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戰地到「讚」地 生態寶庫-金門

金門,位在國境之西的小島,除了特殊的戰地人文與閩南景觀外,四季分明的氣候型態與地理區位,蘊藏出令人驚嘆的生物多樣性資源;約350種的鳥類依序在不同季節飛翔,900多種的昆蟲隱藏在島上不同角落,800多種的植物遍佈出七成的綠覆率,在這個蔚藍海域裡的綠地,生存的物種涵蓋台灣與大陸兩岸,甚至有著水獺、金龜及大鱗梅氏細鯿等珍稀保育類動物,過往武裝金門不止捍衛台灣寶島的民主,更成為野生動物的迷彩堡壘。

停戰區 隔絕人為破壞吸引豐富生態聚集

特別是在停戰區(demilitarized zone),這個因為政治或軍事對立而劃設的緩衝區域,過去在此區域內的自然生物往往在戰事頻仍的年代受到嚴重的破壞,但是在戰事緩和之後,由於人為刻意的隔離與限制,常形成野生動植物繁衍的天堂,國際上最代表的案例就是南北韓之間,位於北緯38度線的停戰區。

從戰地到「讚」地 生態寶庫-金門

有著戰地最前線之稱的金門,緊鄰大陸邊緣,經歷明清至國共時期的歷代戰役後,軍事管制了40多個年頭,由地雷與軍事碉堡層層隔離的環境,意外的成為停戰區而形成生態寶庫,加上近年對岸廈門的大規模開發,造成破壞,讓九龍江口外的金門島,逐漸成為許多瀕危或珍稀物種的避難所。在台海兩岸高度的開發壓力下,金門仍有瀕危的水獺族群棲息,海岸上的防風林帶成為上萬度冬的鸕鶿絕佳住所,夏日精靈之稱的栗喉蜂虎更從柬埔寨飛抵金門繁衍族群,而海岸的沙洲則是有著活化石為瀕危的鱟唯一的棲地。

全民造林提升綠覆率 打造人與生物共存的家

從戰地到「讚」地 生態寶庫-金門

走過烽火的金門,造林是成就生態金門的重要關鍵,民國三十九年冬天先總統蔣公視察金門風砂蔽天,民生困苦,即指示當時金門防衛司令部胡璉將軍積極投入「植樹蓄水,綠化金門」的工作,故自民國四十年起「綠化金門」成為縣府一路走來的核心工作;從軍到民,從老到少,造林成為共同的回憶;依金門第五期森林經營計畫的統計結果,目前森林面積為5,996.98公頃,約佔全區面積之40 %,主要樹種則包括木麻黃、相思樹、樟樹、楓香、光蠟樹、松類與苦楝等,但隨著階段性任務的完成,早年以存活率為主的造林目標,自95年的第四期經營計畫已將「美栽金門、森護家園」作為林業經營願景,發展環境價值、遊憩與美學價值、社會價值三項核心理念,則為現在重要的森林經營政策,復育原生植物則成為維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基石。

投入保育與復育 經濟發展同時塑造友善環境

隨著金門的經濟與建設發展,保育工作常與開發行為產生競核,尤其處於兩岸交通往返樞紐的位置,更讓生態保育工作更顯重要,過往的保育業務著重於珍稀或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現在則強調於特定的棲地保護及外來種移除;金門長年缺水,甚至降雨量低於蒸發量,除因此發展出種植高梁及小麥的旱作型態,淡水河域刻意以橫向構造物設置的截水工程,除了造成地下水無法補充等問題外,更造成許多以淡水流域所棲所的動物如水獺、金龜、大鱗梅氏細鯿、甚至是翡翠科鳥類巢區消失等問題,因此,友善環境的營造成為公部門的優先課題。

從戰地到「讚」地 生態寶庫-金門

縣府與台灣大學、清華大學、海洋大學、嘉義大學及東海大學等學術單位合作,陸續進行在地水域保護工法研究與實作,希望透過以魚的角度為出發,建構讓更多物種能生存的濱水生態系,台灣大學及東海大學團隊透過長期調查與研究,推擬水獺的族群分布與保育策略,海洋大學讓台灣地區僅存的大鱗梅氏鯿野外族群從600多尾增加到30000多尾,嘉義大學則建立豆梨、金門水韭等許多在地特殊植物的繁殖與種源庫,而特殊的大膽姬兜與條背螢復育公作,更在某些撥用的軍事營區裡持續進行。

104年5月金門縣野生動物救援暨保育協會正式成立,這個由旅台鄉親及熱血獸醫組成的民間組織,主動參與野生動物救傷與保育推廣工作,另亦主動到學校及機關宣導雛鳥救援等主題性環境教育宣導。

金門植物園 看見當地生物多樣性

想看見生物多樣性的金門嗎?建議到金門植物園走走吧!以太武苗圃及南雄師砲指部苗圃第二、三營區為基礎的金門植物園,將區內暨有毒閒置碉砲處,陸續完成建物活化再利用,其中球型劇場所展演的「生命的悸動-金門生物多樣性」多媒體影片,就是在闡述過往軍事武裝所保護而產出的生態價值,碉堡導入360度全面球體的投影技術,運用地景空拍、水下攝影與縮時技術,羅蒐島嶼各式生物多樣性資源,其中有許多季節限定與觀察不易的物種影像,將浯島生態紀實逐一呈現在觀眾面前;從「戰地到讚地」,金門的生態超乎想像。

【金門縣政府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