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過去做B2B,現在則是B2C,請問哪一個比較有意思?」

「B2C,絕對是B2C。」

我最近和一位朋友聊天,他二十年前在電子業就相當成功,現在已完全退出,改從事和農業有關的消費行業,建立了自己的品牌,頗具特色。

「電子業早已玩不下去了,展望未來,我只對和吃有關的行業有信心,而且我要從上游農業端開始整合,透過品牌行銷增值。品牌才是關鍵,為什麼我比別人產品價格高就是這個道理。以前做電子的時候不懂,錢都給別人賺走了。」

我的朋友神采奕奕地談他的品牌經,下一步計畫到國外去設點。

像這樣轉型有成的企業家不只一個,我另一位朋友這幾年也從外銷電子大亨改做B2C,成功地打響了自己的通路品牌,發展迅速。

「我現在的心態和以前完全不同,通路is king,至少我掌握end consumer(終端消費者)這端。」

記得他以前和美國電腦界數得出名號的大廠都有關係,但隨著戴爾下市、聯想崛起、惠普計畫出售PC業務,往日的風光在他心中如過往雲煙。

「我現在只要一走進任何賣場,本能地就會觀察人潮流量、產品定位、layout動線,馬上可以判斷這家店會不會成功。」

我津津有味地聽他述說,同時想為何自己轉型的速度總跟不上別人的腳步。然而,這並沒有像想像的那麼簡單,上週鴻海宣布在中國大陸和德國電腦通路巨人Metro合作的「萬得城」連鎖關門收攤,未來業務縮編。

如果連鴻海這樣的產業龍頭在中國強強聯合都會失敗,品牌與通路絕對有很高的門檻,現在看到的成功例子可能只是少數僥存者。

台灣企業要做品牌,中國市場一定要拿下來。捷安特自行車的老闆說過,中國第一就是世界第一,所以「從中國走向世界」比「從世界走進中國」容易。

有沒有人從世界進入中國?Yes,像華碩和hTC都是好例子,但這需要高度的產品創新並砸大錢先建立全球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