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南投的小女孩葉若維,憑著記憶裡對家鄉氣味的依戀,到法國攻讀香水。她寫了《格斯拉的小香水師》一書,記錄自己成為香水職人的過程,還幫蔡英文打造專屬香水〈太平洋的風〉。她用香味說故事,記錄自己的生命歷程,在這無色無形的世界之中,憑藉著創意、精準、完美,就能引起最大的共鳴。

「這一行,是神話,沒辦法放在陽光下檢驗。」 在《香水:氣味的藝術與科學》一書中,香水顧問Allan Mottus這樣說。而眼前這個台灣女孩葉若維,便是施展魔法,讓神話融入現實生活的調香師。

「調香師」一職對台灣相對陌生,但在歐洲,尤其法國,卻是擁有悠久歷史的行業。葉若維在台灣唸外國文學,之後到英國唸化妝品,又在偶然機運下,決心前往法國攻讀香水,目前在新加坡香水原料供應公司工作。「入行後,我才知道這個行業很特別,它結合許多人的努力與知識,才成就了你化妝台上那小小一瓶香水。」好比一瓶紓緩心情的薰衣草香水,便是從最上游的花田,經過農人採收、送到工廠萃取成為精油,再被調香師分析、融合、調配,最後成為商店裡架上一座精緻藝術品。

葉若維  用香味說一場精采的故事
Nespresso咖啡口味的調配和製作香水一樣,如一場藝術創作,唯有創意與技術完美融合,才能誕生絕佳風味。

葉若維  用香味說一場精采的故事

理性與感性的調和

調香是藝術創作,也是科學分析,這種理性與感性的柔和過程,常在調香師身上碰撞出火花。葉若維形容自己的「感性」成分較多,「如果是以前,就調自己喜歡的款,不管價錢也不在意他人看法。」但踏入職場後,理性部分增加了,知道要顧及客戶需要和市場趨勢,來回溝通成為重要的技巧,同時又必須用氣味連結所有人的需求。這時,除了本身的能力,還要加入化學分子作為調和劑。

不過,「氣味」這件事因為無形無色,更是難以用言語描述,本身也有奧妙特質。她提到曾經有一款香水叫Angel,當初採用新的原料與化學分子,加入很多甜的成份,剛推出的年兩年市場反應其實不好,卻在美國女孩圈掀起流行。這就是氣味,愛的極愛,不愛的多一分鐘都無法容忍,其實是黑白分明的事,沒有灰色地帶。

抽象也能引共鳴

「如果我今天聞到一個味道,告訴你,這是我小時候聞到的路邊青草的味道,你馬上就懂。我用的是抽象描述,你卻能產生共鳴。」葉若維說。要喚出味覺的共鳴,調香師除了需經過嚴格訓練培養,還需要在職場裡不斷擴張個人經驗值。對葉若維來說,要培養創意,必須設法讓自己跳脫舒適圈,才會產生新的想法。旅行是一種,但吃異國料理也是擴充味覺光譜的方法,除裡嘴裡吃進美味,鼻子也能嗅到新的感官體驗。「所以不必飛到法國、印度或中東,靠著盤裡的食物,也能擷取新的創意與刺激。」

葉若維說,因為不同文化背景與風土,每個地方的人對味道的喜好也不一樣。好比台灣產柑橘,所以特別接受像橙花這類的柑橘香氣;法國愛薰衣草,但英國卻因為薰衣草曾經被大量運用在醫療消毒上,所以格外排斥這種味道;另外,美國愛香甜女孩味,中東則愛茉莉,每種味道背後都代表一種個性與態度。

葉若維  用香味說一場精采的故事

熱情創造完美

她記得有次幫客戶調製沐浴乳的香味,日本喜愛果香,對成品的要求又特別高,那次來來回回一共花了快兩年時間,才調配出客戶想要的「多層次,含有熱帶水果香味與玫瑰」的味道。她笑說那是次嚴苛的考驗,但出來的結果讓客戶很滿意,也讓自己的功力再上一級。「說起來也許老套,但作這行,所謂『失敗』的時候居多,的確需要很大的熱情。」一款香味裡頭有三十種配方,只要比例一不同,味道就會跑掉。如同Nespresso調配一杯完美咖啡的過程,除了創意,講求精準與完美也是重要的元素。

那麼人家說,嗅聞咖啡可以重整味覺,是真的嗎?葉若維笑說,其實咖啡無法讓味覺歸零,卻具有放鬆作用,你的味覺感知神經一旦放鬆,才能更敏銳接受新的刺激,那正是咖啡香氣的魔力。

葉若維說,好的香水,不會有哪種成分特別突出,聞起來是一種整體的感覺。因為那是從法國農田裡的一朵花,提煉成精油,再經調香師巧手融合,裝瓶成永恆,那香味代表了性格與意境。而一杯Nespresso咖啡也是如此,一顆顆咖啡果實從不同的風土產地咖啡吸取精華,結成箇中滋味,經過咖啡師調和與研磨,再將新鮮咖啡粉密封進精緻小巧的膠囊。萃取出的,是咖啡的性格與意境,一喝入口,紓緩生活裡的所有糾結,展開滋味萬千的異國之旅。這一切看似簡單,那背後卻是集結許多完美的追求、精準的成份與創意揮灑,才能完整呈現的美感經驗。調香如此,口中咖啡那無可比擬的濃郁,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