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期「白宮義見」要談一個美國鷹派政治人物,被川普給開除所鬧出的「離職門」,而這位一言不合就想發動戰爭的人物「被請辭」,對美國外交政策又將帶來什麼影響呢?

其實,在去年4月初的一期「白宮義見」,我就曾經說過這樣的話:「今年(2018年)4月,是不能不注意的1個月,因為這可能是改變美國、甚至是世界局勢的一大的轉捩點.....原因是,美國好戰的人士,是紛紛進入了川普政府。」

當時,我指的,就是剛被任命為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一職,連美國保守派的媒體都撰文稱呼其為「國安會的瘋子」-波頓(John Bolton)。(編按:白宮國安顧問)

因為波頓只相信武力,他認為要解決伊朗核問題很簡單,就是轟炸伊朗,另外,在布希時期擔任過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的波頓還說過:「世上根本沒有聯合國,而全球只能偶爾被世界的唯一強權,也就是美國來領導。」

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可是舉足輕重的角色,季辛吉(Henry Alfred Kissinger)你聽過吧,布里辛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ński)你聽過吧?對!他們都曾經是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也就是美國總統的首席軍師,他們的決策足以改變世界。

我在去年3月底一個寒冷的早晨,在白宮的記者出入口,見到波頓隻身一人和記者一樣地過安檢走進白宮,我當時看著他走進了美國總統橢圓形辦公室,所在的白宮西翼大門,我就大概心裡有數了-他是到白宮來面試的。

因為當時就傳出,川普與時任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常有分歧,讓川普急著想換新的人選。

其實,麥克馬斯特並非川普的理想人選,川普的理想人選是第一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Michael Flynn),但因為弗林被爆出「通俄」,也就是涉嫌與俄羅斯勾結,上台才短短24天就下台,成了美國史上最短命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

因此,川普當時是臨時面試了麥克馬斯特接任,據聞,當時川普對他第一印象並不好,私下笑說童山濯濯又西裝筆挺的麥克馬斯特(Herbert Raymond McMaster),活像個「啤酒銷售員」。

果然,將軍出身、深思熟慮的麥克馬斯特,和快人快語的川普,八字不合,於是川普又在臨時狀況下,面試了他在福斯電視台上,常看到的波頓,由於過去兩人沒有交集,所以究竟合不合得來,媒體們是十分懷疑。

後來證明,經歷了1年多的磨合,川普與波頓,還是八字不合。

簡單說,有孤立主義傾向,自掃門前雪,認為美國好就好了的川普,並不喜歡太多的國際合作,也不喜歡對外發動戰爭。當然,這明顯也有選舉考量,因為美國百姓是受夠了兩場沒完沒了的中東戰爭,但是,波頓卻是個好戰分子,不停把美國推向戰爭邊緣,這讓川普「掉粉」的做法,讓川普很是反感。

波頓出任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後,力主美國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美國還差一點就和伊朗爆發戰爭,就在美國準備對伊朗發動空襲前的10分鐘,還是川普突然喊停,才避免美國又捲入另一場中東戰爭。

另外,波頓還力主軍事入侵委內瑞拉,據聞,川普對此也很感冒,於是美國干涉了委內瑞拉內政,扶植了另一個政權。

顯然,波頓的外交政策幫了川普倒忙,美國對伊朗「極限施壓」了1年多,反而讓伊朗更不服軟,不惜與美國對幹;而美國在委內瑞拉扶植另一個政權,還發動政變失敗,讓局勢變得更加複雜難解,讓日子已經夠難過的委內瑞拉百姓,更加難過。

而壓倒兩人關係的最後一根稻草,據聞,是兩人對與「阿富汗塔利班」和談的態度截然不同。

要知道,打了18年的阿富汗戰爭,可是美國史上最長的一場戰爭,美國耗費7600億美元的巨額軍費,還賠上2400多條美軍的人命,都無法打敗塔利班,因此和談,被視為是美國從噩夢中脫身的僅有途徑。但,波頓認為和談毫無用處,因此他極力反對,川普當初力邀塔利班到美國總統休養的「大衛營」(Camp David)進行密談的決定。

當然最後密談是取消了,川普的說法,是因為塔利班在談判前襲擊殺害了美軍,讓他非常不滿,當即宣布取消,但CNN卻爆料說,是因為塔利班在談判前不願多做讓步,怕丟臉,川普因此找了台階下。

但這事並沒因此畫下句點,據傳,川普和波頓在華盛頓當地時間9日晚上,為此在電話中大吵了一架,於是,白宮就此上演了一場「請辭門」。

話說,在華盛頓當地時間10日(9/10)早上不到11點,記者們接到白宮罕見的通知,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與當時還是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波頓將舉行3人聯合記者會。

但,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

在採訪通知出來後的1個小時,川普突然推特說,在前一天晚上,他就告知波頓說,白宮不再需要他的服務,他說他對波頓的很多建議,都非常不贊同,川普並說他在當晚就「要求」波頓離職,而他在第二天一早就收到了辭呈。

但是,川普一推特完才隔12分鐘,換波頓推特說,他其實在前一晚就說要「主動」離職。所以波頓究竟是「請辭」還是「被請辭」?而為什麼一早就離職了,卻還被安排舉行記者會?至今,都沒有答案。

結果,兩人推特各說各話完,1個多小時後,記者會開始,現場座無虛席,而波頓果不其然沒出現。

川普與波頓兩人推特各說各話之後,1個多小時後,記者會開始,現場座無虛席,而波頓果不其然沒出現。(作者提供)
川普與波頓兩人推特各說各話之後,1個多小時後,記者會開始,現場座無虛席,而波頓果不其然沒出現。(作者提供)

我在白宮現場就觀察到,據傳與波頓也意見不合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與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是笑容滿面,他們還說,對於記者會,從原先的3人突然變2人,他們「並不感到意外」,蓬佩奧並且直言,他與波頓有非常多的分歧。

CNN日前就報導,波頓和蓬佩奧為了在川普面前「爭寵」,是進行了好幾個月的鬥爭,兩人已經好幾週沒有互動不說,蓬佩奧甚至在提到波頓時還會「翻白眼」。

贏了這場內鬥的蓬佩奧,也被記者問及,波頓的離去是否會因此改變美國的外交政策。

蓬佩奧說:「我不認為有任何的世界領袖應該假設,就因為我們其中有人離職,就會實質性地改變川普總統的外交政策。」

蓬佩奧說的沒錯,有美國媒體分析指出,波頓的離去,象徵川普完全掌控外交政策的「一人時代」(The Era of Trump Alone)來臨。

這代表的是,接下來只會有像蓬佩奧一樣的,忠實執行他政策的下屬,而非提供建議的下屬。而且過去2年半,川普的外交政策也已經成形,像是他不喜歡「多邊主義」、慣用極限施壓,並且強調領導人私交,這些外交政策應該不至於因此大轉彎。

更何況「不尬意輸的感覺」的川普認為,現有政策無論好壞,政策轉彎就屬於「失敗」,所以他「摸黑也會走到底」,這一點應該是可以確定的。

另外一點可以確定的,是川普的「推特任免」恐怕還將使得川普政府內部的流動率高居不下。

《紐約時報》統計,川普政府當中,包括白宮與內閣部長等,最重要的21個高官職務中,至少有9個都換過人,從白宮辦公廳主任,到美國國務卿與美國國防部長等都換過人,其中白宮通訊聯絡主任也已經換過7個人,同期相比,歐巴馬政府只換過2個高官,布希政府更只換過1個。

因此下一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與川普是否八字相符,各界都等著看。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黃楸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