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3分鐘,看一則時事、長一個知識。

這個夏天,對Google、Facebook、Amazon和Apple來說,最煩的事情,大概就是「反壟斷」了。

從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和司法部瞄準四大巨頭,啟動反壟斷調查,9月9日,50位州總檢察長更宣佈加入調查Google的陣營;Facebook則在前一週就被紐約州為首的8位總檢察長盯上了。美國兩黨合作,逼臉書和谷歌接受聯邦層級的考驗,並不好混。

如果壟斷行為成立,這些科技巨頭可能會被迫「拆分」。

過去我們對「壟斷」的理解,多是從消費者角度看:如果一家企業獨大,擁有價格制定權,沒有其他選擇的消費者,可能就虧大了。但是,上述這四家公司,Google、FB提供免費服務、Amazon讓你用更便宜的價格買到商品、Apple是比較貴但並不是「非買不可」。

為什麼還要拆分這些公司?

針對這些巨獸科技企業的「反壟斷」,並不是從是否影響消費者權益這個角度出發的。紐約大學史登商學院品牌與數位行銷教授史考特•蓋洛威(Scott Galloway)曾經撰文,指出拆分科技公司的四大原因:

賺得盆滿缽滿,卻吝於繳稅

全世界最賺錢的公司是Apple,它的「利潤」超過了Facebook和可口可樂的收入;它在海外持有的現金,足以收購迪士尼和Netflix。

但全世界最會避稅的公司之一,也是Apple,它把利潤轉到像是愛爾蘭等地區,從2007年到2015年,Apple只支付了17%的稅;Google付了16%、Amazon付了13%...Facebook最少,只付了4%,而S&P500指數的平均稅率是27%。

蓋洛威的文章還寫到,從2008年以來,Amazon一共繳了約14億美元的税,但它的對手Walmart,卻繳了640億美元的稅!

更多的利潤,更少的工作機會

Google和Facebook的獲利和市值不斷創新高,與此同時,他們創造出來的就業機會,卻沒有跟著變多。

(編按:以下數字為蓋洛威於2018年2月撰寫文章時的數據)

Google和Facebook在2017年時,為了因應公司擴張的業務,而創造了2萬個新職位。但是,同樣的產值,若換成美國五大媒體服務公司(WPP、Omnicom、Publicis、IPG和Dentsu),則需要21萬名傳統廣告人士。換句話說,Google和Facebook讓19萬名廣告業相關從業人員,必須回家吃自己。

對比同期的其他大企業,P&G員工人數9.5萬人、Intel員工數10萬人;Google只有2.3萬人,Uber更厲害...1.2萬名員工,而Uber分布在全球的「司機夥伴」們,無法享受Uber數百億美元的股權價值,也拿不到健保費或失業保險。

Amazon有50萬人,看起來很多吧,可是Walmart有230萬人。

壓制競爭,用「收購」消滅有威脅的公司

FTC主席Joe Simons舉Facebook併購Instagram、Google併購Waze、Amazon併購 Diapers.com 為例,大型科技公司,透過收購小型科技公司,造成市場壟斷,損害整體市場競爭力,使創新生態系不再健康。

美國上市公司的數量,是22年前的一半,而創新經濟中的大多公司都明白,它們最有可能、或唯一的生路,就是找到「富爸爸」;不是被Google那樣的巨擘收購,就是關門回家。

每當這些公司說要進入哪一個新領域,該領域中原有的公司就會受傷。Amazon宣布將出售處方藥時,醫藥類跌了3~5%;Amazon宣布收購Whole Food超市的24小時內,大型食品雜貨類股下跌了5~9%。

該被監管、卻不受監管的服務

2018年3月,Facebook發生大規模個資外洩事件,一家位於英國的數據分析公司「劍橋分析」,利用臉書的數據分析受眾資料,然後對這些受眾投遞經過設計的信息,最終影響了美國大選結果。

Google旗下YouTube,最近也因為違反兒童線上隱私保護法,準備和FTC進行和解。更不用說,民粹、暴力、色情的內容;網路霸凌;網路成癮...使用Google、Facebook的服務如此容易、不需門檻,殊不知,這些服務卻比其他產品更需要被監管。

正所謂,免費的最貴。佛州總檢察長Ashley Moody 向公眾拋出疑問,「如果我們放棄的個資越來越多,這樣換來的東西真的叫免費嗎?如果線上廣告價格越來越高,因為單一公司掌控一切,這樣換來的東西真的叫免費嗎?」

為什麼要拆分大型科技公司,蓋洛威的觀點,可能是行動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