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商場上運籌帷幄,勝負的訣竅是什麼?是組織規模大小?是無微不至的服務?又或是人際關係的長袖善舞?答案可能有100種可能,但無論時代變遷,由信用帶來的商譽,始終都是最佳的解方之一。

在過往的航海時代,物資相對流通不易。加上海相瞬息萬變,能精算貨物抵達的時間,才能精準掌握商機。除了辨識方向的指南針,船上使用的「航海鐘」更成重要關鍵,如何在正確的時間點,將對的商品送抵需要的場所?精密的航海鐘在過往年代,可是商船致富的重要法寶。而從19世紀國際貿易興盛以來,始終致力於航海天文台時計,又能創新研發的廠家並不多見,21世紀的今日仍能維持技術頂峰的品牌更如鳳毛麟角,雅典錶Ulysse Nardin低調沈穩,恰是其中的佼佼者。 

歷史長達160多年的雅典錶,近代最出名的款式,莫過於2000年誕生、機芯首度使用矽材質零件的Freak奇想腕錶。事實上,雖然品牌知名度不若其他集團化大廠廣為人知,但2015年新作如「漢尼拔三問報時腕錶」、「春宮活動人偶腕錶」,甚至於2016年在巴塞爾錶展獲得壓倒性注目的「大航海旗艦陀飛輪」,在在讓人耳目一新。2016年的日內瓦國際鐘錶大賞中,雅典更少見以四只腕錶同時入圍四個不同獎項,演示了雅典在當代高級腕錶的縱深與底蘊。

然而要衡量一間高級錶廠的底蘊,單看錶款的功能與複雜還只是熱鬧,真正的專業眼光,欣賞的會是廠家有無能力推出自型研發、製造的「自製機芯(in-house movement)」。畢竟一件機芯從設計、研發、組裝、測試到進入量產,經年累月,耗費高額成本,唯有真正頂級的廠家,才具備研發能力與付諸現實的實力。想進一步探索雅典的深邃?Marine Chronometer Manufacture獨創航海天文台腕錶,與其搭載的UN-118自製自動上鍊機芯,正是最佳明證。

蔚藍與美學的新大陸

在過去百多年製錶歷史中,機芯的零件始終以金屬為元素。但機械的兩大天敵:一為水氣,一為磁力。尤其都市生活中電磁波無所不在,以金屬構成的機械機芯,始終受到磁力無形的干擾。但2000年問世的Freak奇想腕錶,異想天開,使用了「矽」為材質!因為不是金屬,不會受到磁力影響,相對對機芯的精準穩定,發揮了一定助益;兩年之後,百達翡麗相繼跟進,投入了矽材質機芯的領域,此後10年來,無數品牌爭相投入矽材質的開發,但要論及首創,仍然要以雅典錶是為開路先鋒!而回看到UN-118自動上鍊機芯,這回則使用了特別的DIAMonSIL錨式擒縱的先進技術,為當代高級製錶,寫下全新篇章。

什麼是DIAMonSIL(鑽石矽晶體)?這是一種人造鑽石與矽的完美結合,人造鑽石的硬度,加上矽的抗磁性,讓機芯的物料,同時保有強度,並不受磁力影響,精準恆長。而整只機芯並擁有60小時的動力儲存,這點可在面盤上12點鐘方向的動力儲存顯示欣賞到。可快調的日期裝置,允許前後快速調校。雖然僅時鐘、分鐘、小秒針與日期顯示,但UN-118機芯更通過瑞士天文台C.O.S.C認證,精準、性能,皆在水準之上。藍色皮帶與帶有金屬光澤的藍色面盤,好像也散發著海洋的氣息,召喚出雅典的過往榮光,歷歷在目。 

隨著時代的改變,商場上的競爭早已脫離國界與海洋的疆界。但身在波濤洶湧的商場中,具備宛如浩瀚海洋般的開闊精神,卻是披荊斬棘的不變真理。如何在驚濤駭浪中掌握方向?且讓雅典錶Ulysse Nardin的獨創航海天文台腕錶,在一片蔚藍明媚中,以高品質的精準和創新,不疾不徐,航向視野與美學的新大陸。

蔚藍與美學的新大陸

前往瞭解,更多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