每個學校都需要標本嘛!我們還有拿到國立編譯館審定合格的資格,算是獨門生意,所以全台灣大概有七十至八十%學校都有我做的標本。」利潤高加上做的是公部門的生意,張金峯等於第一次創業就成功,在短短五年間便累積雄厚財富。

趁勝追擊,在民國六十年代末房市大好的時代,張金峯看準了勢頭,投入房地產市場,讓他一舉嘗到晉身富豪的滋味,當時在中壢市中心不但擁有四百坪的泳池豪宅、八部名車,還在自家後院建了鳥園,有各式珍禽之外,「我連鱷魚也養了,還養了兩匹馬,動不動就在中壢市區騎馬晃啊晃的,就像是所謂的員外嘛!」那時張金峯還才二十多歲,甚至曾經躍上過媒體版面,可說是典型的少年得志。

飄洋過海到中南美洲找機會 傳奇般的經歷

但很快的,隨著泡沫經濟瓦解,張金峯的房地產生意兵敗如山倒,所有財產都得賤價變賣收拾殘局,面對如此急轉直下的局面,張金峯雖然心灰意冷,但還是絞盡腦汁尋找下一門生意。此時移民巴西的同學風光歸國,熱情邀請他到巴西去發展,「我心想,台灣現在經濟這麼差,不如放手一搏,反正最壞也不過這樣了。」在手上沒錢也沒資源的狀況下,張金峯帶著妻小就出發前往中南美洲尋找機會,一路輾轉從從厄瓜多、巴拿馬、智利、祕魯、阿根廷到巴西以及巴拉圭,從不會半句拉丁語到能夠溝通,開過中餐館、超市、擔任過智利博物館標本顧問,甚至到亞馬遜河淘過金,嘗試過各式各樣的工作及創業機會,雖然也能賺點錢養家活口,但都不是他想要的事業型態。

不斷歸零的創業路 不斷東山再起的勇氣

沒什麼可失去!遇到機會還是勇往直前

八年過去,他最後選擇回到台灣落腳,非常能屈能伸的他,並沒有因往日風光而畫地自限,他踏實的開計程車、太太經營珍珠奶茶鋪,都做出一個月十幾萬的成績,「但別人一天開八小時,我開十六小時啊!」即便是從沒放棄過東山再起,但張金峯還是很務實的明白,日子還是得過下去,直到某天開計程車遇到搶匪,他把車子賣了、奶茶舖也頂讓,再次回到一切歸零的日子。

「我一直在想,我好了一點,老天爺就要我下去,到底有什麼生意風險小、又可以持續累積?」正好那時候姻親中有人向他介紹了NU KIN 的事業,當時NU SKIN 在台灣才剛開始拓展,張金峯也半信半疑,「更何況做的還是女人的生意,我一個四十歲的老男人內心很煎熬啊!但反正我也一無所有,如果這是真的一門賺錢的生意,做了就是機會。」抱持著別人能成功我也一定可以做到的心態,張金峯開始專心經營NU SKIN,沒想到一做就是二十年,NU SKIN 成為他做得最久的事業、也是一生的事業。

終於找到持續成長的一生事業

跨過被好友拒絕、拉不下臉的心理障礙等門檻,張金峯深信,只要產品夠好,就一定找得到有需求的人,加上如新的完善的體制讓他認知到,這輩子只要照顧好三十個夥伴、並做好「售後服務」,這生意就可以穩穩當當的做下去。

比起之前每一次的創業,NU SKIN 給了他無比的信心。「要做一個不斷持續成長的企業,哪裡找?但NU SKIN 不一樣,讓我們到這年紀還可以扎扎實實、一步一步往上成長。」也因此,張金峯最大的願望就是把事業傳承給下一代,將這份有夢想、穩健成長,又能夠幫助別人圓夢的事業繼續傳遞下去,成為更多幸福家庭的推手。

張金峯

28歲即經歷過事業的大起大落,曾帶著妻小前往中南美洲尋找生意機會,一待八年,擁有各式各樣精采的創業故事,中年後在NU SKIN找到最穩定成長的創業平台,勇往直前開拓出終生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