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前面這個女生突然踩到自己的裙子跌倒了?」、「在擦撞事故現場,叫罵聲不斷,但看吶,車窗內躲著個孩子。」魏德聖的想像力如書頁,在腦海裡翻飛,我們難以窺見他腦中蒙太奇似地回放,那些細碎、對導演重要性如鹽一般謂之「靈感」的生活情景,何時會成為某部電影新作的段子?

在口袋中的小本子,是電影人的觀察筆記,魏德聖自謙自己從不是一位得天獨厚的導演,沒念過大學,從未修過一次電影課,初次接觸電影是小學在老家隔壁鎮上看露天電影,跟大人們湊著熱鬧,看成龍節奏明快的武打喜劇,「小時候看電影,就只是『看』,並沒有打開想像力。」少年魏德聖,與多數的平凡孩子一樣,在玩耍中快樂成長,沒有不凡家世的壓力,沒有非完成不可的夢想,直到當兵時期第一次「一個人看電影」,眼前播映著義大利導演塞吉歐‧李昂尼(Sergio Leone)的《四海兄弟》(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在MTV幽閉黑暗的小房間中,感官像卡榫被鬆開的盒子,喀嗒一聲打開,視野開始變得不同。

魏德聖:書寫,讓想像力飛

像蝴蝶般的電影生命

為了投奔電影,毫無背景的魏德聖時刻閱讀自修,並從廣告公司、電視台、接觸電視劇、電影助理場記……迅速累積能量到自拍電影,第一次拍劇情長片【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太陽旗】、【賽德克‧巴萊:彩虹橋】、【KANO】等國民電影名作誕生,間接帶動手寫書信、部落旅遊、國球推廣等潮流,年初新作又以音樂喜劇【52赫茲我愛你】擦亮觀眾雙眼,大膽用創新歌舞劇突破傳統國片表現手法,比起教化式的宣揚,魏德聖的作品總能直抵人心。

曾經爆紅成為台灣奇蹟,魏德聖卻感嘆,電影的生命像是蝴蝶的一生──毛蟲細嚼樹葉歷經好幾次蛻皮、再長時間化蛹,羽化的蝴蝶只剩下約7天的壽命,不就似熬費數年創作的電影,上映如花火燦爛一瞬,最後依舊隱沒在幾千萬部電影之中。翻開魏德聖的手改劇本,【賽德克‧巴萊】早在上映10年前就已寫好3萬字的故事大綱,人物與場景皆深刻入骨,10年來透過一筆筆增減為電影帶來震撼的史詩厚度。

魏德聖:書寫,讓想像力飛

「要讓這一代和下一代的孩子們,知道台灣母親的誕生歷史。」他早在2011年就已完成新作劇本,如今時機成熟可望開拍,預計在2024年前上映,7年間的計畫將同步進行三部曲拍攝,講述400年前的台灣──那最璀璨富裕的荷據時代,將在老家台南打造熱蘭遮城的史詩場景。

體驗教育,從手寫開始

已經站上名導舞台的魏德聖,每天仍堅持撥空親筆寫給兒子一封書信,「我看著那成熟的筆跡有點驚訝,一度懷疑那是你老師寫的……」在飛揚的信跡中,寫下對獨子的幾番讚許,也藏有疏於關心的慚愧之情,不願做夸夸其談的父輩,魏德聖將父與子兩代人的思想,化作紙上愛的詞句;他回憶道自小打從心底羨慕著小說家的天賦,因為他們用一支筆就可以架構新宇宙,電影人雖然能讓文字的力量具像成流動的故事,但有太多太多團隊合作的細節,唯有「筆」,才是開啟想像力的萬用鑰匙。

「給他一支筆,他能創造一個世界;走出教室,會看見更多的可能。」有著相同理念、致力於書寫教育的萬寶龍,今年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攜手合作打造「Meisterstück大師傑作書寫之禮unicef」紀念書寫工具筆,萬寶龍並承諾今年要捐助超過4500萬元善款給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幫助全世界失學兒童復學。

魏德聖:書寫,讓想像力飛

從2004年開始,萬寶龍已捐贈超過台幣3億元給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使失學兒童能接受基礎教育與讀寫能力培育,而站上國際舞台的魏德聖至今也持續思索,「看電影」能給孩子留下什麼樣的啟發?細心留意,魏德聖的作品中刻意避免出現3C科技的操作,常以慢速卻深刻的文字、墨跡、書寫來為場景填詞。事實上,魏德聖在編寫劇本後,也習慣一定要印出紙本用筆修潤,最後才生出故事的靈魂;因為他相信唯有「書寫」,才能讓想像飛更遠。

關於書寫的感動時刻/

魏德聖:我在兒子的英文字跡裡,看見一個大人的樣子。

萬寶龍unicef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系列

自4月3日起在全球萬寶龍精品專賣店上市。其設計概念為「書寫是珍貴的禮物,應廣為傳遞」,宣告將持續為全球兒童識字與教育議題而努力。
『萬寶龍 以筆傳心』活動邀請您一同禮讚書寫的珍貴、一起享受獲獎的樂趣。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073849452758831/
#PassItOn #Montblanc #unicef #ForEveryChlid #萬寶龍
萬寶龍box-03
萬寶龍大師傑作Unicef系列鋼筆,NT$27,600
萬寶龍box02
萬寶龍大師傑作unicef系列Doué Classique鋼筆,NT$33,200
進萬寶龍官網了解更多資訊
http://www.montblanc.cn/zh-cn/home.html?_ga=1.82380694.1889996093.143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