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樣的優酪乳讓來自歐洲的主廚喝了第一口,就想起小時候媽媽做的味道?La LUPA 羅馬義廚主廚Peretto Mirco說道:「我們義大利人都是自己在家做優酪乳,而且天天喝,不論是把優酪乳加入新鮮水果中,或是拌入蔬菜、雞肉做成沙拉,優酪乳已經是我們歐洲人每天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飲食。

溫潤優雅的道地口感 歐洲主廚也讚賞

來台灣工作多年,Peretto Mirco剛開始還試圖維持著每天喝優酪乳的習慣,不過,台灣市售優酪乳過重的人工香料味,讓他很早就放棄可以在台灣喝到自然優酪乳的渴望,直到這陣子遇到全新歐式優酪乳品牌─「My Yogurt優活時刻」,他形容:「喝到第一口時,那種新鮮的口感,就跟記憶中的味道一模一樣,Creamy又帶點自然微酸。」Mirco憶道:「我特別喜歡在早上喝優酪乳,早餐時,一杯黑咖啡配一杯優酪乳,再加上一個可頌。」對於口感高標準的他還特別強調,「只有源於歐洲的優酪乳,才是真正好喝的優酪乳!」

嚴選歐洲百年大廠專業菌種─L. plantarum

為了打造一個自然、無添加的歐式優酪乳品牌,「My Yogurt優活時刻」研發團隊特別遠赴歐洲取經,身為研發團隊一員的味全中研所經理徐志安博士提到最初的想法:「地中海地區居民的健康與長壽舉世聞名,地中海飲食一直是很受推崇的健康飲食法,當初想了解地中海居民常用飲食中有哪些食物?發現他們每天都喝優酪乳來維持身體健康,對女性而言,也是她們保持身材的關鍵。」歐洲的優酪文化已有上千年歷史,加上對於品質的高標準要求,讓徐志安試著去研究歐洲的專業菌種,進而在眾多菌種中篩選出具歐洲保健相關專利的「L. plantarum專利菌種」。

讓歐洲主廚也著迷的家鄉味 歐式地中海口感挑動新鮮味蕾

嚴選地中海水果風味 台灣首見無花果口味

「因為歐洲人天天飲用優酪乳,所以要求絕對的天然健康,從歐洲篩選出的菌種自然比較有保障。」徐志安解釋當初在發展這款優酪乳時,特別注重菌種的挑選,「My Yogurt優活時刻」不添加任何膠體,卻能產生Creamy的口感,正是因為研究人員反覆篩選出可以自然黏稠的菌種進行發酵。

「在一般消費者的印象中,優酪乳的口感比較酸,但真正歐洲的優酪乳口感是酸而圓潤的味道,我希望讓台灣消費者也能享受歐洲自然風味的優酪乳。」徐志安表示,篩選出的菌種在發酵過程中,不僅可產生溫和的酸味,自然就不需要添加過多糖分去掩蓋酸味,而能降低身體上的負擔。

「My Yogurt優活時刻」標榜自然、無添加任何香料與色素,在口味上也別出心裁,推出市面上少見的無花果葡萄、柑橘綜合以及低脂原味三種口味。無花果與柑橘都是地中海常見的水果,優酪乳新鮮果香的味道,並未添加任何的香料,由地中海地區進口果汁果泥調配而成。

讓歐洲主廚也著迷的家鄉味 歐式地中海口感挑動新鮮味蕾
My Yogurt 採用地中海地區常食用的水果,推出市面上獨一無二的「無花果葡萄」及「柑橘綜合」 新口味。

乳酸菌含量業界最高 嚴選六種好菌 好喝更幫助消化

一款優質的優酪乳究竟該具備哪些條件?徐志安博士認為,首先,原料儘量不要有添加物,像是膠體、香料及色素,儘量採自然成分,喝起來的每一口都是非常的Creamy,有著自然的酸味;再者,就是菌種的篩選。

他提到,當初研發「My Yogurt優活時刻」最困難之處就是在於菌種的篩選,「光要挑到對的組合,再篩選出適合的菌種就花了一年的時間,不同菌種產生的酸不一樣,要找到酸味剛剛好!」

「My Yogurt優活時刻」中每一百毫升高達三百億個活性乳酸菌,領先業界大廠,為目前業界最高。徐志安強調,當初在挑選菌種時,特別著重菌的耐酸性,嚴選出六種頂級優質好菌互相搭配,產生綜合效果,裡面的菌數非常大,正是希望益生菌能通過腸道,讓消費者能真正喝到這些益生菌。

優酪乳有最佳的飲用時機嗎?徐志安博士從專家的角度建議,不妨可以在早餐後或是飯後飲用,此時胃酸沒那麼酸,正可以讓更多的益生菌通過腸道。

讓歐洲主廚也著迷的家鄉味 歐式地中海口感挑動新鮮味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