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節,飛躍3800公里,我從上海回到家鄉小城,遭遇了一次停電。

在自助機器上儲值後,取電卡依舊插入無效,被物業告知因為餘額過低進入保護狀態,還要再去電力公司啟用……經歷無法確定原因、電力公司下班等一系列磨難,從停電到恢復用電,我家經歷近20小時。

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在上海一切跟生活繳費、金錢相關都通過支付寶解決的我,已經很難習慣這種傳統甚至原始的生活。當然,家鄉也在改變,數據化進步在加快。

身處一線和新一線城市的年輕人,如果不去對比父輩的家鄉生活,不去回望10年前年輕人的生活,可能就會覺得今日之快速、方便是理所當然。而事實上,我們所能享受到的一站式數字生活體驗,離不開諸多互聯網企業的日夜趕路。

這之中,做出了最大貢獻之一的企業,就是最近過20歲生日的阿里巴巴。可以說,阿里的產品已經成為我們的「器官」,以及眾多企業的「器官」。所謂媒介是人的延伸,阿里其實就是我們能力的延伸。

過去20年,阿里為我們的衣食住行提供了多種選擇,真正解放了我們的時間。對阿里而言,20年是一個少年成長的過程;對我們而言,阿里20年,是一部「時間減史」。

01 改變悄無聲息,但劇烈

1995年,雅虎的上市刺激了中國第一批互聯網人,國內互聯網創業熱潮就此開啟。

此後5年間,多家互聯網公司創立,它們大多成為了今日的巨頭。其中,1999年阿里在花園湖畔創立的故事被津津樂道,阿里也成為人們今天工作、生活離不開的一家公司。

歷經20年發展,一部阿里史,就是中國互聯網業態演進的歷史,也是一部時間「減」史。

以B2B起家的阿里,一開始為商家服務,為企業貿易提供增量機會。從最基礎的資訊匹配到產品、交易、支付層面的拓展,從工業化原材料到消費品,從國內貨源平台到全球重要的跨境貨源基地,如今「1688」成為更綜合、更縱深的服務平台。

2003年,淘寶創建,阿里開始攻占C2C市場。2006年,天貓的前身淘寶商城,建立,新增B2C業務。這期間,支付寶上線、獨立運營,如今成為最重要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之一。

打開一個App,就能夠解決跟錢有關的幾乎所有問題——消費、借貸、還款、轉賬、理財,這是當時的我們怎麼都想不到,也根本不敢想的一件事。

2011年前後,互聯網從PC端到行動端轉型。第一批90後們也在那段時間陸續進入大學,我們擁有了更多時間,能夠嘗試更多新鮮事物,這是大多數包括我在內的90後,作為普通個人真正參與到互聯網時代之中。

雖說在相對封閉的校園內,一張校園卡就可以「橫行校園」,這張卡與學校強綁定,連接餐廳、超市、影印店,同時也是一種身份識別,憑此進圖書館、宿舍。一定程度上的象牙塔是沒錯,但我們目睹過雙11快遞成山,同時也經歷了外賣大戰、網路叫車大戰。

這些App們橫空出世,快速獲取了年輕用戶,也改變了我們的認知。

2012年,我剛進入大學,寒暑假放假回家如果趕早班機,需要提前一天好幾家打出租車公司的電話預約,這期間可能遇到電話永遠打不通、約不到車、司機爽約……直到後來有了叫車軟體。

大學4年留給我的回憶是,校園卡加值需要用機器,如果臨近用餐區,經常會遇到排長隊。比我小幾屆的同學告訴我,現在校園卡加值完全可以通過支付寶完成,再加上機器操作慢、偶爾會出故障,現在已經幾乎看不到有人使用。

校園卡和手機哪個更重要?放在我們那個年代,一定是校園卡。放在5年後,也一定是校園卡。不過,這期間有了很大不同。在校園內,同學們的大額消費會選擇支付寶,而學校超市已經可以刷臉支付——不帶手機的底氣,源於技術的進步。

很多產品誕生時,我們並未想到它的長遠影響,但回過頭看,這些產品在今後的數10年中,不僅自身迭代、更加豐富和人性化,也悄無聲息地滲透著我們的生活。

02 省出來的時間,成為了資本

從學生到職場人士的身份轉變,讓我們在步入社會後有了更廣、更深層次的需求。

典型的一天是,早上騎小藍車(中國共享單車)去地鐵站,在地鐵上打開蝦米(阿里巴巴旗下音樂內容平台)聽音樂,到公司用釘釘(DingTalk,企業用通訊軟體)打卡、做工作匯報,回家路上在餓了麼叫外賣,到家打開優酷邊看劇邊吃飯。

非典型的一天是,如果去醫院看病,先用手機提前預約掛號,到醫院用支付寶掃碼付款,用手機查詢醫保餘額——如果在人工服務窗口結帳、下單查看餘額,保守估計需要排隊20分鐘。

別說20分鐘,10分鐘內都能做很多事:用支付寶繳水電煤、加值交通卡,停車場無感支付只用1秒…… 10分鐘,我們能完成的事情多了200件。

再往大一點說,阿里還幫助人們這樣節省時間:通過高德一路護航,救護車走完520公里從7小時縮短到5小時2分鐘,為病人搶下救治時間;在福建東山,1天前漁民們還在為出海做最後準備,電商平台「聚划算」已經幫他們「賣空」。

無論對於個人還是商家,縮短時間意味著節約成本。對前者而言,出現更多花錢買時間的案例,對於後者來說,時間完全等同於資本。

不過,對都市快節奏青年來說,看起來時間越來越多了,為什麼還是覺得時間不夠用?背後的深層原因是,娛樂的確成為了一種趨勢,也成為除了工作、睡眠、一日3餐之外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

在互聯網時代之前,人們看電視、串門子、在樓下跟鄰居聊天,現在我們看劇、看視頻,用軟體聊天。技術的進步讓人們的選擇變得豐富了。一方面是產品們通過不斷佔據用戶時間獲得更大收益,社交、娛樂尤其如此,另一方面是產品們幫助用戶節約時間,比如交通、生活類應用。二者並存,並非是一種矛盾。

此外,8成的年輕人通過支付寶、阿里平台務正事,做公益、做創業,發展興趣愛好;企業1天搞定支付寶開發與發布,實現小程序矩陣(線上銷售整合平台)多端引流和運營,節省的時間用來專注於產品創新和提升質量。

20年裡,很多小企業因為阿里而成功,光是天貓就長出了54家上市公司,很多產業因為阿里而復興,很多新物種因為阿里而出現,這不僅是商業價值,更是最大的社會價值

03 終極王道,社會運轉效率提升

經過20年的發展,阿里每一次種下的樹,已經長成了一個盤根錯節的完善生態系統,或者說是經濟體。

阿里領導了電商的崛起,見證並推動互聯網和新零售的演進。這背後的驅動力是新技術的出現和普及,C端流量紅利的不斷釋放、流量價格的不斷攀升,以及資訊技術對供應鏈和企業端的改造升級。

阿里經濟體圍繞社會服務,解決大小問題,隨著數字技術滲透進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線上線下越發成為同一個世界,面向同一群人。

阿里雲統率技術及系統基礎設施;「螞蟻金服」解決支付與金融服務基礎設施;阿里媽媽是市場服務與數據管理平台;在核心電商及零售的物流基礎設施方面,有天貓、淘寶,餓了麼、菜鳥;優酷、大麥、阿里影業等構成數字及文娛的數據技術設施。

在平台、用戶、交易、供應鏈等多個方面,阿里經濟體在過去20年中,顯著提高了商業社會運行效率,提升了經濟價值。

今年3月,政府工作報告連續兩年寫入「促進平台經濟發展」。這背後的邏輯是,數字經濟和平台經濟的快速發展才能夠推動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成長,以此為高質量就業開闢新路徑。

回顧2018年全年,阿里巴巴平台創造4082萬個就業機會,其中包括1558萬個直接就業崗位和2524萬個上下游的生產製造、加工、物流等環節的帶動型就業機會。

今年8月15日,阿里發布2020財年第一季度財報。財報顯示,阿里在數字商業基礎設施方面的投入,在新零售、數字政務服務、物流、交通、本地生活方面產生了顯著的社會價值。

盒馬鮮生目前自營門店數達到150家,「盒區房」住戶享受到方便快捷的服務,加上盒馬mini的佈局,底層市場用戶也由此受惠。2019年,支付寶新推出垃圾分類、人臉辨識查詢交通違章、ETC、人臉辨識提取公積金、人臉辨識電子證件等服務。

在供應鏈方面,阿里徹底打通物資流通、商業流通、資訊流通和資金流通4個流程。

打破訊息壁壘,連通訊息孤島的服務阿里一直在做。商品從工廠可以直達消費者,供應鏈環節大幅縮減,效率提升、成本降低、向扁平化方向發展;透過菜鳥(中國物流公司)對快遞的整合,資源得到集中整合配置,實現從倉儲到集散、配送的國內電商物流網狀佈局;菜鳥供應鏈金融從「入倉即可貸」入手,業務由點到面擴大,已經全面服務品牌上下游的中小企業,以及生態中的物流供應鏈企業。

以菜鳥為例,它以數據為驅動力,透過對數據的獲取、建模、運算,指導快遞公司做好合作,實現真正的智慧物流。

對於餓了麼商家來說,在後台能看到新客佔比、推廣效果、最受歡迎菜品,甚至競品店賣的最好的菜品等一系列數據。而在數據基礎上,餓了麼還能夠幫助商家進行分析,提出改進建議。

在多個場合,馬雲都提出阿里是一家為解決社會問題而生的公司。

早在2010年全球企業家(遠東)論壇上,馬雲就在發言中指出,在21世紀,所有企業必須是解決社會的問題,「我們的公司也在問這個問題:什麼東西讓我們阿里巴巴持續發展20年,只有一樣東西,就是我們找到一個社會問題,並去持久解決它、改善。」

2017年,馬雲在致股東信中表示,早在創業時,阿里就清楚自己的使命,有賺錢的能力,但絕不應該成為一家因為賺錢而存在的公司,「我們真正的使命,是用好技術和創新的力量,讓世界經濟更加普惠共享,可持續發展和健康美好。」

20年間,阿里經濟體實現了商業運轉模式中的聯通,依循創新技術的變革。從支付方式、組織方式到生產方式、貿易方式,阿里巴巴商業操作系統成為企業數字化轉型升級的重要平台。

通過資源的合理配置,阿里為企業和用戶節省的是時間,提供的是新的解決方案和選擇,最終實現整個社會效率的提升和價值的增加。

「時間減史」的意義,就在於此。

※本文獲吳懟懟工作室(微信公眾號:esnql520)授權轉載,原文

※吳懟懟,自媒體藝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2017年度作者,新榜2018年度商業觀察者,騰訊全媒派榮譽導師,虎嗅、36氪、鈦媒體、數英等專欄作者。

責任編輯:黃雅苓
核稿編輯:葛林